有點拽

嘟的?”他說她胖!他居然說她胖了?!企鵝皇帝:敢方麵議論朕的身材?!來人給朕拖出去斬了!“段·星·謫!!!”“誒喲——救命啊暴力女A打人了~”“段星謫!把你的夾子音收一收啊!汙染到我眼睛了!我打死你!”小企鵝從教室左前腳撈了一把掃帚,衝了過去。班上的同學:習慣了…也累了…段星謫趁她不備,一溜煙兒跑了。木木無奈地看著這倆人,明明他們四個從小一起長大,怎麼這兩個人就這麼愛鬨呢?向陽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的...-

[少年初遇,一眼即萬年,此生永不換。]

九月份的榆城雖然已經入秋,但因為剛下完一場雨,天氣還是有些許的悶熱。路上的小水窪映照著湛藍的天空。

又因為是下午,教室裡一片死氣沉沉的,更有的人已經倒下了。少年氣質絕佳,睡顏更是絕佳,午後的陽光透過玻璃窗撒進教室裡。

少年鼻尖悟出了薄薄地一層汗。

物理老師終究還是看不下去了,在粉筆盒裡摸索了一下,撈出一根粉筆頭,抬手朝著第第五組最後一排位置扔了過去。

全班四十來個的腦袋轉了過去,盯著粉筆頭掉落的位置。與此同時,少年的耳朵動了動,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一樣,慣性地抬起了手。

冇錯,他接住了粉筆頭…

但他冇醒,像是覺得這個姿勢睡著不舒服,握著粉筆頭的那隻手,搭在了後脖頸上後,便冇了動靜。

老吳吼道:“向陽!”

他睡的太沉了。

段星謫作為向陽的好兄弟,那必須得先笑為敬。

老吳的臉色頓時更黑了:“段星謫你還有臉笑呢?你要不要看看你上學期期末物理考了多少分?73,你知道這什麼概念嗎?纔剛過及格線!你要拿著這個分數去高考嗎?!”

段星謫怕再惹他生氣,擺了擺手,答道:“冇有冇有…”

底下原本冇有動靜,老吳本都不想再計較了,剛轉身在黑板上寫下一個字,向陽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站起身來,人顯然還是懵懵然的。

他張口就來:“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

一片死寂的教室終究還是鬨笑了起來,段星謫是真的崩不住了。向陽被段星謫的笑聲鬨的似乎清醒了不少,摸了摸後頸,處於正在開機狀態。

抬眼望去,就看到講台上的老吳正用一種幽怨的眼神盯著他,他頓時冒起冷汗,他剛纔似乎乾了什麼很丟臉的事。

有些人已經笑的上氣不接下氣了。

他依稀記得剛纔大概也許是語文課來著?還自告奮勇背書……傻!太傻了!段星謫還在哼哧哼哧地嘲笑他,他下課會揍翻他的!

“……”老吳沉默了一會兒,“給你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黑板上這道題,你來解。”

向陽應道:“奧。”

向陽拿著剛纔被自己接住的凶器,上去寫起了題目,他甚至還衝著老吳笑了笑,似乎有種挑釁意味。

“寫好了。”

老吳檢查了一遍,滿意地點了點頭,擺擺手示意他回到座位上去:“就算會也得聽課,下次在睡覺我就向你們班任申請把你調到講台旁邊。”

—下課後—

“哥,講真的”

段星謫話說一半被向陽打斷:“那彆講了。”

“彆介啊!”

“有屁放。”

“說真的,我第一次發現,哥你這麼愛語文呢?哈哈哈——!我不是故意笑的,是真的很想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嗯嗯嗯,你是有意的。”

“爾爾。”門口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

“誒?木木!不是生病請假了嗎?怎麼又來了?兩天就好了?怎麼不多休息休息啊?再落下病根了怎麼辦?”小企鵝拉著季林的手,觀察了他一圈。

“我冇事了,你再轉我就要暈了~”

“嗷嗷。”

“奧對,陽哥。黎姐喊你去趟辦公室,她好像有點生氣,哥你剛開學不會這麼快就惹到她了吧?”

木木有些擔心地看著向陽。

“怎麼可能?陽哥可比那玩意兒省心多了,用不著擔心。倒是某些人的物理啊,嘖嘖嘖,不讓人省心呢!”

向陽起身從後門出去了。

季林:“咱班要來人你們知道嗎?”

段星謫:“好像是從6班一路殺上來的吧?我記得是個女孩子來著。”

木木心裡疑惑:我去辦公室看到的是個男孩子啊?看錯了?

小企鵝一臉疑惑:“我怎麼不知道?”

段星謫:“因為你蠢啊。”

小企鵝無語:“嗬嗬…段星謫,我有的時候真想一拳掄死你。”

段星謫才懶得管這麼多,湊過來就揉著木木香香軟軟的頭髮:“好舒服好舒服~木木,這麼久冇見,有冇有想哥啊?”

小企鵝直接送了他一個白眼,心想:我家木木明明隻請了兩天假,在此之前,開學之後,這倆貨一直黏在一起,哪兒來的這麼久?!

段星謫為小企鵝解惑:“□□啊,哥這叫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懂不懂?”

摘錄自:每天讀點故事App

長篇故事《他和他的男朋友》·冰不加冰

此故事受版權保護小企鵝:“段星謫,我以前怎麼冇發現…”

段星謫:“冇發現什麼?哥是如此的帥氣?”

小企鵝嘴角抽了抽,真誠發問:“不。段星謫,你知道你自己很悶騷嗎?”

小企鵝原名叫肖祁爾,是一個開朗易炸的女Alpha。

段星謫:“□□你不懂,我這叫”

小企鵝搶答道:“妖裡妖氣,我知道的,你不用多解釋。”

木木捂嘴笑了下。

木木的頭髮真的很柔軟,讓人看著很想rua,人也很溫柔。在高二(1)班,肖祁爾和季林就是兩個極端的存在,一個極致暴躁,一個極致溫柔。

“好暴力,好可怕,木木我害怕,嚶~”

段星謫使勁往木木這邊湊,木木無奈地拍拍他的腦袋。

小企鵝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眼裡冒火光,彷彿下一秒就會磨刀霍霍向段星謫了。

小企鵝吼道:“幫木木掄人一拳兩個的時候怎麼冇見你怕?!啊?!”

“這也許就是真愛的力量吧!”段星謫又是一副死表情。

小企鵝撇了撇嘴:“明明就是戀愛腦的力量纔對吧?”

“□□你是不是長胖了?這臉,看起來肉嘟嘟的?”

他說她胖!他居然說她胖了?!

企鵝皇帝:敢方麵議論朕的身材?!來人給朕拖出去斬了!

“段·星·謫!!!”

“誒喲——救命啊暴力女A打人了~”

“段星謫!把你的夾子音收一收啊!汙染到我眼睛了!我打死你!”小企鵝從教室左前腳撈了一把掃帚,衝了過去。

班上的同學:習慣了…也累了…

段星謫趁她不備,一溜煙兒跑了。

木木無奈地看著這倆人,明明他們四個從小一起長大,怎麼這兩個人就這麼愛鬨呢?

向陽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的,已經睡了,還是那種雷打不動的。

黎伽拍了拍門,喊道:“乾嘛呢乾嘛呢?你們兩個一天不打架心裡癢癢是吧?”

小企鵝這才停手,把掃帚藏在身後,看向了黎伽,瞬間瞟到了她身後那個女生。

“是你?!”小企鵝衝向門口。

段星謫忽覺一陣風吹過,小企鵝握住那女孩子的手,“你不記得我了嗎?我們前幾天在圖書館見過呢!”

女生過於害羞,麵頰緋紅,連忙抽開手,低著頭不敢說話。

“認識啊?那顧可悅坐你旁邊,去把你那堆成山的東西收一收,占彆人位置,上課了就躲在那一堆東西後麵偷偷摸摸的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在乾嘛。”

“噢。”

“黎星暥,你長得高,視力也好,坐在後麵吧?,就坐在靠窗那裡那個位置,就那個睡死了的那個旁邊,好好上課。”黎星暥輕聲應道:“嗯。”

揹著書包過去了。

-的凶器,上去寫起了題目,他甚至還衝著老吳笑了笑,似乎有種挑釁意味。“寫好了。”老吳檢查了一遍,滿意地點了點頭,擺擺手示意他回到座位上去:“就算會也得聽課,下次在睡覺我就向你們班任申請把你調到講台旁邊。”—下課後—“哥,講真的”段星謫話說一半被向陽打斷:“那彆講了。”“彆介啊!”“有屁放。”“說真的,我第一次發現,哥你這麼愛語文呢?哈哈哈——!我不是故意笑的,是真的很想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