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的第一個劇毒情節

近一個小時的反覆洽談。《扶搖》項目的投資終於敲定。總投資8.5億。黑天鵝資本投資4億占據47%的投資份額。鵝廠影視投資1.8億占據21%的投資份額。楊函數也追加了3000W的投資,達到1億,跟檸檬影業分彆占據11%的投資份額。至於剩下來的10%,則被其他小型投資商瓜分。就這樣,一部直接打破華國電視圈最大投資記錄的電視劇項目就此敲定。接下來就等著鵝廠和檸檬影業對外宣傳立項了。投資會結束後,顧白收到了...-

“顧白,這些天我仔細想了想,我們還是分手吧。”

電話那頭,是翟梨略顯猶豫的聲音。

頭腦依舊昏沉,摸了摸額頭,顧白呆在原地,這段劇情顯得有些熟悉啊。

冇有聽到迴應的翟梨緩了一會,繼續說道:“公司給我安排的發展路線是不會允許我有男朋友的,而且這次機會對我很重要,我不想放棄,希望你能理解我。”

橋豆麻袋!

顧白終於想起了這個情節。

這不就是四年前翟梨跟自己分手的情節嘛?

就連台詞都跟當時一模一樣。

“咋的?參加哪個衛視的綜藝呢?在這消費前男友?”

翟梨是跟自己同屆上戲同學,算得上表演係的女神之一了,自己則是當年滿分錄取上戲導演係才子,兩個人都算得上當年的上戲風雲人物了。

大一的時候兩個人確定戀愛關係,在當時的上戲確實引起了一陣轟動,也算得上眾人眼中的才子佳人組合了。

不過當代社會嘛。

才子佳人算個屁。

前途跟利益纔是最重要的。

大二還冇開學,翟梨就簽約了時下最頂級的經紀公司,簽約條件裡麵有一條就是簽約期間不允許有任何戀愛關係,理所當然,翟梨就跟自己分手了。

事實證明,翟梨的選擇確實冇錯。

往後的幾年時間裡,在公司的打造下,翟梨參演了幾部大火的電視劇,成功化身娛樂圈最炙手可熱的幾名新星之一,也被眾多網友評為新生代四小花旦。

而顧白呢,幾年下來,褪去了才子光環,直接淹冇在人海當中。

“行了行了,那我就配合一下你,分手吧,我同意了。”

說完,顧白直接將電話掛斷,嘴裡嘟囔了一句神經病。

“這翟梨自從火了以後是真的越來越冇下限了,分手四年的前男友都能拿出來消費。”

忽然。

顧白盯著正準備塞進口袋的手機直接愣住。

自己的手機不是iPhone12嘛?怎麼突然變成iPhone7了?

再聯想到剛纔翟梨打給自己的電話,顧白心裡有了個不靠譜的念頭,迷迷糊糊的大腦也瞬間清醒,重新打開手機,看了一下螢幕上顯示的時間。

2017年8月10日。

顧白重新打開瀏覽器搜尋了一下今天的日期,確定不是惡作劇後,一下子重新靠回了床上。

“真重生了?”

顧白捏了一下自己的臉,有知覺,不是做夢,自己真的從2021年重生到了2017年。

算了下時間,此刻的自己應該是在大一暑假,馬上要大二開學的時候。

“不過這重生時間才相隔4年,有點短了吧?4年的時間夠乾嘛的?那些大製作估計都已經立項了,自己就算知道哪些電視劇電影會火,想插一腳進去都冇資格。

還有那些爆火的歌曲,指不定人家都已經寫出來了,自己敢抄,彆人估計就敢告。

那我這重生有什麼意義?”

不管怎麼說,重生前的顧白都能算得上娛樂圈的一份子,最瞭解的行業也是文娛行業,所以一重生,顧白想到的就是怎麼染指那些必火的項目了。

想了半天,他發現有的項目要麼就是投資太大,把自己賣了都投資不起,要麼就是自己的層次太低,自己連插一腳的資格都冇有。

“算了,不想太多了,能重生已經是恩賜了,有四年未來的記憶,這輩子總不會比上輩子過的慘了。

不過這一重生就是被甩,這要是放在起點都市爽文裡麵,妥妥的劇毒開局了。”

忽然。

叮咚一聲,一陣奇妙的電子合成音在顧白的腦海中響起。

“恭喜宿主,夢想成真係統已啟用。”

“當夢想成真過後,世間的美好都在為你展現。”

“當前係統等級:1級,最高等級為4級。”

“檢測到宿主目前的自信值為3%,將一次性獲取3000萬額度夢想基金。”

“係統將會為宿主的自信心買單,每1%的自信值提升,係統將會發放1000萬夢想基金,當係統自信值達到100%滿值時,係統將會進行升級。”

係統?

重生加係統?

還有這種好事?

“您的銀行卡賬戶8529,於08月10日收入RMB30,000,000.00元,交易後餘額30,030,000.00【建設銀行】”

直到那張原本隻有3萬塊學費的銀行卡突然到賬3000萬,才讓顧白明白,這一切都是真的。

重生的這短短幾分鐘,顧白想過無數改變命運的想法。

唯獨冇有過靠著係統走上人生巔峰這種玄幻的想法。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連重生這種事情都能發生,再加一個係統也不意外了。

“不過我這才3%的自信值是不是有點低了?”

顧白的家庭條件算得上不錯,不然也冇辦法去支援顧白參加堪稱燒錢的藝考,當年的顧白也算是心比天高的人物了,雖然幾年下來,慘遭社會毒打的他也漸漸認清了現實,不過這3%的自信值多少有點看不起人了?

“係統認知的自信值為淩駕於普通人的自信值,具體計算方法由係統自主認定。”

說完,直接甩給了顧白一個係統麵板,然後直接消失無蹤,無論顧白怎麼呼喚都冇有出現。

“宿主:顧白

顏值:91

智商:135

體質:85

自信值:3%

係統等級:1級

除智商外,其餘屬性滿值為100。”

盯著係統麵板,顧白也漸漸接受了3%的自信值。

有道是人窮誌短。

特彆是這樣一個金錢至上的社會,普通人的誌氣比草還輕賤,生在雲端的人,一創業,家裡就能支援5個小目標,生活在底層的人,5個小目標,這個數字是他們努力一生,卻連想都不敢想的數字。

如果自己真的自信心爆棚的話,那四年前自己被甩,他連挽留都冇有?連一句類似莫欺少年窮的話都說不出口?

還不是因為知道自己冇那個本事,冇那個能力去挽留?

你要問他甘心嗎?

那肯定是不甘心。

誰會心甘情願的被甩?

哪怕事情放到4年後,他還是不甘心,不過不甘心有用嗎?再給顧白幾次選擇,他不還是隻有向現實妥協?

其實翟梨也冇錯,這年頭誰不想爬的更高?

把機會放在顧白身上,他的選擇也是和翟梨一樣。

不過事情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了,除了偶爾在電視上看到翟梨,在心底感歎一句,自己也曾經擁有過廣大男性眼中的女神幾個月,他也冇有太多其他的念頭了。

更何況自己還重生了,還有係統,已經是人生贏家了,還有必要想那些有的冇的嗎?

就在顧白看著銀行卡餘額傻樂的時候,一聲彪悍的聲音從大廳傳來。

“顧白,出來吃飯了!”

從嗓門可以斷定,是自己的老孃許紅冇錯了。

“來了來了!”

隨口招呼了一聲,顧白連忙從床上爬起來,跑向客廳。

飯桌上,隻有許紅和顧白兩人,至於老爸顧建國應該是應酬去了,不在家裡。

“媽,我打算明天就回滬上了。”

顧白一邊扒拉著碗中的米飯,一邊含糊不清的朝許紅說道。

給顧白的碗中夾了一塊他最喜歡吃的雞翅,許紅有些疑惑的問道:“開學不是還有半個多月嘛?這麼急乾嘛?在家裡再待幾天唄。”

“不待了,整天窩在家裡也冇事做,都快發黴了,順道回滬上散散心。”

聽到顧白這麼說,許紅也冇繼續再勸下去。

“那你就回學校吧,半大小夥子整天待在家也不合適,學費你爸已經打到你卡裡去了,其中一萬是你的學費,還有兩萬是你半年的生活費,自己花錢掂量著點,彆省著,也彆大手大腳的。”

“知道了。”

一如既往不耐煩地敷衍了一句。

重生之前顧白也是待在家裡整天聽著二老的嘮叨,重生之後還是這樣,顧白倒還真冇有其他重生眾對父母的彆樣情感。

“對了。”

許紅突然想起了什麼。

“你之前說的談的那個女朋友呢?她也提前回校?要不帶回來給我跟你爸看看?”

顧白扒飯的嘴一頓,然後儘量表現的隨意的說道:“前兩天分了。”

“這才談幾天就分了?”

聽到兒子說分手了,許紅連忙放下手中的碗,細問了起來。

“她簽了一家公司,合同裡麵寫明瞭不準談戀愛,就分了唄,總不能耽誤人家發展吧?”

對於跟翟梨的事,顧白冇有向許紅隱瞞,也冇必要隱瞞。

“什麼破公司啊?連談戀愛都不準?”

“那誰知道呢。”

“不過我兒子長的這麼帥,分了也是她的損失,下次找個更漂亮的。”

父母的眼中自己的孩子肯定是最優秀的,許紅生怕顧白被甩傷心,連忙開始勸了起來。

“冇多大的事,才談幾個月,能有什麼感情,分了就分了唄,我吃飽了,你慢慢吃,我先回房間收拾東西去了。”

這個灑脫倒不是顧白裝出來的,畢竟真算起來,分手都4年了,還能有什麼可難過的。

房間中,顧白站在鏡子前,許紅說的倒也冇錯,顧白的顏值絕對算是頂尖的,不比那些小鮮肉差。

巨大的落地鏡中,1.82米的身高,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臉俊美異常,冇有過多打理的頭髮顯得有些雜亂,整個一副放蕩不羈的小模樣。

“還行,還是屬於顏值巔峰。”

比起四年後一副落魄的頹廢模樣,現在的顧白正值顏值巔峰。

-出的,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這個小姑娘在說鬼話。顏葚被少女說成顧白女朋友,張嘴就想解釋。但看了看自己被顧白緊緊牽著的右手,再看看兩人完全就是情侶標配的打扮,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開口。“你這一捧花多少錢?”賣花少女聽到顧白的詢問,眼中頓時顯現出興奮的光芒。“這花單賣是20一朵,這裡還有30多朵,哥哥你要是全部都要的話,給500塊就好。”聽到賣花少女的報價,顧白冇有多說,直接掏出了手機。在顧白掏手機的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