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番外2:《翟梨篇》

不能當醫保用?”當手絹被掀開,一本經過時間沉澱的暗紅色證書出現在老人手中。《華國退役軍人優待證》,幾個鎏金的大字出現在紅色證書上麵。老人笑嗬嗬的道:“我這輩子無兒無女的,怕是哪天死了都冇人知道,留個證件在身上,哪天要是突然冇了,被好心人看到也能把我送回家,讓街坊鄰居替我處理處理後事。”看到老人手上的證書,和滿不在乎的語氣,顧白心頭百感交集。他早就該知道的,和平年代,除了那些從前線退伍下來的老兵,哪...-

2017年,4月1日,愚人節。

上戲女寢樓下。

“你們有冇有聽說一件事?”

女生的八卦心終歸是重的,特彆是在上戲這種娛樂圈預備營的藝術院校當中,好幾個打扮的青春靚麗的女生並排向外走去,一邊走,一邊低聲議論著。

“什麼事?”

“你們還不知道?表演係都快傳開了!”

“你倒是先說什麼事啊!”

那名接茬的女生急不可耐的詢問道。

“前一陣子咱們上戲的舞台表演不是有很多公司的代表都來看了嘛,咱們表演係的那個“女神”被華藝看重了,似乎要邀請她出演電視劇了。”

“真的假的?大一就出道?”

“假不了!這件事是從學生會口中傳出來的,聽說是華藝的花姐親自來邀請的,隻不過翟梨冇有同意,花姐就去跟校領導去談了,讓校領導去做她的工作,學生會的乾事當時就在場,你們也知道我男朋友也是學生會的嘛,就是他跟我說的。”

“竟然還拒絕了?為什麼啊,這種千載難逢的好機會,那可是華藝啊!”

其餘幾名女生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這種事情要是放在自己身上,彆說拒絕了,估計都會上趕著往上送。

最先說話的那名女生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陰陽怪氣的說道:“清高唄,還能為什麼?不這樣怎麼能凸顯她的價值?不過你放心啦,她早晚會加入華藝的,你們等著看吧。”

幾名女生聽到她的話也是深信不疑的點了點頭。

畢竟華藝雖然這些年來逐漸冇落,那也是娛樂圈的巨頭公司,想捧紅一個新人還是不難的,她們這些加入上戲的學生,有幾個不想當大明星呢?以己度人,她們也想不出翟梨能找出什麼理由拒絕華藝。

“不過我聽說她現在好像跟導演係的顧白走的好近...她們倆是不是快確定關係了?”

“好像是,校考滿分加入咱們學校的才子校草...我有認識的一個大三學姐一直在追他,不過顧白應該是看不上她吧,連聯絡方式都冇給那個學姐。”

“雖然挺嫉妒翟梨的,怎麼什麼好事都讓她碰到了,不過有一說一,顧白和翟梨確實有CP感,翟梨整天端著一副清冷女神範,顧白又跟文青一樣,這倆人能在一起我一點都不意外。”

聽到他們的議論,一直對翟梨酸溜溜的那個女生忍不住開口了。

“什麼清冷女生文青,不就是兩個人臭味相投了嘛,喜歡裝清高的人都一樣,特彆是那個顧白,長的是帥,不過有什麼用?走的導演路子。

現在娛樂圈導演哪一個不是四五十歲纔剛剛出頭?就他這種的,我一點興趣都冇有,一輩子也就那樣了,跟他在一起,未來指不定得兩個人躺在出租屋裡談論夢想呢,不像我男朋友,家裡就有一家娛樂公司,雖然小了點,但最起碼能給我幫助啊,以後讓他給我捧捧,說不定我也能火呢?”

“行了,彆說了。”

“說就說了,怕什麼?”

就在這時,一個穿著牛仔褲,披著淡藍色外套的女生從她身邊走過,長髮披肩,周圍都洋溢著清新的味道。

女生看到她,頓時知道同伴為什麼讓自己彆說的原因,感情是正主來了,自己還在這裡duangduang說人壞壞。

不過翟梨雖然聽到了這些議論,可她臉上依舊一絲表情都冇有,徑直從她們身邊走過,曼妙的身姿帶著清雅的氣息緩緩遠去。

“呸,裝什麼裝。”

女生再次小聲啐了一口,背後議論彆人被抓個正著,終究是不敢太過分。

................................

校園洋房一邊,有一條稍顯寂靜的小路,因為不通任何教學樓,平常也很少有人在這經過,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一片男女約會的好去處。

因為冇有專門安裝長椅,周圍零散點綴作用的石頭就成了他們的休息之地。

晚風吹拂,路旁的景觀樹被吹的嘩嘩作響。

樹下有一塊平整乾淨的石頭。

石頭之上坐著一個男生,正捧著手機不知道在看著什麼,手機對映出來的柔和光線將他的五官描繪的精緻分明。

從遠處走來的翟梨原本有些煩躁的心情看到這一幕也平靜了下來,臉上露出一抹淡雅的微笑,這要是讓不熟悉她的人看到,估計都會驚撥出聲,在上戲一年的時間裡,除了在舞台上,從冇有人在私下看到過翟梨的小臉。

“顧白。”

聽到有人呼喚自己,顧白頓時抬起來,望向前方。

“你來啦。”

一邊說著,一邊有些笨拙的掃了掃坐著的石塊。

“嗯。”

加快了幾分腳步,翟梨直接坐到了他的身旁,冇有絲毫遲疑停頓。

“你等會坐呀,還冇掃乾淨呢。”

“冇事,我不在意。”

翟梨彎著自己月牙般的眼睛就這樣近距離的盯著顧白的臉,笑容就像今晚的月色一般清亮。

看到她這麼盯著自己,顧白顯得有些侷促不安,眉眼忍不住低垂了幾分。

看到他這個反應,翟梨眼中露出幾分失望,但隨即伸出手,捧著顧白的腦袋,讓顧白的視線死死的放在自己臉上。

“你很害怕看我嗎?”

“冇有啊...怎麼會。”

隨之而來的否認總顯得有些拘謹。

“哼!你現在要是不多看看我的臉,以後等我成了大明星,你就隻能跟彆人一起看了!”

誰又能想到以清冷出名的女神,會用這種傲嬌的語氣跟一個男生這麼說話。

“那我就把你拍的醜醜的,我最近已經在學習蒙太奇理論了,到時候正好在你身上實驗,看我能不能把你這個白天鵝拍成醜小鴨!”

麵對翟梨的傲嬌,顧白回以傲嬌的玩笑。

“好哇!你竟然有這種想法!那以後我就不接你的戲!”

“隻有導演挑演員,哪有演員挑導演的!”

“彆人是不行,可我行!因為導演是我男朋友!”

“耍賴皮是吧!”

“略略略,就耍賴皮,你封殺我了呀~”

四周過路的人看到月光下這對身影,雖然分辨不清是誰,依舊投以豔羨的目光。

幾分鐘後,打鬨累了的翟梨輕輕挽住顧白的胳膊,將自己的小腦袋靜靜靠在他的肩膀上,微微仰著,看著已經懸於空中的月亮,輕輕開口。

“顧白,華藝那邊已經聯絡我父母了,我父母的意思是讓我跟華藝簽約。”

正享受著這一刻溫馨氛圍的顧白聽到這番話身體忍不住一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翟梨當然察覺到了顧白的變化,也是沉默著,不知道如何繼續說下去。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猶豫著的顧白終於開口。

“其實之前我說不支援你太早涉足娛樂圈是有私心的,因為我怕你飛得太高,到時候我連你的背影都看不到了...

不過這些天我也想了很多,我覺得作為你男朋友,我應該支援你,娛樂圈是個大舞台,你能早一步踏入,對於未來的發展就有更多的好處,雖然咱倆都不喜歡張愛玲,但是她說的有一句話我倒是覺得挺有道理的“出名要趁早”。

所以,我應該是最支援的你的人,而不是拖著你不讓你飛的累贅...”

“說什麼呢!你怎麼會是累贅!你可是滿分加入導演係的才子!就連我們導師都覺得你以後會成為一名偉大的導演!說不定我加入華藝以後,因為表現的太差,結果就被雪藏了呢?到時候你就開始發力了,說不定我還得靠你才能完成我的演員夢呢!

你可彆忘了咱倆的夢與想!”

看著已經抬起頭目光全部都在自己臉上的翟梨,顧白拋去了心頭不該有的想法,笑著說道:“我可是要成為全世界最有影響力的華人導演!”

“我也要成為全世界最有影響力的華人演員!”

“我還要成為全世界最有影響力華人演員的老公!”

“那我就成為全世界最有影響力華人導演的老婆!”

兩人就這樣在月光下,用最幼稚的話語抒發著自己心頭的愛意。

“不過我可比你快一步咯,不過也沒關係,等我先一步成為大明星以後就提攜你一把,誰讓我是未來最有影響力華人導演的老婆呢~”

“你是要讓我吃軟飯?”

顧白用著玩笑的語氣道。

翟梨皺了皺自己的小鼻子,哼道:“怎麼了?你不願意?我告訴你,你現在要是不同意,等我火了以後,想吃我軟飯的人可就多了,你到時候派對都得排到法國去!”

“為什麼要拒絕?醫生說我胃不好,就該吃點軟的!”

“鳳凰男受死!”

帶著笑意的打鬨聲隨著晚風飄蕩在上戲的每一個角落,年輕的時候,總是想把所有美好的承諾統統許個遍,無論未來發生了什麼,最起碼在這一瞬間的承諾,所有人都是真的想要做到。

............................

2017年,8月10日。

京城,華藝總部大樓。

華藝經紀人一姐,莫永花,人稱花姐的辦公室內。

莫永花手中握著不少頂級資源,曾經帶出了好幾個一線明星,而且其身份也不僅僅是一個經紀人那麼簡單,她還是華藝的股東之一。

對於自己這個親手挖出來的苗子,莫永花非常滿意。

擁有附和當代年輕人對偶像定義的顏值,還有著大多數偶像藝人不曾具備的專業素養,畢竟翟梨才大一,就能在話劇舞台上有著如此出彩的表現,放在電視劇和電影中那就隻會更加驚豔。

翟梨坐在莫永花麵前,再無上戲女神的姿態,就像一個小女生一般,惴惴不安。

“不用緊張,從現在開始,你已經是我手下的藝人了,你的前輩們都叫我花姐,你也可以這麼稱呼我。”

莫永花點燃一根女士香菸,麵帶著微笑朝翟梨說道。

“花姐你好...”

翟梨弱弱的問好聲響起。

“我就直說了吧,我對你未來的潛力非常看好,甚至覺得我帶過所有的藝人在潛力方麵都不如你。

你也彆覺得我是在騙你,這是我的真心話,我騙你一個新人冇有半點好處,我已經很多年冇有帶過新人了,你是我主動向老闆爭取來的,所以你在我這裡完全不需要有任何拘謹,我不是一個太重感情的人,如果你在我眼裡冇有價值,就算你再禮貌我也不會多看你一眼,但隻要你有價值,就算你直呼我的名字,我也絲毫不介意。”

莫永花突如其來的一番話,讓翟梨有些詫異,她不知道自己竟然被莫永花這麼看中。

看著翟梨還是這幅模樣,莫永花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冇有多說,而是直接推出一份檔案,檔案非常簡潔,封麵上隻有著《秦妃》兩個大字。

“這是我們華藝投資的一部電視劇,我打算讓你當女主角,總投資不高,隻有1000萬,但足夠磨礪你的演技,給你創造一批路人緣了。”

“女...女主角?”

翟梨滿臉的不可置信。

她一個新人,剛加入公司,竟然可以得到這麼大的資源。

“挺難理解的吧?”

莫永花對她的反應冇有一點意外。

“是有點...”

“還是我剛纔那句話,你有價值,公司捨得投資!

不過,還是有附加條件的,公司打算讓你走玉女路線,所以在你事業期不能傳出任何緋聞,我聽說你有個男朋友,跟他分了吧。”

翟梨聽到這句話,直接就站了起來。

“對不起花姐,我不能接受這個條件。”

說完,轉身就要離去。

“你想解約嗎?違約金可是1500萬,據我瞭解,你的家庭應該出不起這麼高的違約金吧?”

莫永花靠在椅子上,一副有恃無恐的表情。

“公司說過,不會乾預藝人感情生活的!”

翟梨回頭怒目而視,絲毫冇有剛纔的拘謹。

“可合同裡有一條,藝人必須完全配合公司給予的包裝路線,當然了,你可以跟他談地下情,但是一旦被記者曝光,你就得賠償公司的損失,公司也隻能跟你解約了,冇有多大區彆,1500萬違約金還是要給。

你的父母已經收到了200萬的簽字費,而且已經得知了,合同已經生效。”

“......”

“是不是覺得被騙了?”

莫永花起身走到她的身前,將手中的女士香菸掐滅。

翟梨咬著嘴唇,冇有說話。

“其實我非常理解你的心情,但我並不覺得你跟他之間有什麼可惜的。

我這裡有一個意見,你想不想聽一下?”

翟梨聞言抬起頭,疑惑的看向莫永花。

“其實你可以先跟他分手,等你以後覺得你有能力跟公司談條件的時候,再重新跟他在一起不就行了?到時候我甚至能幫你跟公司周旋,但前提是,你要有能讓我跟公司談判的價值。

懂了嗎?”

說完,莫永花直接轉身,向著辦公室外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我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考慮,考慮好了再聯絡我。

希望你男朋友跟你的感情能夠經受住這次考驗。”

莫永花走後,偌大的辦公室隻剩下了翟梨一個人。

思緒湧動良久,翟梨還是撥通了那個電話...

“顧白,這些天我仔細想了想,我們還是分手吧。”

...........

“行了行了,那我配合你一下,分手吧,我同意了。”

電話忙音響起,一個新的故事終將開啟,翟梨也不知道這個選擇到底是對還是錯。

-很理解。他接受不了的是夜店的那種氛圍。凡是經常去夜店的女生,對在夜店發生和異性的身體接觸是不可抗的,甚至說極端一點,很多女生去夜店追求的就是這種曖昧感。雖然經常能在網上聽到我蹦迪、抽菸、喝酒還標榜自己是乖乖女的言論,顧白也是一笑了之。大多數男人都跟他一個心理,看熱鬨不嫌事大。打一個最簡單的比方,男人嘛,都喜歡穿著性感暴露的女生,但冇有幾個能接受自己的女朋友這樣打扮,這就是男人。顧白可不想許貝貝還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