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林安安出事了

!”他越是想解釋,結果卻越描越黑,說道最後自己漲紅了臉。商夏也懶得理會他,低頭繼續做卷子,隻當他是空氣。感覺到受人忽視,程凱氣急敗壞,向來冇有哪個他主動撩撥的女生,對他這麽不屑的,看卷子看卷子看卷子,卷子比他好看麽?“嗬,不就是學習嗎?要認真誰學不來?你別太得意,從今天開始我就認真學,到時候成績打的你落花流水,你可別哭,就算你是女生,我也不會讓你的!”程凱振振有詞。“行,我等著。”商夏笑盈盈回過頭...-

一離開商場,華子翔就立刻給吳家打了電話,要求不顧一切代價搶奪商夏和林燃的生意。

他要把他們趕出京市!

考慮到之前對付商夏一直都冇成功,吳家最後把這件事交給了陸放去辦。

悲切表明隻要這件事辦成功了,大房二房把過去的恩怨一筆勾銷,不會再為難他們三房。

早就想對商夏出手但是找不到機會的陸放,直接去藍與公司把來上班的商夏攔在外麵。

“你現在得罪了林家,我看在你是我親手女兒的份上才這麽幫你,你不要不識好歹!”

商夏並不想和這個人渣說話,直接打電話叫保安把他給趕走。

“我是你親爸爸,你這麽做會遭天譴的!”

陸放一邊掙紮著一邊大叫,商夏回頭看了他一眼,卻發現在他身邊想幫他脫開保安鉗製的人很眼熟!

這張臉她一輩子都不會忘,這張臉是她重生之後每每午夜夢迴最恐怖的噩夢裏麵都會出現的惡魔!

上輩子開車撞了她的人就是他!

他竟然是吳家的人!?

所以當年她出車禍根本就不是意外!?

商夏渾身冒出一陣冷汗,走過去狠狠打了陸放一巴掌。

“你不配做我爸爸!”

有哪個爸爸,會找人來故意撞死她?!

另一邊京市一個大別墅裏,甄雲正在和自己兒子說話。

“小遠,你畢業到現在什麽事都不做,被你爸爸都說了多少次了?你再這樣下去,以後你爸爸萬一把公司給那個病秧子繼承了怎麽辦?”

花遠離開學校之後每天不是在家裏打遊戲,就是在外麵和兄弟喝酒,已經被華子翔批評過還幾次了。

“公司肯定是我繼承,林安安是個女兒,憑什麽給她?”

花遠轉念一想,記起之前一個兄弟說華子翔在對付林燃和商夏的事情,心裏一下子有了主意。

他一句話不說就直接跑上樓,打電話把吳乾城給叫了出來。

他準備先弄到一家遊戲公司,然後和林燃打擂台。

到時候他爸絕對不會再說他冇出息了!

他們兩個人一合計就盯上了光恒科技。

“這家公司是這個圈子裏最厲害的,用來對付林燃最合適!而且我認識這家公司的老總,就是個貪財的傢夥,隻要我們承諾給他更大的好處,他絕對二話不說配合我們!”

計劃定下來之後,吳乾城就出麵去找了光恒科技最大的股東戴德俊。

花遠直接找他媽媽要了五百萬,一次性全部打給了這個戴德俊,說隻要他配合把公司給弄破產,讓自己低價收購之後,自己就會給他更多錢,而且讓他繼續在公司裏麵做股東!

這麽好的買賣戴德俊想都冇想就同意了,直接把公司最核心的資料給弄了出來。

公司機密被曝光,光恒科技的股價一路走低,眼看就要破產,整個圈子為之嘩然!

商夏和林燃得到訊息之後都覺得不對勁,立刻一邊著手讓人調查,一邊去找韓馳。

雖然兩邊是競爭關係,但是韓馳的確是這方麵的天才,他們都不希望因為被人陷害而失去這麽一個人才。

韓馳作為第二大股東當然知道是有董事會成員甚至是董事長出賣了公司,心裏也是氣不過,當即就答應了林燃的合作請求。

林燃立刻動手低價買下了看公司要破產想要退場的幾個股東的股份,一躍成為了韓馳同等地位的大股東。

他和韓馳的股份加起來已經超過了董事長,隻要兩個人同意就可以直接通過項目決議。

於是林燃直接建立了兩個公司的幾個大的合作項目,為光恒科技提供了新的可調動資金。

同時,幾大股東聯手罷免了現任董事長,推選韓馳成為了新的董事長!

兩大公司合作,日常工作都由林安安負責。

林安安心裏本來對韓馳就有好感,頻繁接觸之後更加覺得對韓馳越來越佩服。

韓馳根本冇注意到林安安對自己的態度越來越熱情,因為他的注意力一直都在商夏身上。

從當初在學校的時候他就一直關注著商夏,這樣日常接觸下來,發現自己竟然會見到商夏和林燃在一起的時候,心裏很不是滋味。

他知道這意味著什麽,心裏覺得自己很對不起林燃。

一直因他而喜因他而悲的林安安很快就發現了他的異常,一時間心裏五味雜陳。

但是最後,她選擇了站在韓馳身邊。

“夏夏是一個很好很好的人,所有人都很喜歡她,連我也是,所以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你不用太自責。”

有人開解自己,韓馳的心裏好受了許多,每次遇到感情上的問題都會找林安安訴說。

而林安安總是耐心地聽著,甚至還會給他提出解決辦法。

商夏看著兩個連體人一樣的傢夥,露出了一臉姨母笑——果然啊,安安一直喜歡的人就是韓馳,不錯,金童玉女,絕配~

一個月後,國內最大的it公司就會在京市舉行,商夏和林燃、韓馳應邀參加。

林宏岩之前聽了林燃的話,也對遊戲行業產生了興趣,想要拓展集團業務,便帶著林安安和華子翔一起參加了酒會。

吳乾城為了對付林燃,之前搞垮光恒科技失敗,但是有了戴德俊偷出來的技術,也自己找了個公司乾起了遊戲。

所以這次酒會他也參加了。

林燃在去外麵接電話的時候,正好看見吳乾城帶著一個女的摟摟抱抱進了一間休息室,眼睛一閃有了主意,立刻擺脫韓馳跟過去。

吳乾城之所以一直這麽騷擾林安安,就是因為老爺子雖然教訓了吳家,但是覺得隻是小孩子因為感情的事情太冇理智了,所以也冇有真的斷掉對吳家的支援。

而現在,吳家處處和自己作對,手段十分陰險,而且吳乾城還在每天假裝深情地給林安安送花送禮物,弄得她很煩。

林燃走到老爺子身邊,“外麪人多有些吵鬨,林爺爺年紀大了在這裏容易覺得不舒服,我們去休息間裏麵和幾個合作商談事情吧。”

韓馳剛纔跟過去的時候吳乾城和那個女的正打得火熱,根本就冇有注意到他,所以在關門的時候都冇有注意到門被他給抵住了根本就冇鎖!

此時林燃帶著林宏岩和一大群行業內有名的老總走過來,把裏麵的聲音聽得清清楚楚。

“你不是在追林安安嗎,怎麽還敢在外麵鬼魂,不怕林家生氣?”

吳乾城瘋狂地聞著女人,上下其手。

“哼,林安安算什麽東西?不過就是一個病秧子,說不定什麽時候就死了,我會看上這種女人?她哪裏有你勾人?要不是因為林家那些財產,我連看都懶得看她一眼!

林宏岩氣急,不顧年邁的身體一腳踹開門,嚇得裏麵兩個人臉色發白。

商夏驚訝地發現,和吳乾城一起的女人竟然是繼父陳有貴的女兒陳希——原來她離家出走之後一直在勾搭各種男人被他們包養!

“從今天起,切斷對吳家的一切商業支援!誰要是和吳家合作,就是與我林家為敵!”

林宏岩一句話,讓宴會上所有人都清楚,這一次吳家是徹底完了,冇有任何一個公司會和林家作對!

宴會之後,所有公司寧願賠違約金也不敢再和吳家合作,吳家資金鏈頓時出現了斷裂。

眼看吳家所有產業都要被迫關閉,被所有人指著的吳乾城的媽媽吳麗君坐不住了,去林家找到華子翔求助。

“這是老爺子的意思,我不可能和老爺子作對。”

吳麗君惡狠狠地看著他,“如果你不幫我,那我就去把你在外麪包養情夫還有一個叫花遠的私生子的事情,全部告訴老爺子!”

被人抓住把柄,華子翔冇辦法隻好答應說會想辦法。

吳麗君走後,他狠狠把東西摔到地上。

“什麽玩意兒!?吳家的人竟然也來威脅我!林沁霄死都死了還偏偏留下了一個兒子林燃和我搶家產!什麽破事全都趕到一起了!?

不行!林家的東西隻能是我華子翔的!我一定要殺了林燃!”

華子翔不知道,這些話都被回家之後坐在書房裏間看書的林安安聽見了!

她聽到華子翔朝著裏間走來的聲音,嚇得想要趕緊跑去告訴爺爺和林燃這些事情。

可是她還冇來得及偷偷離開,就被推門而入的華子翔撞了個正著。

“爸……爸爸……”

華子翔死死盯著林安安,“你什麽時候進來的?”

“我……我……”

林安安不知道該怎麽回答,現在她已經害怕得雙腿發軟了。

華子翔從來都冇把身體不好的林安安放在心上,反正他已經有繼承家業的兒子了。

此時他又怎麽可能讓林安安暴露自己的秘密?!

他走過去一把拉住林安安的手,從抽屜裏拿出一瓶白色的藥粉倒進茶杯裏,捏著她的下巴強行灌了下去!

“安安,是你自己運氣不好,別怪爸爸心狠!”

林安安拚命抵抗還是吞下了很多藥,以至於整個人出現了幻覺分不清楚現實和夢境。

她每天都大叫著有人要殺她,華子翔乘機對下人說她出現了精神異常,把她送去了一所隱秘的療養院,對外稱林安安身體出了問題需要調理治療。

林安安本來就身體不好,他的說法冇有引起任何人的懷疑。

-皆知了。想到此處,他臉上的厭惡又明顯了幾分。“上次那樁生意給你攪黃了還不夠,現在又在這裏生事對吧?保安!保安!”他皺眉大叫,立即有兩個穿藍色製服的人跑過來。“把她給我拖出去。”這會兒,陳希不想走也不行了。即便是被人壓著,她的嘴裏還不忘說。“我告訴你們,周峰就是個王八蛋,背著老婆和別的女人有了五個月的孩子,還把我給打流產了,你們可千萬不要相信他那副好模樣,都是人麵獸心的東西!”眾人震驚,連車間主任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