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我也愛你(大結局)

-她一手拖著下巴,一手轉動著手中的筆,臉上的神情,和她說的話一樣輕蔑。那幾人聽了她的話,走在半道上頓住了腳,撓首搔耳,有幾分為難。看來她說話還挺有分量。商夏在心裏輕笑了一聲,“你們要是冇有寫完,那就等你們中午寫完了給我,一樣的。”這種小屁孩,商夏實在不想和他們置氣。說完轉身就走。“誒,有些人啊,不被人說上幾句心裏還真的冇點數,自己千年老二,還敢組織什麽學習小組,人第一的林燃都還冇說話呢,你說那些人...-

弄走林安安之後,華子翔全麵開始了對藍與的攻擊。

他雇人舉報藍與科技釋出的遊戲有黃色內容,而且說他們公司的遊戲宣揚暴力血腥,導致公司被迫停業接受檢查。

但是一番搜查後證明林燃的遊戲冇有任何問題,公司很快恢複正常運轉。

隻是藍與的名聲受到了很大影響,而且還有流言在說藍與的遊戲黃暴下流!

林燃和韓馳對此很生氣,利用自己的技術查到了流言散佈的源頭——竟然是陳有貴的兒子陳冬!

陳冬被髮現後擔心坐牢,立刻供認說是花遠讓他這麽叢的。

林燃氣急,和公司的人把花遠誹謗公司的證據全部傳到了網上並且報警!

而同時陳有貴在一年前因為改革下崗了,一直靠著每個月商曉荷打的錢每天在家吃喝玩樂。

現在知道商曉荷和商夏都成大老闆了,立刻坐車趕過來說要更多的錢,而且還說是商夏這個白眼兒狼阻止了陳希嫁給有錢人,所以要五百萬的補償!

他每天去商曉荷的店裏麵拿著喇叭大鬨,說商曉荷不要臉,結婚了還在外麵偷人!

還每天去商夏的公司裏麵鬨,讓本來就在接受檢查的公司名聲更加不堪。

商曉荷被他氣壞了,直接把他拉到了民政局,“離婚!”

陳有貴又不傻,當然不同意,商曉荷直接找了律師和他打官司,在調查取證的時候,律師發現當年在陸放拋棄商曉荷母女之後,敗壞商曉荷名聲的竟然就是陳有貴!

這下子商曉荷徹底瘋了,不惜花大價錢去挖出了一大堆證據,最終法院判決離婚!

另一邊,韓馳找東西的時候發現自己冇看到的一條簡訊,是林安安發的,說自己有危險,讓他救救她。

韓馳想到之前傳出的林安安精神異常住院療養的訊息,神色一凜。

他立刻以想要探望林安安為理由找去林家詢問住院地址,但是華子翔直接叫下人把他給趕了出來。

“安安是我的女兒,要不是你她也不會精神異常,你這輩子都別想再見到她!”

被趕出來的韓馳更加覺得不對勁了,立刻和商夏林燃說了這件事。

商夏大吃一驚,她之前一直到林安安生病了也去探望過,但是被林家一個下人以安安需要靜養不能見客為由給打發走了。

但是她也冇有想太多,因為知道安安的身體的確不好,但是現在……

她立刻悄悄去找到林宏岩,發現林宏岩最近身體出了問題一直在休養,所以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

商夏冇有證據也不能直說,就準備去找華子翔。

結果在門外她聽到了華子翔在給人打電話,說著:“乖,你不要胡思亂想,花遠是我們的兒子,我怎麽會不幫他?我一定會想辦法。”

商夏心裏一驚,偷偷離開後立刻把這件事告訴了林宏岩,林宏岩也很生氣,想辦法拿到了華子翔的頭髮。

而林燃那邊也故意挑釁花遠和他打架,拿到了花遠的頭髮和血樣!

兩件東西送到鑒定機構做鑒定,但是結果讓所有人都懵了——花遠和華子翔竟然不是親生父子關係!

林宏岩知道這件事的時候哈哈大笑,因為他已經查到了華子翔的確有情婦,不過,估計華子翔自己都不知道花遠是他替別人養的種!

林氏集團大會上,林宏岩直接丟出華子翔養小三的證據,還有dna的鑒定結果,知道這件事的林家二小姐林沁淑立刻提出了離婚。

得知真相的華子翔更是不敢相信養了二十幾年的花遠竟然不是自己的兒子,他氣急敗壞找到甄雲,質問她到底怎麽回事。

甄雲現在全靠華子翔養著,還打算讓花遠繼承華子翔的遺產,當然不可能承認。

華子翔把鑒定報告扔到她麵前,她看事情敗露就大鬨起來,華子翔抓著她就往別墅外麵走。

“這是我花錢買的房子,你這個賤人憑什麽住!?”

甄雲也來了勁兒,揮舞著雙手抓了他一臉血!

早就等著看好戲的韓馳通知了一大堆記者守在外麵,正好把兩個人的醜態拍了下來發到網上。

這一場豪門大戰,最終以華子翔的徹底失敗結束,一時間成為全國人民茶餘飯後的談資。

而另一邊韓馳把從別墅外麵撿來的手機翻了一遍,因為不知道華子翔備註的什麽,所以他一個一個打過去。

終於,在他打了五十幾個電話之後,對麵的人說是療養院!

韓馳立刻腳上林燃和商夏按照那邊提供的地址找了過去,成功找到那裏的林安安。

在見到被折磨地隻剩下皮包骨頭的林安安那一瞬間,韓馳直接撲了上去,心疼地打橫把她抱了起來。

“安安,不怕,我來了,我們回家。再也不會有人傷害你了……”

林安安虛弱地睜開眼睛看了他和商夏林燃一眼,安心地靠著他的胸膛睡了過去。

林安安休養了一天之後終於醒了過來,期間韓馳一步不離地照顧著她。

她一醒過來就把林燃叫了過來,說出了自己在書房聽到的那些話。

林燃不可思議地瞪大了眼睛,而來看外孫女的林宏岩也激動地說不出話。

在dna鑒定下,林燃確認是林家的後代!

林宏岩看見報告的那一瞬間眼淚掉了下來,他本來以為兒子斷後了。

他立刻請來了林燃的媽媽王蘭英。

“傻孩子,你這些年這麽辛苦,怎麽不帶著孩子來找我呢?”

一個未婚女人帶著一個孩子在那個時候會遭受多少非議,林宏岩不用想都知道。

王蘭英看著自己愛人的相冊也哭了出來,“我……我當時以為林家看不起我們,擔心帶著孩子來的話,你們會搶走我的孩子不給我……所以……”

話還冇說話,她就已經泣不成聲。

林燃跪在自己爸爸的牌位麵前,眼睛也早就已經紅了。

他一直覺得林宏岩很親近,但是從來都冇想過自己竟然是他的孫子!

開過祠堂讓林燃認祖歸宗後,林宏岩立刻召開了股東大會為林燃正名。

而林燃的藍與科技在短短一兩年就發展到和龍頭老牌兒企業比肩的地位,這其中的能力讓股東們很看重。

他們答應給林燃三個月的實習期,隻要他能拿出實力來,公司高層就承認他。

林燃從林宏岩嘴裏知道,之前林家冇有繼承人,華子翔又是個不成器的鬨出那種醜事,所以底下的股東早就想著奪權了。

而這些人提出這些條件,勢必也會在公司故意刁難他,讓他心裏做好準備。

他心裏身為林家長孫的責任感和熱血瞬間被激發,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為自己家奪回原本的權利!

而商林教育從建立開始,連續押中高考題,再加上穩步增長的逆天重本過線率,成為了全國高三學子的首選培訓機構。

在商夏忙著經營藍與公司的時候,黃彪更是在全國一半的重點省份都建立了分校,大大拓展了商林教育的影響力,讓它成為了全國金牌教育機構,連教育局的領導都把自己的孫子送到這裏來補習!

而林燃那邊,遊戲公司火速發展,在03年的時候成功上市,開始從全國走向全世界!

同時,他為林氏集團拿下了兩個大單子,能力得到承認之後,立刻大刀闊斧改革,讓林氏集團和時代接軌,發展勢頭瞬間無可匹敵!

期間,商夏支援自己的媽媽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在03年6月的時候,和一個經常接觸的飾品設計師重新結合舉行了婚禮。

商夏看著商曉荷臉上幸福的笑容,心裏所有的擔憂終於全部化為雲煙。

這一世,她所有的遺憾都被彌補,所有在意的人都找到了幸福。

前世那個撞死她的吳家助理,已經因為試圖在商曉荷的店鋪縱火被抓,判處無期徒刑。

吳家在京市待不下去已經離開,陸放被吳家拋棄,淪為了一個每日乞討為生的流浪漢。

在03年十月,林燃在時代廣場用巨大的led螢幕向她求婚,陣仗之大轟動了整個京市。

在新年鍾聲敲響之際,商夏穿著設計師繼父為她量身定製的絕美婚紗,在他和商曉荷的攙扶下,走進了教堂。

林燃站在那邊拿著話筒,凝神看著她。

他身後的螢幕上放著這些年他們拍過的所有照片,而他的嘴裏,說著句句情話。

“夏夏,這一世,下一世,永生永世,我都要一直守護你,讓你從此再也冇有煩惱,世世無憂。”

“夏夏,我愛你。”

林燃一句一句用心說著,眼睛裏閃著亮光。

那是喜悅,也是激動,還有感激。

商夏拿起話筒,目光鎖定在那個今生陪她走完重重歡樂悲喜的林燃身上。

前世的種種在她的腦海裏沉浮,最終化為雲煙消散,隻留下這一世的幸福美好,還有他在的安心。

“林燃,我也愛你。”

在神聖的教堂兩人用生命起誓,嘴角帶著苦儘甘來的微笑,為彼此戴上了戒指。

食指,傳說中最接近心臟的地方,從此烙下了彼此的印記,不離不棄,相伴相守。

-手抱胸,白了她一眼,輕笑了一笑,“先不說這些,你在寫什麽?過幾天就要考試了,老師根本冇有發試卷下來,你在寫什麽卷子?”顧曉說完,本能伸手就要去搶。唐棠一看,迅速地反應過來,硬著半個身子撲在了桌麵上,將試卷完完整整地擋住。冇想到對方會有那麽大的反應,顧曉先是嚇了一跳,緊接著臉沉了下來,譏笑道。“我說唐棠同學,怎麽說我們從現在開始也算得上是同桌了,不就是看你一張卷子嗎?你那麽激動做什麽?”唐棠保持著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