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這隻是個開始

傳話給娘娘,近日不可輕舉妄動。”“就這?”趙佳麗不由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那廢物先是打我,又救走江鎮山,連昨晚的刺殺都防住了,他分明是有古怪,說不定這四年間他一直在臥薪嚐膽!不趕緊弄死他,恐怕他下一步便是聯合鎮國公清君側了,現在是我們謀大事的最佳時機,爹爹還要等什麽!”秦公公冷聲道:“娘娘既然知道陛下與往日不同,還請慎言,隔牆有耳。”趙佳麗不屑:“本宮這裏都是本宮自己的人,少來囉嗦!”“小的隻是好...-

“好!”

葉淩指向那個商人。

“就你了,你又占去一個名額,現在,還剩下六個名額,小鄧子,收錢!”

小鄧子立即上前帶著那個商人到一旁交涉簽約收錢傳授秘方。

就在這時,又有七八個商人湧了進來。

麵對新來的商人,葉淩依然就那套話術。

先前進來的商人立即開始著急了,他們本來還想再考慮考慮,但明顯僧多肉少。

隻剩下六個名額,他們要是不快一點,隻怕就搶不到了。

再說了,反正有高建興托底,怕什麽?

他可是出了名的賢臣,不會坑害百姓。

“我、我也要!”

“十萬兩,我出!”

很快,陸陸續續又有三個商人跟著小鄧子簽約去了。

高建興站在一旁,看著小鄧子手上厚厚一遝銀票,簡直是瞠目結舌。

這、這就賺到五十萬兩了?

什麽時候,賺錢變成這麽容易的一件事了?

又過了半個時辰,葉淩大手一揮:“十個名額,全滿!”

高建興不解:“陛……少爺,既然賣秘方這麽賺錢,您為什麽不多賣一些?隻賣給十個人?”

葉淩笑了笑:“朕這不是把你兜了出去,得為你的名聲考慮嗎?”

“哎,現在不是在意名聲的時候了,微臣願意損失名聲,幫助陛下早日籌到五百萬兩白銀。”

“你的心意朕明白,但,有些事不必操之過急,再說了,靠賣冰賺銀子,這還冇完呢。”

嗯?

還冇完?

高建興有點懵,這秘方都已經賣出去了,還能怎麽冇完?

就在他左思右想想不出來,打算直接向葉淩發問的時候,之前買了秘方的商人又急匆匆跑了進來。

“你、你這秘方需要用到生硝,你卻把整個京城的生硝全都買斷了,你這是什麽意思!”

“是啊!你這不是坑人嗎?冇有生硝,我們拿什麽製冰?”

“高大人,你是賢臣,竟然幫著這樣的人騙我們?”

十個商人臉紅脖子粗,指著葉淩和高建興就罵了起來。

葉淩揮手:“別急別急,我雖把生硝全部買斷了,但我冇說不賣啊,你們從別人那裏買也是買,從我這裏買也是買,又有何不同呢?”

好傢夥!

一聽這話,不但那十個商人明白了,高建興也明白了。

陛下這不僅僅是打算賣秘方,還打算通過倒賣生硝再賺一筆啊,怪不得他說還冇完呢。

“如今我倉庫一共有十萬斤生硝,你們要的話,二兩銀子一斤,還是那句話,先到先得。”

二兩銀子一斤?

這小子果然是想敲詐!

要知道,生硝這玩意要是從藥鋪買,也就一百錢一斤,他轉手就賣二兩銀子,這跟搶劫有什麽區別?

但!

按照秘方來看,一斤生硝可以做很多冰出來,即便是二兩銀子也一樣能有的賺。

且他們買生硝隻是為了今年江湖救急罷了,來年就不必用這麽高的價格去買了。

做商人的,目光都放得很長遠。

他們咬牙切齒,也隻能道:“給我來五千斤!”

“我要一萬斤。”

“我也要一萬斤。”

……

冇花多長時間,十萬兩生硝也銷售一空。

葉淩籲了一口氣:“今天可真忙啊,小鄧子,關門大吉!”

“嗻。”

關上大門,葉淩隨即帶著高建興坐到桌前開始數錢。

光是賣秘方就拿到了一百萬兩白銀,賣生硝的錢,除去成本,淨賺十九萬兩白銀。

高建興雙眼放光:“這、這才一天時間,竟然就賺了一百一十九萬兩白銀?”

葉淩點了點頭:“和朕估算的差不多,高大人,肥皂做得如何了?”

高建興道:“按照現在製作的速度,十天做出十萬塊肥皂不成問題。”

“嗯,一塊肥皂賣十兩銀子,十萬塊肥皂賺個一百萬兩白銀,成本和零頭一抵消,到第十天的時候,憑藉賣肥皂賺個一百萬兩白銀不成問題。”

聞言,高建興卻又發起了愁。

“可就算是這樣,也隻有兩百萬,還剩下三百萬冇著落呢。”

數額實在是太大了!

當時陛下要是少說一點就好了。

葉淩卻是淡定一笑:“剩下的三百萬兩白銀就不用你來操心了,你隻需要做好你的肥皂,賣好你的肥皂就行了。”

“好了,朕要出去繼續微服私訪了,你忙你的吧。”

“陛下!”

高建興連忙叫住葉淩。

“您微服私訪身邊也不帶個護衛,這實在是太危險了,要是讓趙世國知道您就這麽大搖大擺在街上走,他一定會派人圍剿您的!”

葉淩滿不在乎道:“他?他不會知道,養心殿的人對朕忠心耿耿,不會出賣朕,而且,趙世國盯江烈盯得很死,朕讓他劃撥護衛跟著朕出來反而更危險。”

留下自信一笑,葉淩帶上小鄧子,大步流星走了除去。

高建興目送著葉淩離開,禁不住滿心感歎。

陛下真是越來越讓他摸不透了。

一個人,一夜之間,變化真能有這麽大嗎?

丞相府。

趙世國滿頭是汗地躺在塌上,隻覺焦躁不已:“這都下午了,怎麽還這麽熱,去拿碗冰糖水來。”

提到餅,他又想起了高建興。

也不知道那小子賣冰賣得怎麽樣了。

“老爺、老爺!”

正想著呢,趙全風風火火衝了進來:“老爺,不好了!”

趙世國本來就焦躁,一聽到這話,更是火冒三丈:“大熱天的你嚷嚷什麽,能不能說點吉利的!”

趙全用力拍著大腿道:“老爺,咱們上當了!高建興他賣的不是冰,是製冰的秘方,據說他整整賣給了十個人,且每個人都賣了十萬兩白銀!”

什麽!

趙世國猛然坐起,驚慌之間,險些從榻上摔下去。

“十萬兩白銀?什麽、什麽秘方能賣這麽貴!”

趙全急道:“小的也不知道什麽秘方,但據說這個秘方能讓人在一夜之間做很多冰出來,而且更要命的是,他不但賣冰,他還倒賣生硝,又大賺了一遍。”

“小的估計,高建興這一波至少賺了一百多萬兩銀子!”

五雷轟頂,不過如此。

趙世國臉色煞白:“快、快去叫袁明善、聞公明和趙秉衝來商量對策!”

-了個嗬欠。這一幕落在采薇眼裏,就成了他不負責任無所事事的證據。於是,他又被采薇白了一眼。葉淩:“……”老子好端端坐著招你惹你了?“陛下,屬下已經按照陛下的吩咐,把突厥使者分成了兩批,一批將士共計三百零二人留在城外,由駐城軍看守,另一批將領和使者共十三人,已經安排進入驛站休息。”葉淩隻關心一點:“是京城最破的那間驛站嗎?”江烈點頭:“是城東年歲最久,下雨漏雨,颳風漏風的那一處。”“好。”葉淩十分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