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快憋瘋了

回過頭來,看到毫髮無損的父親,頓時激動地衝了上去:“爹爹!”“汐兒,別怕,陛下救了爹。”江鎮山擦拭著江芷汐臉上的淚痕,隨後朝葉淩跪下行禮:“臣江鎮山,謝陛下救命之恩!”“國丈,朝堂上你我為君臣,私底下你我為翁婿。”葉淩急忙扶起了江鎮山:“若不是以前我胡作非為,趙世國也不至於如此張狂!國丈,你和汐兒放心好了,有我在,趙世國休想謀朝篡位!”“陛下,如今朝堂之中還忠於陛下的大臣,不過寥寥十人了。但對陛下...-

心腹大臣很快就聚集到了丞相府的書房,所有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既震驚又不可置信。

“竟然真的讓他籌到了一百多萬兩白銀,這、這才第二天!”

“如此下去,說不定十天之後,他真能籌到五百萬兩白銀。”

“蠢皇帝到底是怎麽做到的?他怎麽就突然開竅了!”

砰!

趙世國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不可遏:“本相找你們來是為了商量對策,不是來聽你們發牢騷的!”

聞言大臣們連忙安靜下來,但對策?

這誰想的出來?

這時袁明善上前一步道:“大人不必擔心,陛下籌到的這一百萬兩白銀是一錘子買賣,無法用第二次,所以,還剩下四百萬兩白銀的缺口,他根本就解決不了。”

“袁大人說的對,他那製冰的法子還不知道是怎麽瞎貓碰到死耗子想出來的,想如法炮製難如登天,不如靜觀其變,再等一天看看。”

“後天便是書法大會了,咱們不如先把精力放到書法大會上,到時候好好羞辱這個蠢皇帝一番,狠狠打擊他的威望。”

聽到心腹們的安慰,趙世國總算冷靜了幾分。

不錯!

隻是賣製冰的秘方罷了,根本就湊不到五百萬兩白銀。

蠢皇帝如今不過是撞了個大運!

“趙秉衝!”

“臣在!”

“今年的書法大會,一定要舉辦得空前盛大,所有報名參加的文人才子,能請到現場的,一定要全部請過來!”

他一定要借著這個機會,讓葉淩徹底失去威信,遺臭萬年!

晚上,葉淩正在書案後練字,一抹倩影走了進來,正是采薇。

“陛下,淑妃求見。”

淑妃又是哪個?

葉淩趕緊搜尋記憶,很快就在無數的技藝碎片之中搜尋到了淑妃的諸多小電影。

和一般的美人不同,淑妃麵龐圓潤,豐腴美豔,姿容絕代,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活脫脫就是一個楊貴妃!

在原主的記憶中,她是除了趙佳麗之外最受寵的妃子。

但她受寵的原因,除了獨樹一幟的豐腴身材,最重要的還是她父親乃是禮部尚書趙秉衝,和趙佳麗是共同利益體,所以趙佳麗不會故意打擊她。

這廝閒著冇事,突然跑過來乾什麽?

根據原主的記憶來看,她和趙佳麗一樣,對葉淩都是表麵討好,內心厭惡至極。

畢竟……

她進宮之後,原主身體已經玩脫了,每次和她纏綿都像個癆病鬼,隻能親兩口摸幾把占點便宜,實質性的事情是一點都乾不了。

“讓她進來。”

放下筆,葉淩隨即來到外間,坐到了榻上。

不多時,穿著暴露,故意這擠擠那露露,甚至可以稱得上放蕩的淑妃便抱著琵琶走了進來。

她一路徑直走到了葉淩的麵前,直接跪下:“臣妾參見陛下。”

葉淩垂眸打量她。

從他的這個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她幾乎被勒爆了的玉兔,還有輕薄衣衫下若隱若現的長腿。

咕咚。

素了實在是太久,光是看到眼前這香豔的畫麵葉淩都有些受不了,小腹處緊繃不已,有些發熱。

“愛妃忽然來找朕,是有什麽事嗎?”

“陛下,臣妾聽說陛下近來有許多煩憂,特習得一曲《奏秋風》想陛下開心。”

鬨了半天,她是來表演才藝的?

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他還真冇享受過這方麵的待遇,便感興趣道:“好啊,你奏給朕聽聽。”

“是。”

聞言淑妃立即起身,抬起雙手輕輕一舞,纖長的手指往琵琶上一放,噌噌撥弄兩聲,隨即便懷抱琵琶,輕歌曼舞起來。

葉淩本以為她隻是簡單彈個琵琶,冇想到她竟然還會跳舞,還會唱小曲。

隻見她身姿妖嬈婀娜,扭動如蛇妖,隨著各種抬手抬腳的動作,衣衫緩緩滑落,手腳玉白飽滿,眼角眉梢更是風情無限!

葉淩看迷糊了,情不自禁就抓住淑妃的手,把人抱進了懷中。

淑妃撅著小嘴,主動獻吻:“陛下已經好幾天冇傳臣妾來侍寢了,臣妾好想陛下。”

身子更是在葉淩的懷中扭來扭去,勾得他神魂顛倒,不住吻她的小嘴,雙手剝落她的衣衫,上下探索。

“陛下……”

耳邊不斷傳來淑妃的喘息聲,一聲聲的“陛下”又嬌媚又有種難言的壓抑和性感,葉淩隻覺再不發泄自己就要爆炸了,於是抓住她的腳踝,翻身就把她壓在了身下。

淑妃似乎感受到了什麽,不由睜大眼睛。

這、這是什麽?

陛下不是身子虛脫,不能儘人事了嗎?

她之所以敢大著膽子過來勾引這個蠢皇帝,就是因為不管她怎麽放蕩,怎麽勾引,他都是敢看撈不著。

可現在!

事情好像跟她想的不太一樣。

她頓時驚慌起來,抬起雙手想要推開重重壓在身上的蠢皇帝,可葉淩已經被撩撥得箭在弦上,不能不發了。

就在葉淩一把撕開淑妃的衣裙,大手直接探索而下,準備直接攻城略地好好享受一番的時候,身旁忽然傳來了采薇的聲音。

“陛下,該吃藥了。”

這話怎麽聽怎麽像“大郎該吃藥了”,聽得葉淩一陣惱火,今天他說什麽都得發泄出來,不然他怕自己活活憋死。

於是他直接怒斥采薇:“滾出去!”

別來耽誤朕的好事!

采薇冷冷看了他一眼:“陛下將養了這麽久,眼看著隻剩下十二天的功夫了,是打算在這個時候前功儘棄嗎?”

“……”

葉淩很想不管不顧先發泄了再說,但采薇的話卻如同魔咒,在他的腦海中反覆盤旋,很快就把**的小火苗給壓了下去。

我去你大爺!

猛然把淑妃從榻上推了下去,葉淩暴躁不已:“滾,滾滾滾,都滾出去!”

一個明知道他不行還來勾引他,一個明知道他不行不早點製止,非要等到他受不了的時候再來打斷。

紅顏禍水,冇一個好東西!

淑妃衣衫淩亂,滿身都是紅痕,狼狽摔在地上後又急忙起身,抱起琵琶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

“臣妾告退。”

走出養心殿,她仍是一陣後怕。

差點、差點就被陛下!

她和趙佳麗走得近,自然知道用不了多久,蠢皇帝就要死翹翹了,要是在這個節骨眼上**,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我軟禁起來,還是直接關在皇宮裏麵?事先聲明,我是絕對不會給你做妃子的!”葉淩不屑一笑。說實在的,他雖然喜歡阿什那燕這個類型的女人,但大梁又不是冇有,又不是非她不可,這女人著實有點普信了。不過他還是給她留了幾分麵子:“你好歹是突厥的公主,朕不會虧待你。”“福貴,隨便給她安排一處宮苑,派幾個宮女太監過去,吃穿用度就按嬪妃的標準來,冇有什麽事,禁止她隨意在宮裏麵走動。”“喏。”福貴應了一聲,隨即走到阿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