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拿下第一書坊

道。“陛下!”江鎮山葉察覺到葉淩的變化,感動到淚流滿麵:“趙世國擔任丞相短短兩年,已經封大國,賜九錫,加殊禮!劍履上殿、入朝不趨、謁讚不名,就連三歲孩童都猜到他遲早要造反!趙世國近來屢屢拉攏鎮國公,臣若是再不出手剷除佞臣,大梁要亡!”葉淩心中一顫,得,自己手握的還真是漢獻帝劇本。鎮國公是先皇扶持的武將,精通兵法,屢立奇功,幾年前率軍前去平叛。趙世國之所以手握大權還不造反,便是顧及到鎮國公了,他也怕...-

從祝英山住處離開的時候,葉淩心裏的一塊打石頭總算落了地。

祝英山的文筆遠超他的想象,怪不得李冬說他隻要有銀子,就一定能高中。

有這般的文筆,至少進翰林院完全不成問題。

不如找個機會直接提拔重用他算了,也省得他還得等到明年了。

拿著書,葉淩直奔墨雲書坊。

和他前天打聽到的一樣,比起趙世國的書房,墨雲書房可以用生意慘淡來形容。

偌大一個書坊,各種書籍擺得琳琅滿目,裝修也十分的典雅。

愣是冇有幾個人光顧。

掌櫃的和夥計靠在櫃檯上打著嗬欠,一副懶洋洋的模樣。

葉淩直接走到櫃檯前,敲了敲桌子:“我要見你們大當家的,墨雲先生。”

掌櫃的見葉淩穿著富貴,氣度不凡,不敢怠慢,恭恭敬敬問道:“閣下找我們大當家的不知有什麽事?”

“事情隻能見到你們大當家的麵談,但你通報的時候可以說,我來,是幫他讓書坊起死回生,重回京城乃至天下第一書坊的寶座!”

重回第一?

這……

掌櫃的和夥計麵麵相覷,都不太相信葉淩的話。

但,此人氣度實在是萬裏挑一,掌櫃的想了又想,還是點了點頭:“貴客稍後,容小的先去稟報。”

趁著他去稟報的這會功夫,葉淩在書坊裏逛了起來。

這年頭的書籍還是比較落後的,書坊裏甚至有一麵牆放的還是竹簡的書,另外三麵牆上展示的書籍雖然是紙質的,用的也都是雕版印刷,非常的落後。

他,大有所為。

“東家,就是他。”

這時門口傳來了掌櫃的聲音,葉淩回過身來一看,頓時目瞪口呆。

來人不是什麽年過半百的商人,竟然是一個風韻猶存的美婦人!

隻見她容光煥發,氣定神閒,長裙曳地,從內而外地透露出了一種端莊又風情的美。

她的風情不淑妃差多少,但比起淑妃,又多了一絲優雅和落落大方。

這是年齡和閱曆所賦予她的獨特氣質!

她的身後還跟著兩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看著鬼靈精怪的,十分可愛。

欣賞完美女,葉淩才納悶開口:“閣下,該不會就是墨雲墨老闆吧?”

還是墨雲的老婆?

美人一開口,聲音簡直酥到骨頭裏:“奴家,正是墨雲。”

還真是墨雲!

墨雲竟然是個女人,還是大美人。

就連小鄧子都看呆了。

“閣下是?”

“我叫淩葉,乃是一介普普通通的書生,來此處見墨大老闆,是為了給墨大老闆欣賞我剛剛寫成的書。”

聽到這話,墨雲還冇來得及開口,掌櫃的先不樂意了:“哎,你這廝!你剛剛不是這麽說的,你不是說要幫我們東家把書坊做成天下第一書坊嗎?”

葉淩微笑道:“隻要墨大老闆出售我這本書,自然而然就會成為天下第一書坊。”

“哦?閣下好大的口氣。”

墨雲打量了葉淩一眼,雖然也覺得他不似尋常人,但對他如此狂妄的語氣,還是暗暗不喜。

做生意的,見多了人事物,自然會更偏向於欣賞那些低調的,悶聲作大聲的。

葉淩笑道:“口氣不如實力大,墨大老闆不信請看。”

他拿出《一代奸相》,遞給了墨雲。

墨雲疑惑接過來,本想簡單掃上幾眼,誰知道,這一看竟然停不下來了!

她翻過了一頁又一頁,就這麽站在書坊之中,生生翻過了十幾頁,直到葉淩咳嗽一聲。

“墨大老闆,您不會是想站在這把全書看完吧?”

“啊……”

她滿臉震驚,甚至有些心潮澎湃:“這書是你寫的?”

“正是。”

“你、你借一步說話。”

很快,葉淩便被請到了樓上的廂房。

兩個美貌小姑娘一個沏茶,一個端上來了點心,伺候得葉淩很是舒服。

要是能把這兩人帶進養心殿就好了,她們可比整天板著臉的采薇好多了。

墨雲抑製不住的激動:“你是打算把這本書放到我的書坊裏來賣?小子,你膽子大的很,你可知你這本書隱隱有在影射丞相的意思?”

“若是當今丞相看到你這本書,恐怕你人頭保不住!”

葉淩反而看向墨雲,勾了勾唇角:“我可是一點都不怕,墨大老闆若是怕,那便算了。”

“我自然是不怕的。”

墨雲眯了眯眼睛,淡定一笑。

“趙世國手再長,也不敢伸到我這裏!”

葉淩一驚:“這是為何?”

墨雲哼了一聲:“告訴你也無妨,我的背後是鎮國公。”

她是鎮國公的人?

該不會是鎮國公的外室吧?

這年頭,有權有勢的人經常是在家三妻四妾不夠,在外還要養幾個外室來玩。

並不算稀奇。

似乎是看出了他心中所想,墨雲冷哼一聲:“你可不要亂想,我是鎮國公的妻妹,家夫早亡,留下這偌大的產業,隻能由我一人苦苦支撐。”

鬨了半天,這女人是鎮國公的小姨子?

簡直是天時地利人和!

“若是如此,那我還真找對人了,墨大老闆,隻要你敢出售這本書,我保證能讓你在三個月之內拿回第一書坊的寶座。”

墨雲摸了摸手上的書,懷疑道:“你這本書寫得的確精妙,但隻憑這麽一本書就想扳倒趙世國,未免太異想天開了。”

“當然不是!”

葉淩隨手拿出來了兩個印章似的東西。

“墨大老闆可識得此物?”

墨雲疑惑拿起來端詳,緩緩搖頭:“不曾見過。”

這玩意從未問世過,她要是見過纔怪了。

葉淩實屬明知故問。

“此物叫做活字印刷,隻要墨大老闆願意與我合作,我願意每隔兩天給墨大老闆提供一本新書,連續三個月不間斷。”

“另外,還可以傳授墨大老闆活字印刷術,讓墨大老闆印刷書籍的效率提高幾百倍不止。”

“此外,我還可以幫墨大老闆定製三套營銷法則,讓墨大老闆書未賣,先在京城走紅,在聲望上穩穩壓趙世國一頭。”

“三項舉措下來,要是還拿不下第一書坊這個名號,淩某願賠償三百萬兩白銀給墨大老闆,作為投入損失。”

墨雲直接聽呆了。

他所說的那些東西,她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但,她還是先抓住了核心:“淩公子願意為我做這麽多事情,不知有什麽索求呢?”

葉淩笑了:“我隻要,墨大老闆預先支付一百萬兩銀子的定金!”

-型的女人,但大梁又不是冇有,又不是非她不可,這女人著實有點普信了。不過他還是給她留了幾分麵子:“你好歹是突厥的公主,朕不會虧待你。”“福貴,隨便給她安排一處宮苑,派幾個宮女太監過去,吃穿用度就按嬪妃的標準來,冇有什麽事,禁止她隨意在宮裏麵走動。”“喏。”福貴應了一聲,隨即走到阿什那燕麵前。“公主,請跟奴婢來吧。”阿什那燕冇動,神色有些不自然道:“什麽叫隨便安排一處宮苑?我要住得離你近一點,這樣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