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塔消失以後

認真的時候,唐陌不禁感歎,距離上次他這麼認真還是在黑塔遊戲裡求唐陌救他.“怎麼了"傅聞奪調好煮飯鍵,問道。“白若遙說他有事情想和我說,還挺認真的"唐陌將螢幕轉過去,怎麼辦""等姍姍回來商量一下吧."傅聞奪也皺皺眉.做好晚餐後,陳姍姍推門而入,“誒唐陌哥哥,傅少校,你們回來了""嗯,姍姍你去洗手過來坐,我們有事想和你商量."唐陌盛好米飯,傅聞奪將菜都端上來."怎麼了,和昨天小聲遇見白若遙有關嗎"陳姍...-

人類上線以後,大家的異能都尚未消失,經曆了黑塔遊戲,大家都不會想著拿自己的異能來做違法的事情.

“傅聞奪,你還記得地球上線的時候,你問我想做什麼嗎"唐陌拎著勺子,慢慢地攪著麥片.

"你不是說想繼續當圖書管理員嗎"傅聞奪將一瓶甜牛奶遞過去,"麥片不好吃嗎加點這個,會甜一點."

"嗯."唐陌接過牛奶,心中有些竊喜,雖然他隻是單純嫌麥片太燙了,"但是我想試試彆的職業."

"想做什麼"

"警察吧."唐陌將牛奶擰開,倒了一半進麥片,"本來想和你一樣,入個伍,但是我好像不太適合,現在大家都有異能,我想試試警察,我怕會出現事故.”

"想好了"傅聞奪輕笑一聲,唐陌還是這樣。

“嗯。"唐陌低頭喝了一口麥片,"我覺得我身體素質還不錯。”

"當然."傅聞奪將自己放涼的甜麥片推到唐陽麵前,拿走他那碗,"我有一個警校任職的徒弟,我讓他給你準備一下,你去考個試."

"好."

人類上線冇幾天,國家很快就頒佈了有關異能的規章製度,唐陌上交了自薦書.在傅聞奪徒弟的幫助下,他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警校.

"我還真是撿了個漏啊."唐陌輕笑道,傅聞奪點頭應著.門口被打開,一個頭戴鴨舌帽的年輕男人走了出來,看見傅聞奪,激動地上前來與他握手。

"傅少校,好久不見!"那人笑道,將目光投向唐陌,"這位就是你朋友吧"

"我的愛人."傅聞奪勾了勾嘴角,那人微微怔了一下,唐陌也驚訝地抬頭看向他.

(唐陌的異能書:唐陌出息嘍,居然真的將傅聞奪泡到手,不過唐陌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和傅聞奪做gaygay的事嘍~)

尼瑪,就知道這本書會陰陽怪氣!

"哦哦."那人緩了一下,"你叫唐陌對吧,你跟我來吧,少校你要進來嗎"

"不了."傅聞奪將唐陌的行李遞過去,"今晚部隊有事,麻煩你多照顧他一下."他頓了頓,"哦,尤其是槍法."

“傅聞奪!"唐陌咬牙切齒道,嘚瑟你妹啊!傅聞有偏頭笑了笑

鴨舌帽接過行李,對傅聞奪點點頭,"知道了少校,唐陌,你跟我來吧我帶你去宿舍.

“好,”唐陌應著,偏過頭,"那我走了,回頭見."

“嗯."傅聞奪著實想抱抱他,衝鴨舌帽指了抬下巴,"希望再見時你的槍法有所提升。”

好.這麼記仇是吧,你給我等著。唐陌果斷回頭,走進大門,冇走幾步回頭,"宿舍在哪”鴨舌帽指了一個方向,拉著行李跟上他.

傅聞奪笑笑,不作聲,送著唐陌,直到看不見他,才轉身離開.

"唐陌"鴨舌帽和他搭話,見唐陌抬頭,他問道,"你是那個唐陌嗎通關黑塔七層的華夏最強正式玩家"

"我可崇拜你了!"見唐陌頷首,鴨舌帽激動地說,"你真的好厲害!前幾天聽傅少校說你要來的時候,我激動了一晚上冇睡著!不過我冇想到的是,你居然和傅少校是一對!"

“承蒙誇獎,黑塔上線前,我和他就認識了."

"這也是我崇拜你的原因,"鴨舌帽感歎道,"他那個性格,居然會有喜歡的人."

“嗯"

“部隊裡基本冇有女性,他訓練人又超級恐怖,大家對他又敬又怕,天天看著他的冰山臉,彆人都避之不及."

這倒是聽他提起過,唐陌想。

"哦對了,忘記自我介紹了."鴨舌帽拿起胸前的掛牌,往門上一刷,"我叫賀淼,是這裡的主訓練教官.”

“嗯,以後請多多指教."唐陌拿過他手上的行李,"剩下的我自己來吧,你給我指個方向"

"行,你在2樓左拐最儘頭那間,"賀淼拿起手機,"正好我有點事,你失去吧,等會訓練場見."

"嗯,謝了,"唐陌找到宿舍,傅聞奪特地囑咐了賀淼,給唐陌分配了單人間,他將東西收拾了一遍,隨後坐在床上,拿起手機,看見傅聞奪發的資訊正想回,又想到剛纔被傅聞奪莫名其妙cue了一通,便賭氣鎖了屏。

誰他媽要理你,哪涼快去哪呆去吧,陰陽精,唐陌忍不住懷疑年義務教育的曆史書出了問題,傅聞奪纔是陰陽家代表吧

不對,還有那本破書.

之後幾天,唐陌一直專注於練習槍法,基本上與外界斷了聯絡,直到傅聞奪穿著風衣,站在他宿舍門口時,他纔想起來,原來他還有留戀的人。

傅聞奪將門反鎖,把人抵在牆邊,緊捏唐陌的下巴,欺身吻了上去,“磨糖,為什麼不理我還在生氣"

"你猜,"唐陌彆開頭,不讓傅聞奪看見自己臉上的潮紅,"明明是你先說我的.“

好,我和你道歉."傅聞奪用前額抵著他的前額,"不生氣了,嗯"

我靠,傅聞奪你這麼不要臉的嗎唐陌故作勉強地點點頭,傅聞奪輕輕貼了一下他的唇,然後鬆開,“走吧,去射擊室,看看你練的怎麼樣了."

冇了就這樣

"哦."唐陌不滿地說道。

(異能書:唐陌啊唐陌,傅聞奪的異能隻能獲得一次滴~他又在想那些gaygay的事哦~)

滾啊!

射擊室裡,唐陌拿起槍架上的警用槍,專注地盯著移動靶,雙手握緊槍托,半晌扣下扳機,子彈卡在了九環與十環之間,他向傅聞奪偏偏頭,得意地挑挑眉.傅聞奪輕笑一聲,拿過他手裡的槍,轉頭扣下扳機,子彈孔留在了十環.

"還得練."他上好安全栓,將手槍遞給唐陌,唐陌冷笑一聲,冇接.傅聞奪將手槍塞進唐陌抱著胳膊的懷中,"可以了,磨糖,Goodjob."

Good你妹啊,嘲風精,你跟那賤書一夥的吧唐陌把手槍放回原位,隨即走出了訓練室."不再練會嗎"

"不用了,傅,少,校,"唐陽彆過頭,不再理會傅聞奪。

謔,脾氣越來越大了.

唐陌去辦公室請了假,賀淼在傅聞車麵前誇了唐陌一通,“阿唐訓練很認真,他進步真的很快."傅聞奪笑而不語

兩人回了一趟家,傅聞聲開門後眼睛亮了亮,“唐哥!大哥!你們回來了!"

"嗯,姍姍呢"唐陌將風衣脫下,掛上架子.

“珊姍姐比我晚一個小時放學."傅聞聲跑去廚房,在剛洗好的米上又添了一點,重新洗了一遍.

“我來吧。"傅聞奪接過淘米缸,細細地洗著,"平時都是你做飯"

"不是,我隻負責放米,姍姍姐回來做菜,我不太會.”傅聞聲撓撓頭"對了,昨天我放學的時候遇到那個神經病了."

“白若遙"唐陌將菜取出,放進菜籃洗,"他怎麼了"

"他本來是想找你們的,但是我說你們都不在,他又說聯絡不止你們,然後就走了。”

"他又想做什麼,"唐陌皺著眉甩了甩手上的水珠,從大衣口袋拎出手機,撇見了那個開了訊息免打擾的聊天框。

[神經病]:唐唐你終於通過我的好友申請了,我找了你聯絡方式好久呢~

[神經病]:唐唐你理理人家嘛~

[神經病]:唐唐,你好討厭哦,乾嘛不回人家訊息.

神經病人思維廣,智障兒童歡樂多

最新的一條,卻令唐陌有些許在意。

[神經病]:唐陌,什麼時候有空,見一麵,我有事找你。

白若遙居然還有認真的時候,唐陌不禁感歎,距離上次他這麼認真還是在黑塔遊戲裡求唐陌救他.

“怎麼了"傅聞奪調好煮飯鍵,問道。

“白若遙說他有事情想和我說,還挺認真的"唐陌將螢幕轉過去,怎麼辦"

"等姍姍回來商量一下吧."傅聞奪也皺皺眉.

做好晚餐後,陳姍姍推門而入,“誒唐陌哥哥,傅少校,你們回來了"

"嗯,姍姍你去洗手過來坐,我們有事想和你商量."唐陌盛好米飯,傅聞奪將菜都端上來.

"怎麼了,和昨天小聲遇見白若遙有關嗎"陳姍姍坐到傅小弟身邊,問道。

"嗯"唐陌點點頭,"他也給我發了訊息,問我什麼時候有空,有事和我說.”

"會不會是因為黑塔"陳姍姍猜測道,"以白若遙的性格,會以這種語氣說話,八成是因為會威脅到他的生命,這隻能聯想到黑塔了."

"的確,目前在我的認知裡除了我和傅聞奪聯手,還有那兩個死去的黑塔六層玩家,可以對白若遙造成生命減脅的隻有黑塔."唐陌說。

"可是,黑塔已經消失三個多月了,唐哥不是已經通關七層了嗎為什麼還會有黑塔啊."傅聞聲不解道.

黑塔消失後,不知道為什麼,人們開始漸漸遺忘與黑塔相關的事情,習慣了自身異能的存在,對黑塔閉口不提,小姑孃的異能是超智思維,判斷力有50%以上的概率是正確的,唐陌認同陳姍姍的回答.

"不如直接問白若遙本人."傅聞奪放下碗筷,“唐陌,叫他過來吧."

"對,我也這麼認為"陳姍姍說道。

"嗯,"唐陌拿起手機,給白若遙拔去了電話,他開了擴音,電話響了三聲,就被接了起來.

"唐唐"裡頭傳來白若遙驚喜的聲音,"你終於想起我了!我可想死你了!"

"你有什麼事嗎傅聞奪壓著不滿.

"不是你們先找我的嘛"白若遙委屈道,轉頭又笑起來,"傅少校你彆吃醋嘛,我也想你啦~我這邊不方便說,我們換個地方見麵吧"

“什麼事情還要放地方.真麻煩......”傅聞聲小聲嘟嚷道。

"唉小弟弟也在啊"白若遙故作驚訝,"那小姑娘也在咯唐唐,不是你給我悄悄打電話的嗎"

"好了."唐陌報了個地址,"你過來吧。"

"好耶,可以去唐唐家玩咯~"還冇等他說完,傅聞奪按下了掛斷鍵."神經病..."傅聞聲說,"可是唐哥,你不怕他騙你嗎"

"他不會的.”

冇過多久,白若遙便按響門鈴,**地站在門口,一見到唐陌,便可小憐兮兮道:"唐唐~冷死我了!"

唐陌不予理會,開了門便往裡走,白若遙一邊嘀咕著"唐唐你真不可愛"一邊進了門.“啊,你們就是這樣歡迎客人的啊."白若遙故作失落,"唐唐,我可是你最好的朋友啊。”

"唰--"傅聞奪瞬間抄起腰間的匕首抵在白若遙跟前,眼底浮現出不耐煩.

“好嘛好嘛,不開玩笑了."白若遙舉起雙手,一臉委屈.傅聞奪收了匕首,坐在沙發上.“傅少校你好凶哦."

“你想和我說什麼"唐陌扔過去一條毛巾,走到傅聞奪旁邊坐下.

“嘿嘿唐唐你最好啦~”白若遙愉快地擦著頭髮,"我想和你說的是,有人跟蹤了我好久."

"什麼"唐陌著實有些驚訝,傅聞奪也挑挑眉,畢竟向來都是這個神經病跟蹤彆人.

"你說我好好地走在路上,吃著烤串,喝著啤酒,有人跟了我一路."白若遙委屈道,"對方還是一個可愛的女孩子,我怎麼能和可愛的女孩子動手呢~"

這個該死的語氣,唐陌和傅聞奪不約而同地想到了某個討人厭的黑塔boss。"誰想不開跟蹤你啊.”傅小弟在心底翻了一個白眼.肯定是因為我可愛又善良,對吧唐唐"

"那個人你認識嗎"唐陌問道.

"不認識."白若遙搖頭,"她跟蹤我一個星期了,有一次我和她交手,我發現我根本打不過她。"

"你說什麼打不過"傅聞奪撩起眼皮,在實力方麵,可以和白若遙相提並論的人不多,唐陌算一個,傅聞奪算一個,而死去的慕迴雪和遠在俄羅斯的安德烈也不可能突然跟蹤白若遙。

強大的女玩家,唐陌屈指可數,那麼又有誰可以和白若遙相提並論呢"對呀,她好強的,"白若遙感歎道,"她的異能與水有關,還有一把摺扇做武器,應該是稀有級彆的道具,可以接下我的蝴蝶刀呢."

唐陌在腦海裡搜尋了一翻,隨後看向傅聞奪,傅聞奪搖搖頭.

“異能與水有關"陳姍姍思考著,除了小聲的治療異能,我們還冇見過有類似異能的人.而且這麼強大的玩家,應該早就被黑塔發現了."

"我前在南京組的時候也冇見過."傅聞聲說道,"在蕭隊收集南京玩象異能資訊時,隻看到過一個男性玩家可以在水底呼吸."

"是呀唐唐,我好怕怕呀~"白若遙哆嗦了一下,"我問她有什麼目的時,她隻說了一句隻想見識一下這一次黑塔玩家的水平."

"這一次黑塔玩家"唐陌抓了重點。

"黑塔大層玩家啦,她臨走前還嘲諷了我一句,說也不過如此,"白若遙把毛巾當作手帕,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淚."唐唐,我好傷心呀~"

"既然說的是黑塔六層玩家,為什麼我和唐陌冇有碰見過她"傅聞奪抱著胳膊,"我怎麼知道你有冇有在說謊."

"我怎麼敢啊傅少校."白若遙撇嘴,"我這一身還是剛纔和她交手時弄的."

"我比較在意那一句這一次黑塔六層玩象的水平,"陳姍姍說道,"難道她經曆過上一次的黑塔遊戲"

"這麼說,上一次的黑塔玩家也是人類"唐陌挑眉。

"說起來,我覺得她的實力是在狼外婆那個級彆的,超級恐怖.”白若遙抖了抖身子。

"她是否和黑塔有關呢”陳姍姍猜測道,“唐陌哥哥,傅少校,這幾天你們小心一點.

"嗯"傅聞奪頷首,“唐陌,這幾天先彆回警校,我們去附近收集線索."

"好."

"呀,唐唐,原來你去警校了啊~"白若遙"恍然大悟","那唐唐,你現在可以打得過我嗎”

......前有傅聞奪,後有白若遙,這個世界也不過如此,"你可以走了."

"啊用過就丟啊,唐唐你好狠的心啊."白若遙雙手捂住心口,一臉受傷,最後在傅聞奪的眼神威逼下離開了.

"姍姍,你怎麼看"唐陌轉頭問道.

"她和黑塔脫不了乾係,"陳姍姍說道,"有可能是黑塔boss"

"黑塔消失前,所有黑塔boss都離開了,”傅聞聲沉聲道."有冇有一種可能,她是黑塔"

-資訊正想回,又想到剛纔被傅聞奪莫名其妙cue了一通,便賭氣鎖了屏。誰他媽要理你,哪涼快去哪呆去吧,陰陽精,唐陌忍不住懷疑年義務教育的曆史書出了問題,傅聞奪纔是陰陽家代表吧不對,還有那本破書.之後幾天,唐陌一直專注於練習槍法,基本上與外界斷了聯絡,直到傅聞奪穿著風衣,站在他宿舍門口時,他纔想起來,原來他還有留戀的人。傅聞奪將門反鎖,把人抵在牆邊,緊捏唐陌的下巴,欺身吻了上去,“磨糖,為什麼不理我還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