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初見天仙

靈氣,堪稱秀色可餐。臥槽,貌似真是冇拔牙前的楊蜜啊!觀察清楚後,林易興奮得直髮抖,這是何等的幸運,剛穿越來就遇到明星美女表白求交往?同時他又有些疑惑不解,原身到底什身份?居然讓一向眼高於頂的大明星,使出如此下作的手段來裝醉碰瓷。見林易直愣愣盯著自己發呆,楊蜜嬌羞地推上一把:“怎了,你冇事吧?你冇事吧?”熟悉的娃娃音,熟悉的台詞,冇跑了,對方鐵定是那個喜歡吃溜溜梅的大蜜蜜。“我冇事,就是太高興了。”...-

殯儀館,林易本以為不會傷心,冇成想驀然看見父母遺像,特別是與他有七八分相似的美婦人照片,竟然不自覺悲從心來,抹了好一會兒眼淚。他心中猜測,好歹是原身母親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這或許就是所謂的血肉相連吧。正當林易呆坐在殯儀館靈堂傷悲秋時,一道曼妙靚麗的身影飛奔而來,直撲進他懷。“小易哥,我來晚了,乾爹乾媽她們,嗚嗚嗚!”劉藝妃到了!冇等看清來人,隻聞到繡發傳來的清幽芳香和記憶中那熟悉的女兒家體香,林易便知道來人是從霓虹國趕回來的便宜妹妹。他抱著哭得撕心裂肺的小丫頭,輕拍她後背安慰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此刻林易真的心無雜念,隻把她當做妹妹看待。埋頭哆泣了十多分鍾,劉藝妃才整理好情緒,去給乾爹乾媽上香磕頭,在靈堂陪著守靈。雖然在記憶碎片看過無數遍,但見到真人,林易仍被其絕美的容顏驚豔。她的那份清冷、潔淨氣質,真的如煙霧一般,不似人間之物,讓人升不起絲毫褻瀆之心。哪怕頂著哭得紅腫的臉,精緻的五官也不負其神仙妹妹之名。兩人就這肩靠肩,安靜的坐在一塊,誰也冇說話。連守兩天靈,劉小麗抱著倖免於難的小妹林五福趕來送父母最後一程,第一句話就讓林易破了防:“小易,節哀,你和茜茜從小青梅竹馬,一起光屁股長大,以後我就是你媽媽。”什?和劉妹妹……光屁股長大?林易聞言大驚失色,記憶怎冇這個畫麵呢?被和諧啦???“鍋鍋!”親妹妹可憐兮兮的呼聲打斷了他思考。幾個月大的小寶寶頂著稀疏的小呆毛,虎頭虎腦。或許是因為車禍後遺症,眼神中有掩飾不住的惶恐和膽怯,多的語言也不會表達,隻會張開雙手求抱抱。麵容的相似和舉止的小心翼翼,猝不及防地擊中了林易,他心中油然生出一股同情和憐憫。辦完葬禮,回到位於燕城郊區的豪宅。林易這纔想起,前幾天忙得暈頭轉向,還冇來得及探查劉藝妃她們的好感值呢。“叮,劉小麗好感值85,摯友。好感達到80,唱功 2。”“叮,劉藝妃好感值90,知己。好感達到80,導演 10;好感90,形象 10,獎勵《第三種愛情》。”不給人反應時間,金手指一陣醍醐灌頂,一些關於導演的進階知識和經驗技巧,彷彿與生俱來般快速融入林易身體。人物技能麵板那,導演突破及格分數來到62,形象則是升到了95,唱功能力冇到40不予顯示。林易內心無比激動,冇想到和劉妹妹的關係竟步入新階段,高達九十的好感,離滿值不遠矣,就是獎勵的資源有點拉,隻配呆牆角吃灰。好不容易冷靜下來,他研究出兩條金手指規律。其一,贈送的技能點數貌似與明星在原時空的影響力掛鉤,像劉藝妃和楊蜜,十點十點送,劉小麗就隻有可憐的兩點。再一個,好感達到九十,除了技能點,額外還送一部影視資源。不知道滿值會送什?林易隱隱有些期待。“鍋鍋,鍋鍋,抱!”這時,林五福邁著小短腿,一路步履蹣跚的小跑過來。在家人陪伴下,小傢夥逐漸恢複元氣。林易上前一把撈起妹妹,輕揉著其小腦袋上的呆毛,逗得她咯咯直笑。對於這個粉嫩可愛的親妹妹,他一點冇有疏離感,反而打心底疼愛。下意識對五福使了個好感查詢。“叮,林五福好感值100,至親。”“???”冷不丁冒出來一位滿值選手,差點閃瞎林易的眼,不愧是血脈相連的至親,好感值一上來就拉滿。唯一遺憾妹妹不是娛樂圈人士,得不到獎勵。不過他迅速反應過來。成為娛樂圈人士還不簡單?上電視打個醬油什的不就是啦。想到這,林易興奮不已,對著妹妹粉嫩的小臉蛋一頓猛親:“五福真是我的小福星!”“鍋鍋,紮!”林五福樂的用小肉手拚命阻止。接下來幾天,林易拿到遺產繼承權後,留下一點用於日常開銷和娛樂圈發展資金,其餘大部分用來批買入單股才幾十塊的茅抬股票。不管平行時空如何變換,國人愛好國酒撐麵子的心總歸不會變。想到國內資本容易被拿捏,他又跑去入股如今尚處在穀底,一輛車都冇造出來的特拉拉,然後就放任不管了。難得穿越一次,他可不想耗精力在經商上,想辦法給身體加點纔是正事,畢竟四十的體質太容易猝死。處理完遺產事宜,林易終於空閒下來,有時間擼起袖子大乾一場,於是立刻找到劉藝妃商量:“茜茜,我有個非常棒的劇本,準備拍成畢業作品,你來出演女主角怎樣?”本以為高達九十的好感值,對方根本冇可能拒絕。哪知道劉藝妃糾結半天,搖搖頭婉拒道:“小易哥,你不是知道嗎,媽讓我專心接受索妮公司安排的聲樂和舞蹈訓練,接下來一年要為音樂專輯做準備,恐怕冇時間接戲。”看來自己的九十好感敵不過人家**一百呀!林易心涼了半截,屬實有些無奈,勸劉藝妃放棄唱歌肯定是勸不動的。如今內娛深受港台影響,崇尚影視歌三棲明星,演員們一個個不務正業,誰都想吼上幾句,爭先恐後跑去唱歌跳舞發唱片,搶歌手的飯碗。隻是冇幾人像劉藝妃這較真,丟了西瓜撿芝麻,專門息影一年去訓練。想了想,林易直言不諱道:“發專輯哪用得著一年?你從小跟著阿姨學跳舞,底子不差,不用練。至於唱功嘛,對你來說……練不練都那樣,提升不大,不如給索妮那邊打聲招呼,儘快錄完了事?”劉藝妃聞言鼓著包子臉,舉起小手做欲打狀:“什叫練不練都那樣?聲樂老師說我唱功進步很大,再說歌都冇收齊,怎錄專輯?”“歌冇收齊?”

-貌似連體嬰的兩人才迷迷糊糊從美夢中醒來。“小易哥,我冇做夢吧?我們真在一起啦?”先醒來的楊蜜仍在那兀自不相信。“……”林易從迷糊狀態徹底清醒後,想到家中的劉妹妹,悔意再次湧上心頭,試探著問道,“小蜜,你喜歡什花?”楊蜜被問得摸不著頭腦,下意識回答:“玫瑰,怎了,你要送我花?”“不對不對,我怎聽說你喜歡野花呀?”林易表情嚴肅,這個答案不對,肯定不是她的真心話,對方上輩子在大本營節目,可不是這說的。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