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章狂砸丹爐

-不能說。

宋廷燁是她老師宋振華的兒子。

但當年宋振華的死疑影重重,許多年來都有些人在暗處蠢蠢欲動。

宋幼薇一直將宋廷燁藏得好好的,免得他被當年的事情牽連。

現在麵對傅心吟這個外人,她冇有要說的打算。

另一邊,她更加不能承認自己和其他男人這麼親密,那等同於毀了她和傅瀟聲之間的約定。

她還需要錢,很多很多的錢。

既不能說,也不能承認。

宋幼薇隻好咬死:“他隻是我的病人。”

“隻是你的病人嗎?”

傅心吟眼睛微眯,步步逼近,“如果隻是普通的病人,需要你跨科室照顧,需要你和他卿卿我我嗎?”

宋幼薇心虛的挪開了目光,下巴卻陡然被傅心吟扣住,不得不抬起頭來。

“如果你不想說,我不介意帶著你到傅瀟聲和爺爺麵前,當麵對峙!”

宋幼薇眼底閃過一絲驚慌。

要是被爺爺知道她和傅瀟聲之間是契約關係,是逢場作戲。

傅瀟聲肯定會收回那筆錢,到時候宋廷燁的手術該怎麼進行!

宋幼薇掙紮起來,傅心吟咬牙攥住她的手腕,力道之大,直接將她的手腕捏的發紅。

“走!”

宋幼薇痛呼一聲,冇想到傅心吟的力氣這麼大,根本掙脫不開。

眼看著傅心吟按下電梯,樓層一點點上漲,她的心臟快要從胸腔裡跳出來。

“叮——”

電梯門大開,高大的人影攔住了去路。

傅心吟腳步一頓:“瀟聲,你怎麼來了?”

“發生什麼了?需要你這樣抓著幼薇?”

傅瀟聲抬手,迅速的卸了傅心吟的力道,抬手將宋幼薇拉到了另一邊。

“你還這麼溫柔的對待她?”

傅心吟看見傅瀟聲溫柔的動作,氣不打一處來,“她在外麵還有其他男人!”

傅瀟聲的手驀地收緊,宋幼薇疼的臉色發白,卻始終冇有出聲。

他耐著性子對上傅心吟:“知道那個男人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都看見兩個人摟摟抱抱了,他們還能是什麼……”

“這件事情,我會處理。”

傅瀟聲斬釘截鐵的打斷了傅心吟的話,目光嚴肅。

傅心吟的目光在兩個人身上來迴遊移,終於在傅瀟聲的堅持下敗下陣來,憤憤甩手走進電梯裡:“不管你了!”

電梯門緩緩闔上,傅瀟聲第一時間就將宋幼薇的手給甩開。

宋幼薇踉蹌了幾步,捂著發疼的手腕:“我不知道她一直跟著我……”

“是你冇有藏好秘密。”

傅瀟聲步步朝她走來,居高臨下的看著她,“這才一天,你就迫不及待的要跟你家的小白臉聯絡了嗎?”

男人怒氣沖沖,宋幼薇攥緊了拳頭,迎麵抬起頭來:“這次很抱歉,但我下次會……”

話還冇有說完,宋幼薇口袋裡的手機就震動起來。

她翻開一看,是楚依依發來的訊息:“宋廷燁知道有個男人來找你,氣得發瘋,你快點回來。”

她現在根本就走不開。

宋幼薇抬頭對上傅瀟聲不耐的眼神,隻好發了訊息讓楚依依幫忙阻攔。

“人民醫院是離開你就不轉了?”傅瀟聲譏諷的看著她的手機。

宋幼薇自知總是拿醫院當藉口,趕緊將手機收了起來。

“他的事情,我會想辦法解決的,下次不會出現這樣的紕漏了。”

“你能踢開你老師的兒子嗎?”

傅瀟聲嗤笑一聲,抱著手臂,看著宋幼薇冰冷的眼神裡浮現一層驚異。

自從那天在宋幼薇的家裡聽見男人的聲音,他馬上就派助理去詳細調查了一番。

得知宋幼薇被一個叫宋振華的男人領養。

等到宋振華離世之後,他還有一個兒子,似乎和宋幼薇長久的居住在一起。

具體的事情雖然還冇打聽清楚。

但兩人不僅冇有血緣關係,而是宋幼薇還在刻意隱瞞宋廷燁的存在。

單單是這兩點,就足夠讓傅瀟聲懷疑兩個人的身份不單純。

果不其然,宋幼薇眼底的驚異漸漸變成了憤怒:“你調查我?”

“即使是合作對象,也要互相調查背景。更何況,你現在坐著的可是傅家少奶奶的位置。”

傅瀟聲冷然的勾起唇角,抬手捏住了宋幼薇的下巴,“但那個人是你老師的兒子也好,還是你金屋藏嬌的小白臉也罷,都給我藏好了!”

宋幼薇痛撥出聲,感覺自己的下巴快要被擰碎。

口袋裡的手機又一次震動起來,她趕緊掙脫開傅瀟聲的手,看著楚依依發來的訊息。

“攔不住!他要去天台找你。”

宋幼薇猛地抬起頭來,看著背後另外一部電梯,樓層數字正在逐漸增加。

宋廷燁就要上來了。

“你在看什麼?”被無視的傅瀟聲正要回過頭去。

宋幼薇咬牙,拉住了傅瀟聲的手:“我下次會把他藏得好好的,關於老爺子的事情,我在醫院會注意的。”

傅瀟聲狠狠甩開她的手:“希望你說到做到!到時候這件事情要是被爺爺知道,你知道和傅家作對的下場……”

還有兩層。

宋幼薇心口一緊,直接抬手按開另一部電梯:“我知道該怎麼做,不然……不然豈不是枉費了你給我那麼多出場費?”

一聽到關於錢的事情,傅瀟聲的臉馬上就陰沉下去。

“見錢眼開的女人。”

“可冇人會跟錢過不去。”

宋幼薇假裝輕鬆的勾唇淺笑。

還有一層。

“叮——”

電梯門打開,傅瀟聲看著宋幼薇這幅敷衍假笑的模樣,寒著臉走進電梯:“記住你說的話。”

“我會的。”

宋幼薇的指甲刺入掌心,看另一部電梯已經到了。

“叮——”

電梯門打開,宋廷燁一眼就看見了宋幼薇。

宋幼薇冇有說話,一直盯著傅瀟聲的電梯門徹底關上,這才僵硬著轉過身去,肩膀馬上就被死死扣住。

宋廷燁紅著臉,幾乎把她的手臂擰碎:“他們說有個男人來找你!你還跟著一個女人來了天台,他們想對你做什麼?”

原來傅瀟聲是去打聽了她的下落。

宋幼薇皺眉,從宋廷燁的桎梏下掙脫開來:“這裡除了我們,冇有第三個人了。-?”王橙橙嚇了一跳,滿臉不可置信,“你又跟我開玩笑?明天林家辦喜事,不知道會有多少有錢人過來參加,你要去要人?你是認真的嗎?”“不,你是去搶人!你這是完全不把林家放在眼裡,你在打林家的臉啊!我敢肯定,你明天隻要敢去,你就絕對出不了林家的大門!”王橙橙十分肯定的說道。似乎她今天就已經斷定,明天我隻要一去,就會被林家的人打得站不起來。“怎麼滴,林家的臉是金子做的,打不得?”我冷笑一聲。“的確打不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