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了,符辛他不正經

在腦海裡歎了個山路十八彎的氣【沒關係的,不就是壓榨我一個初來乍到的新手路人甲嘛,不就是有四個片場任務嘛,不就是婚內合約跟女裝嘛,真的沒關係,畢竟缺人手,我都理解。】係統越聽越可憐,它那熊熊燃燒的責任心簡直要衝破主腦,怎麼!可以!這麼對它的宿主!正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它直接離開小世界,衝去了管理局。【小十?】符辛是能感覺到自己跟係統的聯絡忽然斷了的,他又叫了一聲係統【小十?】嘶,這傻孩子不會真去給他...-

一輪彎月披著薄雲遙遙掛在天上,白天的熱鬨過後,夜晚的彆墅安靜的可怕,連用來裝飾的純白紗緞都顯得寂寥了幾分。

微涼的風從窗外吹來,輕輕撥動著符辛身上的紗,他的心思顯然在其他地方,一隻手將身上的婚紗裙襬整理好,另一隻手則是拿著一支筆。

他還是京大的學生不錯,不過現在擺在他麵前不是題目,而是一份合同——婚內合約。

符辛一臉凝重,倒不是覺得這東西多無情,而是……why?他都來路人甲分組了,怎麼還有這種東西?

那他特意申請下調的意義是?

“夫人,您看好了嗎。先生那邊還等著。”老管家打斷了符辛的思緒,“夜深了風涼,您明天還有課,早點簽完也能早點休息。”

他一身經典燕尾服,雙手交疊站在桌前,麵容慈祥,語氣溫和,如果符辛是一個正經大學生,說不定真信了這套做派。

可惜了,符辛他不正經。

身上還穿著白紗的青年笑笑,小鹿似的眼睛滿是溫順,怎麼看怎麼乖巧,他輕輕啟唇:“那先請你幫我謝謝他,改天我給他送麵錦旗以示嘉獎。”

“哦,對了。”符辛摩挲了一下胳膊,“風確實挺涼,再幫我關一下窗戶謝謝。”

老管家喉頭一哽,照做之後,端正了臉色站在一邊,再冇催促。

符辛繼續慢慢悠悠翻著合同,而他那個新綁定的路人甲係統,也終於出現了。

【哎呀,這回可難辦了,怎麼會隨機到了這種身份,這跟帶教老師說的不一樣啊。】

【就是就是,怎麼會是這種身份,還婚內合約,一年兩百萬也不知道侮辱誰呢】符辛附和著他這個幾乎算得上嶄新的係統,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

以前彆人都是直接甩黑卡的!怎麼做個路人甲任務還貶值了呢!

初出茅廬的係統並不清楚它家宿主心裡的小九九,隻以為是個新人受不了這種人格侮辱【宿主放心,這種一般是身份特殊才過個形式,我們主要的任務還是扮演路人甲。】

【那個,忘了自我介紹,我就是你這次任務的係統,編號10110】

它不好意思地笑笑【小世界需要的路人甲太多了,任務者跟係統都不夠用,纔會讓我提前上崗。你也是新人吧?】

【偷偷跟你講,聽說這次還下調了彆的分組的金牌大佬,不過我們這種路人甲肯定遇不上的,一般情況我們隻有幾句台詞,活動指標也很少。】

【隻需要按照人設平平無奇地融進背景裡,等著主角最後過上幸福生活~是最輕鬆的啦。宿主你應該也收到小世界劇情了吧】

符辛瞄了眼後台,收是收到了,不過有四個……分彆是校園片場,娛樂圈片場,狗血片場,最後一個就是他現在所在的龍傲天片場。

龍傲天片場裡,他隻是一個冇有姓名的,被家族送來聯姻,用以鞏固兩家關係的路人甲。

所以在龍傲天霍堯錦眼裡,他這個妻子就是自己受製於家族的象征,符辛的戲份都在中後期離婚那部分。

青年直接略過,看向了第一個,校園片場。

這部分的劇情其實很簡單,簡而言之就是陽光男大霍煜跟自己陰鬱室友的救贖故事,符辛是他們的室友之一,需要他參與的部分都不算長,但是很瑣碎,大多數都是湊人頭,給他們的愛情當觀眾,偶爾會吐槽陰鬱受,然後被霍煜給懟回來。

就是你了!符辛心裡隱隱升起激動,瓜子可樂礦泉水準備起來!他還冇有這麼近距離圍觀過呢。

“管家幫我準備輛車,今晚我回學校。”

管家看著被利索的簽完,然後塞進自己手裡的合約,一時愣住了,他還以為這位夫人會是個刺頭呢,怎麼忽然就這麼爽快?

他後知後覺地從符辛的話裡捕捉到了什麼:“等等,夫人您今晚要……回學校?”

“我這個年齡段,不學習怎麼睡得著?“符辛的眼神跟語氣,一個賽一個的堅定,“學習在我心裡纔是第一位,隻是抽空結個婚罷了。”

“可是今晚是新婚之夜啊?”管家下意識道。

“所以霍堯錦人呢?”符辛理直氣壯,另一位新郎都不在,他留在這兒乾嘛?青年擺擺手,“沒關係,讓你家先生做一次我跟學習的小三,他會理解的。”

“……做一次我跟學習的小三,他會理解的。”一個空蕩的包廂裡,安靜的空氣裡,隻剩這句話在迴響。

身著花襯衫的年輕人憋著笑,看著旁邊霍堯錦的臉色,終於是忍不住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會理解的”

“你這媳婦兒挺有意思啊哈哈哈哈哈”他繼續笑,“堂堂霍少這還是第一次做小三吧哈哈哈哈”

旁邊一身高級定製西裝的男人按下暫停,寶石袖釦在燈光下異常璀璨,監控器上的畫麵隨著他的動作定格,正好是符辛堅定的,寫滿了“我愛學習”的臉。

“伯父不是讓你明天送份檔案去學校?”霍堯錦掀起眼皮,在高挺鼻梁的遮擋下,深邃眉眼一半陷在了陰影裡。

“是啊。”年輕人眼神一動,明白了他的意思,“嘖嘖嘖,這麼多年也冇見你主動幫我做什麼,改天可得謝謝符辛,我也算是沾了光,居然有讓你替我送東西的一天。”

“想去順道看看你媳婦兒?”

“我是看我小侄子的球賽。”霍堯錦頓了頓,“順便,再去理解一下,他跟學習之間可歌可泣的愛情。”

這邊的符辛還不知道原本在中後期他纔會見到的龍傲天,因為他的一己之力,直接提前到了明天。

他現在剛坐上霍家的車,準備回學校,管家在後麵遠遠看著,其實管家能感覺到自家先生是不喜歡這個符辛的,不然也不會選擇在結婚當天簽合同來挫挫他的銳氣。

隻不過,剛纔他收到的訊息,又讓他迷茫了。

什麼叫看好符辛?

看好他,讓他彆出事?還是,看好他,讓他彆生事?

管家嚴肅地皺起眉頭,覺得自己可能遇上了職業生涯裡的大問題,經曆了漢字的博大精深,這一刻,頭髮花白的老人忽然理解了符辛。

他這個年齡段,不學習也睡不著啊!

許久過後,管家終於糾結出了個名頭,不管是哪種看好,總歸符辛有什麼事情,跟這位彙報就對了。

在管家想明白的時候,符辛人也已經到了宿舍樓,就在他懷著一線吃瓜的小心思,打開了宿舍門時,他愣住了。

嗯??人呢??符辛看著空蕩蕩的宿舍,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想要看門牌號是不是他走錯了宿舍。

“欸,不好意思。”剛退後,他就感覺自己好像撞到了人,還踩了人家一腳。

“冇事。”被他撞到的那人隻輕聲說了句,然後一陣風似的他旁邊繞開,進了宿舍。

符辛把這個人跟劇情裡的人物對上了號,校園片場的陰鬱主角——賀知清。

他跟這個清爽名字不太搭,一副黑框的眼鏡架在鼻梁,厚厚的劉海遮擋了大半眉眼,就像劇情裡的形容詞“暮氣沉沉”,確實是需要有人救贖一下的樣子。

符辛很快收斂了目光,默默收拾著東西,原主作為一個路人甲,在原劇情裡存在感是很低的,低到了霍煜甚至不知道自己室友,就是自家小叔叔的配偶。

他是覺得有點離譜的,不過小說世界裡什麼都可能發生,更何況他現在還處在幾個小說的融合世界,在各有各的主線的情況下,出現這種問題也正常,按照他的經驗,劇情大神會把一切都合理化的。

正想著,符辛收拾到了自己的衣櫃。

或者說,原主的衣櫃。

“啪!”

剛一打開,就猛地合上。符辛雙眼瞪得溜圓,他知道劇情大神是怎麼把這個bug合理化的了!!

“怎麼了?”門口,跟他們前後腳回來的另一位室友見符辛反應這麼大,也被嚇了一跳,連沉默寡言的的賀知清都跟著看了過來。

“冇事,冇事,就是剛剛看到一隻蟲子,嚇到了。”符辛打著哈哈,試圖把這事兒糊弄過去。

他若無其事地再次打開了衣櫃,看著小半櫃子的裙子發出感歎,這人是怎麼不被髮現的,路人甲也有路人甲光環嗎。

彼時,係統跳出來解釋著【路人甲太多,人設扮演肯定不可能麵麵俱到,所以我們隻需要維持他在劇情裡最顯著的一個人設,原主在劇情裡……】

【是個女裝大佬。】符辛默默補充道。

符辛想起了晚上那會兒還穿在身上的婚紗,如果按照這個劇情跟人設相互補充的路數……明天,他不會要穿女裝過任務吧?

【怎麼這次的身份這麼】係統也覺得有哪裡不對,它絞儘腦汁想出了一個詞【古怪。】

【哎~】符辛在腦海裡歎了個山路十八彎的氣【沒關係的,不就是壓榨我一個初來乍到的新手路人甲嘛,不就是有四個片場任務嘛,不就是婚內合約跟女裝嘛,真的沒關係,畢竟缺人手,我都理解。】

係統越聽越可憐,它那熊熊燃燒的責任心簡直要衝破主腦,怎麼!可以!這麼對它的宿主!

正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它直接離開小世界,衝去了管理局。

【小十?】符辛是能感覺到自己跟係統的聯絡忽然斷了的,他又叫了一聲係統【小十?】

嘶,這傻孩子不會真去給他討公道了吧。

符辛趕緊從後台扒拉出自己上個分組的老搭檔【麻溜去趟管理局,護著點我那隻腦殼新新的傻崽係統。】

剛囑咐完,他恍然間察覺自己身後站了個人,符辛偏了偏頭,賀知清在他身後不知道站了多久,也不知道是不是看見了衣櫃裡的那些東西。

“呃……哈嘍?”符辛胡亂的把部分比較顯眼的衣服往裡麵塞了塞,然後僵硬地轉身打招呼。

賀知清一如既往地沉默著,在看到符辛跟他打招呼的手時才愣了愣,他一言不發地把手裡的東西塞給符辛,扭頭回了自己的位置。

青年伸出手看了看,紅色的鐵瓶子邊緣已經生鏽了,看起來像是集市小攤上買的,紅色的大字赫然寫著“防蟲噴霧”。

符辛感動了,不愧是片場主角之一,多好的孩子啊!!

他總不能對不起主角的一片好心吧,符辛立刻對著衣櫃的縫隙噴了兩下,噴霧的味道瀰漫開來,頃刻間散在了不大不小的四人間裡,算不上刺鼻,但也不好聞。

宿舍的最後一位也回來了,他身上還帶著薄汗,衣服也濕了一半,看起來剛從外麵打完球回來,還蒸騰著熱氣。

“什麼味兒啊。”

那張帥臉皺成一團,一隻手捏著鼻子,另一隻搭著外套的手在麵前扇動,半濕的衣衫下,肌肉緊繃,霍煜整個人都充滿了對“走進來”這件事的抗拒。

“那個,不好意思啊。”符辛的臉上浮現了恰當的尷尬,他來校園片場不超過一小時,已經說了兩遍不好意思了。

“我剛噴的防蟲噴霧。”

“哦,防蟲噴……防蟲!噴霧!!借我下!”霍煜差點冇直接跳起來,他幾乎可以說是從符辛手裡奪噴霧,剛纔的抗拒渾然不存,對著整個宿舍轉著圈噴。

“靠,冇了!”霍煜噴到一半又搖了兩下,確認了是真冇了。

“那個,不好意思啊。”剛纔符辛說過的話,被他原封不動地送了回來,“我改天買箱回來還你。”

符辛這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作為一個優秀的路人甲,他輕輕道:“這是賀知清同學借給我的。”

隨後就悄咪咪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觀察著一切,校園劇情!這是要開始的節奏吧!原來他們產生交集是因為防蟲噴霧!!

這邊霍煜聽了符辛的話,拿著空掉的瓶子走向了賀知清,雖然霍家出了個很龍,很傲天的霍堯錦,但是其實對小輩的教導還是很正常的。

“對不起,剛纔有點著急,我明天打完球賽就去買來還你。”

“沒關係。”賀知清的聲線冇什麼起伏,就在旁邊符辛看的正樂嗬的時候,忽然被點了名,“反正我是給符辛的。”

嗯??你們主角兩個發展感情線還非要cue他嗎?

“啊……哦……”霍煜莫名其妙地看了眼賀知清,又莫名其妙地看了眼符辛,最後一臉莫名其妙地去了浴室。

今晚他可能都想不通這兩件事之間有什麼聯絡。

當然,符辛自己也想不通。

他欲言又止,最後把這個歸結於賀知清陰鬱擰巴的人設上,或許,賀知清是不好意思跟霍煜發生什麼直接事件,拿他做筏子呢?

這就能解釋了!

符辛不是一個喜歡為難自己的人,給了自己一個說得過去的邏輯之後,立馬放過了這件事,躺在床上準備睡覺。

明天那纔是有一場大戲呢,不過他隻是一個路人甲而已,就算女裝混進人群裡,應該大概也許也不會很紮眼?

-經典燕尾服,雙手交疊站在桌前,麵容慈祥,語氣溫和,如果符辛是一個正經大學生,說不定真信了這套做派。可惜了,符辛他不正經。身上還穿著白紗的青年笑笑,小鹿似的眼睛滿是溫順,怎麼看怎麼乖巧,他輕輕啟唇:“那先請你幫我謝謝他,改天我給他送麵錦旗以示嘉獎。”“哦,對了。”符辛摩挲了一下胳膊,“風確實挺涼,再幫我關一下窗戶謝謝。”老管家喉頭一哽,照做之後,端正了臉色站在一邊,再冇催促。符辛繼續慢慢悠悠翻著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