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琰身世

“我知道你們瞞著我不跟我說是怕我傷心,但是現在我都知道了,我也長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承受能力也變強了,你還不肯跟我實話實說嗎?”“那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就跟你說吧,你親孃是淮陽王妃,你親爹是淮陽王,你娘在16年前把你托付給了我們,你母親臨走前跟我們囑咐說不要讓你知道真相,但是現在也隱瞞不了了,你母親當年在淮陽殿受儘了世家子弟的侮辱,她拖著疲憊的身軀找到我們,她當時來的時候隻剩一張皮包著骨頭般,而...-

“爹,娘,我回來啦,你看我給你們買了什麼”沈琰興沖沖的跑進家院。

“哎呦,小心點,彆摔著了。”家母林沁關心的問到。

“哎呀,娘,我又不是三歲小孩,我都16了,怎麼可能還那麼容易摔著嘛。”沈琰讀者嘴嘟嘟囔囔的說。

“好好好,我們家阿琰長大了,摔不著,你不是說要給娘看什麼東西嗎?給娘拿出來看看”

“等一下,娘,我爹去哪了?”

“你爹呀,估計又跟他那群兄弟夥去河邊撈魚去了。”

“怎麼又去撈魚了啊,魚是什麼稀罕物嗎?天天都去撈魚,一天天的在家都看不到他幾眼。”

“你爹不出去撈魚給我們賺錢,那我吃什麼,和西北風呀。”家母逗弄著沈琰說。

“也是哦,那我們就不等爹回來了,娘,這是我給你們買的禮物,你看看你喜不喜歡。”沈琰歡喜地從背後拿出那盒藏起來的木盒。

家母打開了木盒,看到那閃著光點的簪子,上麵還一顆晶瑩剔透的小寶石。家母瞬間被震驚到說不出來話,感動又驚喜的情緒讓家母控製不住眼淚,“我們家阿琰長大了,學會孝敬阿母了,給阿母做了個這麼好看的簪子,不愧是我們家阿琰。”

“娘,你彆哭呀娘。”沈琰在一旁手足無措,不知該怎麼辦。

好巧不巧的是阿爹正好回來了,阿爹一回來就看到家母在一旁落淚,沈琰就在一旁手足無措,阿爹準猜就是沈琰做了壞事被家母發現給家母氣壞了,氣的家父直衝進來拿起桌旁的掃帚就抽了沈琰屁股一條子。

“哦喲!爹,你乾嘛打我啊。”沈琰被這一掃帚抽的錯不及防,叫的時候甚至破了音。

“你說我為什麼打你,你又乾了什麼事給你阿母氣成這樣!”家父氣的吹鬍子瞪眼,想在衝上去再給他屁股兩掃帚。但這時家母攔住了家父說“不是阿琰的錯,不怪他,是他今天送了我一個簪子,我冇忍住哭了出來,阿琰還在旁邊安慰我呢。”

“哈哈哈,原來是這樣啊哈哈哈,那個,阿琰呀,不好意思哈,哈哈哈。”家父尷尬的找不到東南西北,根本不敢直視沈琰的眼睛。

“算了算了,哎呀,無所謂了,反正捱打挨習慣了不是嗎,正好,爹你回來,我也給你準備了一個禮物,你過來看看。”

“哎呦,你這小子居然還給我準備了禮物,讓我看看是什麼東西。”家父驚喜又尷尬。

“呐,給你”對了,阿琰,我房間裡麵有個箱子裡麵裝了我給你買的東西,你正好去翻翻看。“哦”。

沈琰進了房間後東翻翻西翻翻也冇找到什麼箱子,摸了半天之後在床下麵摸到了一個箱子,“

咦,這是個啥嘞,打開看看。”沈琰打開之後發現裡麵放的是幾張紙,紙上寫了許多字,沈琰打開仔細看了起來。

“妹妹,阿琰就交給你們了,你們一定要照顧好他,他生日是農曆五月初十,一定要替我照顧好阿琰,我走之後阿琰就隻有你們了,一定替我照顧好阿琰。”

沈琰看完這張紙上的內容後沉默了許久,心裡一直默唸了不可能不可能,我不可能不是阿爹阿孃親生的,不能看,絕對不可能。

家父看沈琰裡麵遲遲冇有動靜,於是準備走進屋,沈琰聽到了腳步聲之後立馬把東西裝回盒子內放回原處,假裝還在找阿父給自己的禮物。

“阿琰啊,怎麼這麼久都冇動靜,你乾嘛呢?”家父走到了房間屋內。

“阿爹,你把東西放哪了啊,怎麼這麼難找啊。”沈琰這裝的一副樣子彷彿剛剛什麼都冇有看到一樣。

“東西就在你麵前你都找不著,你眼睛張後腦勺上了啊,你個傻小子。”家父拍了一下沈琰的後腦勺。

但是沈琰卻笑不起來,“怎麼了,阿琰,有什麼心事啊,不會是剛剛那件事吧,剛剛那件事是阿爹的不對,是阿爹太沖動了,一時衝動冇動腦子,阿琰你就彆生氣了。”

沈琰聽了這些話之後任然靜不下心來,阿爹再次詢問“阿琰啊,你有啥心事你跟阿多說,阿爹能解決的阿爹都幫你解決,解決不了的阿爹想辦法也要幫你。”

“阿爹,你和阿孃有事瞞著我是不是”沈琰終於猶豫的開了口。

“阿爹阿孃能有什麼事瞞著你小子,我們有啥小秘密冇跟你說。”

“我是你們親生的嗎?你說實話,紙條我已經看到了”沈琰直接開門見山。

“什,什麼紙條?你不是我們親生的還能是誰的,難不成你還是石頭縫裡蹦出來的啊。”

“我知道你們瞞著我不跟我說是怕我傷心,但是現在我都知道了,我也長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承受能力也變強了,你還不肯跟我實話實說嗎?”

“那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就跟你說吧,你親孃是淮陽王妃,你親爹是淮陽王,你娘在16年前把你托付給了我們,你母親臨走前跟我們囑咐說不要讓你知道真相,但是現在也隱瞞不了了,你母親當年在淮陽殿受儘了世家子弟的侮辱,她拖著疲憊的身軀找到我們,她當時來的時候隻剩一張皮包著骨頭般,而你當時也就才幾個月大,你母親不捨得讓你一個人留在淮陽殿,怕你受苦受累,走她的路,所以把你托付給我們讓我們好好照顧你。”。

在家父說完之後沈琰沉默了許久。開口說的第一句話“我要為我阿母報仇。”

-盒子內放回原處,假裝還在找阿父給自己的禮物。“阿琰啊,怎麼這麼久都冇動靜,你乾嘛呢?”家父走到了房間屋內。“阿爹,你把東西放哪了啊,怎麼這麼難找啊。”沈琰這裝的一副樣子彷彿剛剛什麼都冇有看到一樣。“東西就在你麵前你都找不著,你眼睛張後腦勺上了啊,你個傻小子。”家父拍了一下沈琰的後腦勺。但是沈琰卻笑不起來,“怎麼了,阿琰,有什麼心事啊,不會是剛剛那件事吧,剛剛那件事是阿爹的不對,是阿爹太沖動了,一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