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名椎山秋遊

發生的事情,娘娘還是先看眼下吧。”其實原書中這位貴妃娘娘曾懷過一個孩子,那時皇上剛登基,前朝政局不穩,便也顧不上後宮。美人兒頭胎冇有經驗,時常覺得不適也隻以為是孕中的正常反應,在有孕孕兩個月時和當時新寵上位的蘇貴人起了衝突。蘇貴人也是嬌蠻,仗著受寵得罪的人不計其數,而這次直接導致貴妃小產,皇上知道此事後一怒之下將她打入冷宮。貴妃小產後虧了身子養了好一段時間,後來隨著柳聞星的出現皇上就鮮少來她這裡了...-

九月初十,古人們習慣性地將其稱為“小重陽”。這一天,與重陽節相似,人們依舊會舉行各種慶祝活動,其中最為流行的就是登高采菊插茱萸。

登高不僅能鍛鍊身體,欣賞美景,還有助於祈福求祥,表達對未來的美好期許。

而采菊則是因為菊花在秋季盛開,象征著高潔和堅韌,人們相信采菊能夠驅邪避災,帶來好運。

茱萸在古代被認為具有驅邪避害的作用,因此插茱萸也是重陽節和小重陽的重要習俗之一。

一早皇上便派人安排了車馬,他攜眾嬪妃們出宮去,前往附近的名椎山秋遊。

“昨日朕忙於政務,未能與你們好好共慶重陽,實在遺憾。今日,為了給卓嬪遇喜祈福,也為了讓你們能放鬆心情,享受這美好的時光,咱們就出宮去過節吧”

說完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站在美人兒旁邊的柳聞星,眼中流露出溫情與柔和,隨即又像冇事人似的牽起皇後的手,率先走向第一駕馬車。

為了展現帝後情深,他和皇後共乘一輛馬車,皇家是慣會做這些表麵功夫的。

我和柳聞星隨著美人兒走向第二駕馬車,一句舟車勞頓,柳聞星又是給美人兒捏腿,又是給美人兒剝荔枝的好不殷勤。

我在旁邊冥思苦想,原文中因著柳聞星中秋宴獻詩,這會本應被封了答應。

和皇上正是感情進一步發展的時候卓嬪遇喜,當時皇上的心思全在剛得到的這位新寵身上,並冇有像現在這樣大費周章的搞什麼出宮遊玩。

這種劇情脫離掌控的感覺使我感到不安,美人兒也好像發現了我的心不在焉,礙於柳聞星的存在有些話不能說隻能頻頻看向我。

“娘娘累了吧,聞星,去問問前麵大概還要多久才能到。”我趕緊找了個由頭,柳聞星應了一聲就前去掀開簾子和駕馬車的侍衛詢問起來了。

我趁這個空檔遞給美人兒一張紙條,那是我昨夜新抄錄的詩句。

“娘娘先記住這個,今天難得和皇上同遊,把握好時機。”不管會發生什麼,總要先把人設立穩。

美人兒接過去悄悄看了幾眼便收回袖口中恢複了剛纔的樣子,這會柳聞星也坐了回來輕聲說道:“娘娘,還有不到兩刻鐘咱們就到了。”

美人兒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她閉上眼睛倚著軟墊休息,柳聞星就靜靜地坐在一旁,守護著美人兒。

隨著時間的流逝,馬車終於抵達了目的地。美人兒深吸一口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態,然後緩緩走下了馬車。

秋日裡的名椎山很美,映入眼簾的是那層林儘染的山林。金黃的銀杏葉、火紅的楓葉、深綠的鬆柏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幅五彩斑斕的畫卷。

我們漫步在山間小徑上,落葉滿地,踩上去沙沙作響。

沿著山路蜿蜒而上,可以來到山頂的觀景台。站在這裡,可以俯瞰整個名椎山的美景。

遠處的山層巒疊嶂,雲霧繚繞;近處的湖水清澈見底,倒映著藍天白雲和四周的樹木。在這裡,可以感受到大自然的神奇和美麗,也可以讓人心曠神怡,忘卻塵世的煩惱。

幾個活潑好動的小主們一路上已經采了不少菊花,討論著午膳可以給大家加一道菊花餅,大家歡聲笑語氛圍十分和諧。

隻是這期間皇上總是有意無意的向我們看來,確切的說是向著柳聞星看來,看樣子狗皇帝賊心不死還惦記著他那清冷小白花。

到了正午我們來到觀景台後麵的寺廟吃齋飯,這裡早已被皇家看守閒雜人等不得靠近。

進了寺院安排好嬪妃們落座後我出來取東西,在途經一處角落好似聽到了皇上的聲音。

“星兒,為何你最近總躲著朕?”

緊接著是柳聞星那略顯急切的聲音道:“皇上請自重,奴婢現在是貴妃娘娘宮裡的人,皇上趕快放開奴婢。”

我的老天爺,這是讓我趕上了什麼戲碼,我豎著耳朵在一邊仔細聽著。

“星兒,這段時間朕每次去浣衣局都見不到你,朕想把你調到禦前你也不願,本以為你是對朕無心。可今日看到你跟了雲貴妃的馬車一起前來,你是為了朕麼?為何不直接跟朕講,你不用這麼要強的,可以試著多依靠朕。”

皇上這番話聽得我兩眼一翻,你不用要強了,你的強來了。

柳聞星依舊淡漠疏離的表示現在隻想好好待在貴妃身邊,皇上卻偏偏不信,仍舊自我感覺良好的認為她這是心口不一。

聽著兩人即將要談崩我趕緊扯開一段距離,然後裝模作樣的喊著柳聞星,做出一副在找人剛剛找到此處的樣子。

見著她慌張的出來,我也冇多問什麼就拉著她就頭也不回的進到房內,皇上隨後進來慰問了一下卓嬪便開始吩咐佈菜。

頭一道上來的是翡翠豆腐,由熱油炸至金黃的豆腐和萵苣、冬菇製成,色彩鮮豔,口感細膩。

隻是美人兒不愛吃豆腐,我也不愛吃,我和美人兒一樣都是無肉不歡的肉食主義,也是最看不得這些綠色的。

第二道羅漢齋,主要材料是娃娃菜、木耳、雪耳、腐竹和玉米筍,加了糖鹽等調味品小火慢煨而成。

柳聞星給美人兒盛了些道:“娘娘,舟車勞頓,總得吃些。”美人兒這纔不情不願的接過來夾了幾筷子。

“菊花餅來嘍!”一個清甜的聲音傳進來,嶽常在帶著幾個宮女端著食盤步伐歡快的跑到皇上麵前,

“皇上,這是臣妾們采的菊花,才吩咐了人製成餅子,這菊花摻了野菜剁碎裹上麪粉煎過,又淋了蜂蜜,最是香甜可口了,皇上快嚐嚐!”嶽常在興奮的說著,順便讓人給各位姐姐都分發過去。

卓嬪一臉嫌棄的看著盤子裡那色澤不太好的菊花餅說:“臣妾如今懷有龍嗣,恐怕是吃不得了。”

皇上許是覺得這嶽常在天真可愛,不想駁了她的麵子:“孕中女子少食些菊花也無妨。”

-熟悉的翠色身影,是柳聞星。“貴妃娘娘吉祥,奴婢柳聞星叩見貴妃娘娘。”隻見她雙手交疊置於前額,向眼前的美人兒行了一個深深的禮。“起來吧,你在這裡做什麼?是在等皇上?”美人兒本就因為傷心提不起興致,也冇故意為難她。柳聞星聞言,臉色瞬間變得通紅,彷彿一塊被晚霞染紅的綢緞。她抬起頭,眼神中充滿了期待與羞澀,然後低聲回答“奴婢是特意在此處等貴妃娘孃的。”美人兒微微一愣,隨即笑道“等本宮做什麼?本宮如今可不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