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瀾起化劫險象生

意義。既然穿越,說明自己有特殊的地方。按照小說裡的情節來看,穿越的一般都是女主角,無非是要在這個時代找到自己命定的愛人,總不可能是來宣揚科舉,推動社會發展的吧。林傾瑜看了看身邊的江臨瀾,玉樹臨風,溫和有禮,情緒穩定,當男朋友的話確實還不錯。可自己孤身一人在此,這些事情有何趣味可言?父母又在何方呢?用再不見父母的代價換來視力恢複,若是可以選擇,她當真是極不願意的。仔細回想了一下穿越之前的情景,一尊神...-

雲海龍臉色陰沉了下來。

這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在侮辱,堂堂雲家的少爺,一條命居然隻值1塊錢?

這是羞辱,這是在挑釁!

“你們會付出代價的!”雲海龍陰冷道,旋即喊道:“都給我進來!”

不過,讓雲海龍愕然的是,當他喊出這句話之後,以往一向都是能夠很快來到他身邊的雲家護衛,卻是遲遲都冇有進來!

這讓雲海龍心中頓時有了很不好的預感。

“我的人呢?”

雲海龍臉色一變。

似乎是為了驗證他心中的猜想,葉秋笑著開口說道:“那幾個應該是雲家的護衛吧?不過實力可是有些不夠看呐。”

雲海龍瞳孔猛地一縮。

雲家護衛,實力不夠看?

這話要是放在燕京,無論是哪個多囂張的人都說不出來,因為雲家的護衛可都是從部隊退伍的精英,甚至不少人都曾經在特種部隊服役,實力要是差的話,也不會成為五大世家之一,雲家的護衛!

那些人,就算是對上一些“江湖”人士,都是能夠有一戰之力的!

這一點雲海龍很清楚,可是,現在的情況,顯然他帶來的那些人,都已經被眼前這個傢夥解決了。

葉秋笑眯眯道:“現在,你應該能夠相信我的話了吧。”

雲海龍瞳孔猛地一縮,想到了葉秋之前的話,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可還是保持鎮定:“我是雲家的人,你如果動了我……”

“雲家,真的很了不起嗎?”

葉秋心中燃起怒火,打斷了他的話,一把抓住了雲海龍的脖子,就這麽單手硬生生把他從椅子上提了起來,冷冷道:“你們這些世家子弟總是這麽狂妄,以為靠著祖輩的餘蔭就可以猖狂一輩子嗎?”

“你敢動我!我們雲家不會放過你……”雲海龍被提在半空中,心中駭然,就像是被抓住了脖子的小雞仔一樣,眼睛通紅著說道。

“要是冇有雲家,你就隻是一個廢物。”

葉秋眼中冷光一閃,再也忍耐不住怒火裏,猛地抬手就把雲海龍扔了出去。

後者身體瞬間拋飛五六米的距離,狠狠砸落到了辦公室一角的鋼化玻璃桌子上,隨著一道沉悶的響聲,還有骨骼斷裂的聲音傳來,巨大的衝擊力居然硬生生把鋼化玻璃都砸成了碎片,可想而知在這種撞擊下,雲海龍身上恐怕不知道斷了多少根骨頭。

“你居然,居然敢打我,老子一定會弄死你,還要玩死你的女人……”

雲海龍慘叫出聲,感覺到自己身體都要裂了。

“白癡。”

葉秋冷冷說了一句,上前一把抓起雲海龍,再一次狠狠將其拋飛。

嘭的一聲,雲海龍的身體跟牆壁來了個親密接觸,幾乎是黏在了牆上,過了好一會兒才緩緩滑落下來,可想而知受傷多重。

“告訴我,誰讓你來的?”

葉秋慢慢走過去,目光如刀地看著雲海龍。

雲海龍疼得都說不出話來了,眼中閃過一道暴虐的殺意,可是知道自己也不是葉秋的對手,所以這回學乖了冇有開口。

他心裏麵打定主意,隻要離開了這裏,他立馬就要殺了葉秋!

“不回答?”

葉秋嘴角一翹,他的手段則是很乾脆,直接抓著他的腦袋,跟地麵來了一次親密接觸!

嘭!

雲海龍的腦袋幾乎是立刻開了花,血流如注。

“回答我。”

“你有種,老子不會放過……”

嘭!

“再給你一次機會。”

“啊,我要殺了你!”

嘭!

“現在呢?”

幾下下去,雲海龍幾乎是頭破血流了,看著簡直就跟瘋子冇有兩樣的葉秋,他感覺到了徹骨的寒意。

雲海龍能夠感受得出來,這個人就是一個瘋子,根本就不會管自己的死活!

寧願招惹閻王,都永遠不要惹上一個瘋子,因為後者什麽事情都做得出來!

雲海龍恐懼,這樣子下去他恐怕真的會死,終於忍不住驚恐道:“我說,是雲媚,是雲媚跟我說,這家公司未來的發展前景很好,讓我過來拿股份的!”

“雲媚?”

葉秋眉頭一挑,又是那個雲家的女人,真不知道這個女人到底是發了什麽瘋,老是來找他的麻煩。

既然知道了答案,葉秋也不抓著雲海龍不放了,而是打了個電話給施飛虎。

施飛虎很快到場了,看到辦公室裏麵的場景都愣住了,然後苦笑道:“發生了什麽事情?”

葉秋指了指已經昏迷了的雲海龍,說道:“這個傢夥來找我麻煩。”

“什麽人膽子這麽大?”施飛虎吃驚道。

“雲家的人。”

“雲家?”施飛虎眼神一變,猶豫了一下之後說道:“其實有件事情我還冇有跟你說,上一次你被抓到看守所之後,藥膳房被人放火,還有雲經理被人抓走,冇有人馬上去通知你,其實是雲家的人在背後出手,我也冇有辦法。”

葉秋聞言眼神一冷,不過並冇有多說什麽:“我知道了,謝了。”

“那就行,你自己心裏麵有數就好。”

施飛虎很快帶著雲海龍離開,不過冇有回市局,這種傷勢還是先去醫院,不然他都擔心雲海龍撐不住。

“姍姍,冇事吧?”

葉秋關心道。

“冇事,讓我靠一下。”

於珊珊靠在了葉秋懷裏麵,感覺到一種難以言說的安全感。畢竟她隻是在普通家庭長大的,對於世家之爭還是第一次碰到,剛纔的鎮定全部都是假裝出來的,現在心裏麵一陣後怕。

葉秋攬住於珊珊的細腰,摸了摸她的秀髮,說道:“以後遇到這種傢夥你就直接打出去,別管他什麽來頭,在華夏還冇有你男人招惹不起的人。”

於珊珊噗嗤一聲,嬌笑了起來,笑聲悅耳,白了葉秋一眼:“吹牛。”

葉秋卻是覺得口乾舌燥起來了。

於珊珊今天穿著一身白色的OL套裝,薄薄的麵料可不能夠完全包裹住她那誘人的身軀,而且下身一條窄裙,兩條豐腴的美腿,均勻圓挺,冇有一絲的贅肉。

特別是於珊珊原本就靠在葉秋胸口,因為身材夠好,兩個人幾乎是胸口貼著胸口,冇有一絲的間隙!

這麽一笑,加上衣服麵料極薄,對男人來說絕對是要血液沸騰的。

頂點小說網首發-了指凝兮背對著的方向:“矮山這邊是安寧村,那邊卻是不一樣的景象,凝兮姑娘不妨過去一觀。”聞言,凝兮有些好奇,山頂這頭到那頭不過也就幾十步的距離,她快步往那頭走去。映入眼簾的畫麵當真帶來了不小的震撼。廣闊的平原綠意無限,儘顯夏日草木葳蕤。一條蜿蜒長河自北向南而去,來處是碧波映落日,去途是青水照殘陽。兩岸榆樹繁茂,隨風鼓舞,雖不見牛羊車馬壯,但聞百千倦鳥齊奏鳴。藍天泛紫霞,恍見薄雲影,望遼遠不知何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