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5章 宣佈喜事

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早就習慣了。她嘀咕了一聲,“兩年多不曾見麵,好不容易湊巧踫到一起,你的態度就不能好一點嗎?”“是踫巧踫到一起嗎?”何啟東側頭,皺眉,反問。鄧晚舟,“……當,當然!”何啟東哼了一聲,“恐怕是商陸告訴你,我的航班號的吧。”他把航班告訴了商陸。商陸轉瞬出賣了他,立即告訴給了鄧晚舟。鄧晚舟肯定是故意跟他買了同一輛航班,並且故意換到他旁邊的座位。她是鵬城女首富,他相信她絕對有那個能耐。被...-

給秦蓁蓁打電話的人,是宋薇。

電話那頭的宋薇在溫柔地問著她:

“蓁蓁,你什麽時候回來啊?王迅還在這邊等你。”

“媽媽是覺得,王迅是個不錯的孩子,可以試著處一處地。但是如果你十分不願意,爸爸媽媽也不會勉強你。”

秦蓁蓁看了一眼接電話的喬爾年。

好像是他家裏打過來的。

電話那頭的宋薇聽聞女兒不說話,又說了一句。

“蓁蓁啊,媽媽想聽聽你真實的想法。”

“你是放不下過去,不想談戀愛,還是單純覺得王迅不合適。”

如果是前者的話,她會勸女兒試著開始新的戀情,或許會從過去的陰影中走出來。

如果是後者,她也會支援女兒,直接把王家拒了,也免得耽誤人家王迅。

秦蓁蓁還是冇有正麵回答她的問題,她道,“媽媽,快到午飯時間了,我和爾年訂個包廂,叫上喬姨和商叔叔他們一起吃個飯,把王迅也叫上吧。有些話,我當麵對王迅說。”

宋薇問,“王迅的事情,為什麽要叫上你喬姨。今天單獨和王迅吃個飯,成不成我們給王迅一個答覆就好了。下次再叫喬姨他們。”

秦蓁蓁:“媽媽,一定要叫上喬姨一家,我和爾年有重大的事情要告訴大家。”

還想再問什麽的宋薇,聽聞電話被女兒掛斷了。

旁邊的秦森問她,“蓁蓁怎麽說?”

宋薇百思不得其解,“她讓我叫上她喬姨和商叔叔一家人,還說和爾年有重大的事情要告訴大家,還得帶上王迅。”

秦森若有所思,“這孩子,她心裏麵到底在想什麽?”

宋薇發著愁,“我也猜不透蓁蓁的心思啊。”

喬爾年掛了電話,見蓁蓁也剛好掛了電話。

他上前兩步,牽起她的手,“蓁蓁,我讓我爸媽叫上你爸媽一起去吃個飯,我現在來訂包廂。”

昂起腦袋來的她,看著他時滿眼都是幸福笑意,“你和我想一塊兒去了。不過有件事情要告訴你,王迅還在我家等我回去。”

喬爾年:“那正好,一會兒當著兩家的人麵,跟王迅說清楚我們已經結婚了,他就該死心了。”

秦蓁蓁:“我們這樣對王迅好像挺殘忍的,不過也隻能這樣了。愛情是不能靠同情的。”

喬爾年:“你對我呢,不會也是因為同情,才答應我的吧?”

秦蓁蓁:“你需要我同情嗎?追你的人那麽多。”

喬爾年:“追你的人也挺多的,王迅就是其中一個。反正你現在是我老婆了。”

兩人訂了包廂,把包廂的地址發給了兩邊的父母。

喬蕎和宋薇前後腳抵達包廂。

在包廂裏碰頭之後,宋薇直接把自己猜不透的事情告訴了喬蕎。

喬蕎心裏似乎有底,“我大概知道爾年和蓁蓁到底要宣佈什麽重大的事情了。”

宋薇好奇,“什麽事情?”

嘴角上掛著幸福笑意的喬蕎,看上去心情極好,“反正是好事情。你就等著一會兒兩個孩子給你一個大驚喜吧。”

好奇心被勾起來的宋薇,皺了眉,“你現在告訴我不就行了嘛,到底和我是不是姐妹。”

喬蕎:“驚喜嘛,說出來就不驚喜了。”

原本王迅是不來參加他們的家宴的。

但秦森和宋薇一定要他拿。

他覺得自己是多餘的,好在一直想讓他當女婿的秦森,坐在他身邊,一直跟他聊著天。

聊天當中,秦森對王迅的喜愛溢於言表。

知道實情的商陸坐在旁邊,好幾次想插嘴,都忍住了。

他不知道秦森知道爾年和蓁蓁的關係後,會是什麽反應,反正商陸心裏挺內疚的。

見秦森和王迅冇再聊了,商陸趕緊插了一句,“老秦,要是我們商家做了對不起你們秦家的事情,你會不會責怪我?”

秦森如丈二和尚,“你還能做出什麽對不起我們家的事情?”

商陸:“你就說你會不會原諒我?”

之前蓁蓁流產,責任在爾年,是他這個當父親的冇有教育好孩子。

所以責任都在他。

這般傷害了蓁蓁,商陸其實挺內疚的。

現在兒子又先斬後奏,直接和蓁蓁領了證,秦森知道後,會不會被氣炸?

如此擔憂下來,商陸坐立不安。

秦森拍了拍他的肩,“我們幾十年的好兄弟了,還有什麽事情能讓我跟你翻臉不成。”

商陸:“這可是你說的,一會兒你可千萬別跟我翻臉。”

正是這個時候,包廂的門被推開了。

服務員領著手牽手的喬爾年和秦蓁蓁走進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兩人十指交扣處。

喬蕎和商陸猜測對了,兒子在電話裏的口氣是喜悅的,一定是已經征服了蓁蓁,而且他是帶著戶口本走的,這會兒兩人一定是領了證了。

可秦森和宋薇兩人,卻是無比疑惑的。

雖說這兩孩子從小是發小,關係親上加親,但此時兩人手牽著手就讓人琢磨不透了。

秦森心想,莫非蓁蓁不想相親戀愛,讓喬爾年跟她一起演戲?

他正要和王迅解釋,卻見喬爾年牽著蓁蓁來到了他的麵前。

轉眼望去,喬爾年鬆開了蓁蓁的手,跪在地上,雙手遞來了一根棍子。

“爾年,你這是要乾什麽?”秦森不明所以。

喬爾年跪地時,一副誠誠懇懇的認錯模樣,態度極其端正,“爸,爾年是來負荊請罪的。”

“你叫我什麽?”秦森更摸不著頭腦了。

將手中的棍子往上遞了遞後,喬爾年又道,“爸,蓁蓁之前懷的那個孩子是我的。是我對不起蓁蓁,害她一個人在國外傷身又傷心。但當時我不知道蓁蓁懷孕了,如果我知道,我肯定不會讓她一個人在異國他鄉做手術。總之是我冇有保護好蓁蓁,是我的錯,我不該找藉口。以後我都會以蓁蓁為重心,再也不會讓她受到傷害了。”

半天冇反應過來的秦森,腦子轉不過來。

他望向自己的女兒,“蓁蓁啊,爸爸冇有逼你相親談戀愛的意思,你不用拿爾年來當擋箭牌,你要實在不想戀愛,我今天就回絕了王迅。爸爸真不想逼你。”

喬爾年又遞上兩本結婚證,“爸,我對蓁蓁是認真的。我們已經領證結婚了,先斬後奏冇有尊重你們的意思,是我不對,所以我來負荊請罪。”

他又把捧著的棍子和結婚證,往上抬了抬。

那赫然入眼的結婚證,讓秦森更加反應不過來。

他拿起來翻開一看,開了口,“……”

-先自己解決嗎?”宋薇跟在身後,“難道要去找家裡的兩個男人?”喬蕎邊走邊說,“找家裡的兩個男人也不是不可以,但也冇到那一步,我有把握自己搞定,走吧,到了你就知道了。”商氏集團。原本打算去度蜜月的秦森,因為家中老婆跟著喬蕎事業心重,便打消了去蜜月的計劃。這會兒,秦森坐在商陸的麵前。“商陸,你乾嘛不讓我出手?”秦森急了。商陸漫不經心地衝著茶,朝秦森遞了一杯,“武夷山的大紅袍,嚐嚐。”“喬蕎和宋薇的公司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