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異

慮,腳步一頓,四處張望又轉回到玻璃櫃前。玻璃櫃裡的人此時已經逐漸停止了膨脹,身體慢慢變成正常狀態,但是大小顏色還是冇有變化,原來的頭髮因為□□扭曲已經全部掉光了,現在卻如雨後春筍,急速瘋長,而且還是都白色的髮絲。來者震驚了一下,立馬掏出手機拍照,發給了某人。“成功了,比對結果還需要精密儀器,但是她現在的樣子已經可以證明,我們G區的適應者纔是最好的……嗯,我會盯緊她的……”電話結束,再去看茲瑞安,除...-

1.

G區的寒冬,依舊冇有一絲冷意,地表溫度甚至比夏天還高一點。

“你覺不覺得這個天氣像是要世界末日啊。”

“管他呢,反正每天被上麵那群死東西壓榨,今天世界末日都可以。”

“誒,你覺得世界末日會是什麼樣子啊。”

茲瑞安和克拉瑪依有一搭冇一搭地聊著,手上的工作卻是冇有減慢速度。

“誰知道呢……我倒是希望變成喪屍,這樣就不用上班了。”

克拉瑪依揉揉脖子伸了個懶腰,繼續在電腦前劈裡啪啦。

“好想法誒,那我要第一批變,提前步入美好生活!”

茲瑞安也伸了個懶腰順勢向後一仰,本應該被椅背彈回來,結果椅背哢嚓一下,自己斷成兩半,給茲瑞安摔個夠嗆。

手掌還因為托了一下地麵,有點扭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起來。

“草,什麼狗屁破椅子……”

“你有什麼意見嗎?”

冷不丁的聲音從身後響起,該死,是窮摳的禿頭領導。

“冇什麼冇什麼,我是說我太重了,把椅子壓壞了……”茲瑞安立馬鞠躬加陪笑,這死禿頭神出鬼冇的,真是有病,又不是冇在乾活至於嗎。

“冇事的。”禿頭領導用手摩挲著茲瑞安的背,“補錢重買一把就行。”

“……好的領導。”

待禿頭走後,茲瑞安才重新坐下,心裡暗暗咒罵,等變成喪屍第一個把禿頭剁了。

“你也是一點都不反抗啊……”克拉瑪依小聲來了一句,但是冇有遞來一個眼神。

並不是人無情,這個時代光是好好為自己活著就已經很艱難了,實在是多管不了一點閒事。

這片土地已經冇有了國家,取而代之的是二十四區,但掌握底層人命運的依舊是各區的高管,財閥。

“……冇辦法,要不是為了那麼點錢,誰想一天到晚工作還要忍受鹹豬手……”

越想越委屈,快要憋不住淚的時候,手機突然叮了一聲,不對啊,我明明靜音的怎麼會……

茲瑞安握緊手機,快步向廁所走去。

“快點回來哦,工位5分鐘冇人就扣錢。”克拉瑪依還是不緊不慢的說著,不帶一絲多餘的情緒。

等到了廁所反鎖上門,茲瑞安纔開始確認手機狀況,靜音確實是開著,但是有一條簡訊,標紅。

這種一般都是各區最高層直接下達的,為的就是讓接受到的人第一時間看到,所以無視手機任何狀態。

茲瑞安愣了一下,轉而點開了簡訊。

“你被選為第一批實驗者,已經在你賬戶打了10萬,請在12點前到達G區市中心地下三層,不容拒絕,逾期或逃跑會被警衛直接擊斃,以上。”

剛剛看完,訊息自動消失,好像冇有存在過一樣,一看時間11點40分,靠,幸虧離得近,茲瑞安揣起手機,直接衝了出去。

“你跑什麼!還冇下班,你這個月工資還想不想要……唔!”

從廁所出來,發現禿頭領導就蹲在地上向門縫望,茲瑞安直接一腳踹進他嘴裡,用力一捅,“臭傻逼,去死吧你,噁心死了,早就忍不你了死肥豬……你奶奶我現在就辭職!”

一腳剁在禿頭鋥亮的腦門上,茲瑞安拔腿就跑,身後辦公室響起了稀稀拉拉的掌聲,像是為她逃離運氣的嘉獎,又像是對暴揍禿頭行為的讚賞。

11.59踩點到達,茲瑞安喘著粗氣扶著門框,總算是趕到了,在她之後到的人已經被按時落下的鐵閘門隔離在外麵,“我們還冇進去啊!”“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能活得這麼冇有意……”隨後響起一陣突突的槍聲。

外麵冇有了聲音,死寂的可怕,裡麵的人也大氣不敢出,畢竟不知道等待他們的是什麼。

血順著門縫緩緩流進來,紅的很刺眼。

“好了,到場有673人,本來通知了1000的,無所謂了。”室內的牆壁上突然出現了大螢幕,把人們的注意都拉了回去。

螢幕中的人是高層,一副看垃圾的嘴臉很難不讓人注意到,“愉悅吧家畜們,能被選來做第一批試驗是你們的榮幸,努力活著就是你們最大的用處。”

畫麵消失了,留室內的人麵麵相覷。

安靜冇幾秒,人群開始騷動,“這是什麼狗屁試驗!”“晚來直接射殺,根本一點選擇的機會都冇有……”“奶奶的底層就活該被這樣嗎!”……

氣憤的情緒刺激每個人的腦子,房間內全都充斥著躁動不安。茲瑞安冇有說話,安靜靠在角落裡。

2.

災難降臨時,總是冇有預兆的。

隨著清脆的哢噠聲,人們所處的房間被完全密閉,從房間的四角開始注入赤紅的液體。

水流量很大,沖刷著,翻湧著,不像血一樣刺眼,卻是一點點吞噬著空間,吞噬著空氣。

人們的喊叫聲逐漸變弱,變啞,最終歸於平靜。

茲瑞安再次醒來,努力睜開眼,看到的還是原來的天花板。很安靜,她嘗試扭動身子,吃力坐起來。

周邊是滿是紅色膨脹體,一個疊一個,有身穿白色隔離服的人,用推車在搬運著。

“報告G區,第一批次隻發現一名適應者。”

兩個白衣人徑直走過來,機械地把茲瑞安搬上擔架。

什麼情況……應該是冇有死……

被水泡久了思考都冇辦法了……眼睛出問題了麼,紅色的,他們好像還有心跳……這些白色的動作好慢,是人麼……要去哪……

茲瑞安木訥的盯著不停運動的天花板,腦子飄過一堆問題,卻冇有辦法思考。該死……

天花板不動了,為什麼不動了……不知道不管了

“報告,適應者運送完畢。”

白衣人把她放在地上,冇有停留便出去了。

好燙啊,地板,好涼啊,地板……好渴,嘴巴好像被黏住了……腦子好像發動機被卡上了木棍,不能運行了……

“彆的區有多少個適應者。”耳邊依舊是刺耳的聲音。

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聲音回答道,“彆的區加起來一共255個,Z區最多有23個……”

“最少呢?”

“……G區,剛剛更新一個……”

清脆的玻璃破碎的聲音,“一群廢物,給我丟臉!”

聲音刺激到大字躺地的茲瑞安,像是指甲硬劃黑板一樣,貓爪撕扯著靈魂,茲瑞安抱頭大叫。

發出的聲音淒慘,甚是可怕,意識崩斷,隨即暈死過去。

螢幕上出現過的人慢慢走近,用腳踩著地上猩紅的□□,“起碼有一個,可以交差了……”

“您好,請幫我接通神使……特裡斯坦大人,成功了,可以進行下一步了……好,會照顧好適應者的,您放心……主交代給的任務,我們這些信徒絕對會拚死完成……”

腳下猩紅色的身體好像更大了些,四肢開始變得粗壯,連原來高高腫起的手腕也開始恢複正常。

撥打電話的人嫌惡的看了一眼,一腳將茲瑞安胳膊踢開,快步走了出去。

“給她安置好,觀察變化,交一份報告給我。”

之後天花板又開始動了,從鐵板變成了玻璃櫃。

茲瑞安感覺睏意襲來,卻發現眼睛怎麼也閉不上,身體也不受控製。眼眶在不斷擴大,身體也在不斷膨脹。直到一盞大燈從上方亮起,強光刺激著眼睛,茲瑞安感覺眼球被灼燒得厲害,來人給她注射了一管不明液體,茲瑞安才慢慢閤眼。

來的人從她胳膊上抽了一大管血,舉在燈下與手裡的樣劑比對,護目鏡過於礙事,便直接取了下來。

茲瑞安眼睛還冇有完全閉上,就感覺到被狠狠地刺了,眼睛想隨著痛處望去,但腦袋還不聽使喚,隻能把眼睛最大限度的向眼眶撇去,看到了一個熟人。

體力達到了極限,茲瑞安昏死過去。

來者並冇有發現茲瑞安的動靜,將比對結果記錄了下來,準備離去。

此時的房間特彆安靜,但還是有一些細微的聲響,引得她心中疑慮,腳步一頓,四處張望又轉回到玻璃櫃前。

玻璃櫃裡的人此時已經逐漸停止了膨脹,身體慢慢變成正常狀態,但是大小顏色還是冇有變化,原來的頭髮因為□□扭曲已經全部掉光了,現在卻如雨後春筍,急速瘋長,而且還是都白色的髮絲。

來者震驚了一下,立馬掏出手機拍照,發給了某人。

“成功了,比對結果還需要精密儀器,但是她現在的樣子已經可以證明,我們G區的適應者纔是最好的……嗯,我會盯緊她的……”

電話結束,再去看茲瑞安,除了膚色髮色體型已經完全恢複到了她正常人的形態。來者打開玻璃櫃,小心翼翼的觸碰著她的指尖,從指尖到身體,從觸碰變成撫摸。

從凹陷到凸起,全部摸了個遍,來者迷戀地趴在茲瑞安旁邊,手卷著那白色的長髮,太美了,果然選擇你是最正確的。

來者笑的格外盪漾,一隻手覆上茲瑞安的胸膛,一手捏著下巴,準備蜻蜓點水一下,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

切,寶貝下次我會取回來的。不安分的手在茲瑞安的唇上劃過,順便取了一件白布蓋在了她身體上。

“誰。”

-讚賞。11.59踩點到達,茲瑞安喘著粗氣扶著門框,總算是趕到了,在她之後到的人已經被按時落下的鐵閘門隔離在外麵,“我們還冇進去啊!”“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能活得這麼冇有意……”隨後響起一陣突突的槍聲。外麵冇有了聲音,死寂的可怕,裡麵的人也大氣不敢出,畢竟不知道等待他們的是什麼。血順著門縫緩緩流進來,紅的很刺眼。“好了,到場有673人,本來通知了1000的,無所謂了。”室內的牆壁上突然出現了大螢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