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入。在樓下分彆時,林祈夏強忍住淚意揮手道彆。夜晚的大樓安靜極了,在等待電梯的過程中,林祈夏好奇的轉頭看向了正對著電梯的長廊,一樓的病房與外界的通道被禁閉的玻璃門隔開。一個佝僂的老人拄著柺杖走進病房。林祈夏雖然有些好奇,但更多是恐懼,恐懼這把人囚住的大樓。很快,電梯門開了。與一樓的病房不同,映入眼簾的是厚重的大門,大門是緊閉著的。在這個密不透風的空間裡,唯一的亮光便是敞開的電梯。守門人幫忙拿出行李後...-

“為什麼是三人間,我定的不是兩人間嘛”

“床位緊張現在都住滿了”

白天繳費時,醫院給出了房間選擇。看到選擇後,她鬆了一口氣,麵對陌生的環境,她想找一個屬於她自己的空間,給她最後的安全感。而現在不僅她要和彆人共享空間,外婆還冇有床位可供休息: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夏,醫院打電話說現在可以去住院了”看著爸爸小心翼翼的表情,林祈夏拒絕的話到嘴邊又嚥了下去。她生活在一個縣城,每次去看病都需要父親開數個小時車。父親的生意很忙,經營著幾家便利店,每天需要來回折騰。母親因為弟弟身體原因在市區陪弟弟上學方便治病。當聽到醫生建議住院時,她的第一反應是拒絕的。父母的辛苦她看在眼中,她不願意給這個家再添負擔。因為疫情的原因,醫院采取封閉式管理,未成年患者需要家長陪同住院,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