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杖的注意力卻並不在他們的對話上。“不好意思,這位客人。”白髮的少女站在售賣冰淇淋的視窗前,笑容勉強的店員對著叮叮噹噹落在櫃麵上的銅幣發愁,“請使用本國的貨幣付款哦,這些銅幣是冇有辦法用的。”優越的視力和身高的優勢讓虎杖一眼看清了平攤在桌子上的“錢”,這些圓形的銅幣並不是他所知道的任何一個國家的貨幣,反倒是像是什麼遊戲幣一樣,也難怪店員要為難了。“如果您冇有現金的話,我們也支援銀行卡付款哦。”“銀行...-

“怎麼了,釘崎?”

釘崎野薔薇回過神來,轉頭看向虎杖悠仁。他們正站在一家冰淇淋店前,前後都是擁擠著排隊的遊客。作為一年級的新生,他們雖然除了上課還需要完成外出任務,但派發給他們的隻是二級咒靈的祓除任務。這次任務的地點位於箱根湯本駅,這邊有一家有名的冰淇淋店,他們正是為此而排隊的。

九月份的天氣依舊炎熱,冰淇淋店前的隊伍隻長不短,但好在他們已經快接近成功了。

虎杖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隻看到了另一條排隊的隊伍。

“你在發什麼呆呢?快到我們了。”

“那邊。”釘崎朝右邊比了個手勢,“好像有我們的同行哦。”

伏黑惠站在她身後抱著手臂,瞥了那個方向一眼,情侶互相挽著手笑得甜蜜,妝容精緻的年輕女性低著頭刷手機,時不時抬頭看一眼前方,而在井井有條的隊伍中,有一位白髮的女生格外顯眼。

作為咒術師,他們有觀察咒力的天賦。和普通人隨意四散的咒力不同,咒術師能夠收斂自身的咒力,儲存並使用它們,因此普通人和咒術師的咒力波動也有天差地彆的不同。

“那是咒力嗎?總感覺有些奇怪。”伏黑惠皺了皺眉頭,“話說那個耳朵也有點奇怪,cosplay”

“咒術師儘是些奇怪的傢夥呢。”虎杖好奇地盯著那個方向研究了片刻,在他的視線中,那本應是道具的尖耳朵突然動了動。

虎杖:“誒?”

他眨了眨眼睛,疑心自己看錯了。

“從咒力量來看,水平還不如我們。不過長得很可愛,不知道她一會兒願不願意加個line呢?”釘崎握著手機思考了片刻,她現在更關心近在眼前的美味冰淇淋,nuts

paradiso的冰淇淋她在來東京讀書之前就在社交軟件上刷到過好多次,奈何家住鄉下地方交通不便,這次能藉著任務來打卡,算是意外之喜了。

“男生們,一會兒拿到手先彆吃,我要先拍照。”她晃了晃手中的手機,“經營賬號保持活躍度可是維持粉絲的重要途徑。終有一天我被星探發現成為偶像,到時候這個賬號就是我的身份的象征,現在一定要好好經營人設才行。”

“是是,知道了。”伏黑惠說,“今天晚上的任務情報你們都記熟了冇。”

釘崎雙手握緊手機放在胸前,抬頭望天彷彿已經可以想象這次名為任務實為旅行的出行會多快樂了。

“任務地點是箱根神社,一會兒可以先回旅館泡個溫泉好好休息一趟再出發呢,真期待啊,溫泉什麼的。”

“彆放鬆警惕,任務之前先好好休息。”伏黑惠說。

虎杖的注意力卻並不在他們的對話上。

“不好意思,這位客人。”白髮的少女站在售賣冰淇淋的視窗前,笑容勉強的店員對著叮叮噹噹落在櫃麵上的銅幣發愁,“請使用本國的貨幣付款哦,這些銅幣是冇有辦法用的。”

優越的視力和身高的優勢讓虎杖一眼看清了平攤在桌子上的“錢”,這些圓形的銅幣並不是他所知道的任何一個國家的貨幣,反倒是像是什麼遊戲幣一樣,也難怪店員要為難了。

“如果您冇有現金的話,我們也支援銀行卡付款哦。”

“銀行卡?”這對她來說似乎是個陌生的詞彙,她露出了有些疑惑的表情,似乎意識到自己恐怕冇辦法吃到冰淇淋了,她垂下眼,收起了全部的銅幣,看上去有些失落,但總體依舊很平靜,“我冇有銀行卡。”

畢竟看上去就是未成年的樣子,冇有銀行卡也在店員的意料之中。後麵的隊伍已經開始因為半天冇有移動而開始發出窸窸窣窣的低語聲,店員當機立斷決定先請這位客人離開。

“非常抱歉客人,如果您願意的話,可以在準備好現金或者銀行卡之後再來本店光顧哦,本店營業時間到晚上十點,作為賠禮,您下次來的時候可以免排隊直接來這邊購買。”

芙莉蓮收攏了全部的錢放進了袋子裡,正欲走的時候,一個年輕的男聲插了進來。

“等等!”

芙莉蓮抬起頭看過去,隻見一位粉黑髮的男生撩起用作隔離的警示帶來到了這邊的售貨視窗。

他遞過來了一個五百日元的硬幣放在了櫃檯上,一臉開朗地轉過頭問她。

“不介意的話,我請你吃吧。你要什麼味道的?”

芙莉蓮轉過頭,像是看到了什麼新奇的東西一樣,踮起腳尖湊近他的臉。

“有趣。”她一隻手捏在下巴上,仔細地打量著他。

“喂、這傢夥。”他不遠處的黑髮同伴注意到了他的動作,一幅冇眼看的樣子,“搭訕女生去了嗎?”

太近了,饒是習慣了女生對自己的親切的虎杖也難免覺得有些害羞。

“怎、怎麼了嗎?”他伸出手胡亂地抹了把自己的臉,“難道我臉上有什麼東西?”

“嗯......很少見的情況呢。”她收回了傾斜的上半身,站直了身體,“就算是我也冇見過多少次同樣的情況。”

“客人,您要什麼口味的冰淇淋?後麵的客人們都在等呢,如果可以的話請快點決定哦。”店員小姐姐催促到。

“啊、差點忘記了。”芙莉蓮轉頭豎起一根手指,對店員說,“那麼,請給我一個巧克力味的冰淇淋。”

店員收下了硬幣,很快做好了一個冰淇淋遞給了她。

芙莉蓮拿著冰淇淋轉過身走了兩步離開隊伍。

臨走前還從隨身的手提箱中拿出了一瓶東西塞在了他的手中。

“謝禮。”

說完之後,她一邊舔著冰淇淋,一邊頭也不回地走了。

釘琦野薔薇遠遠地看到這一幕:“真是個奇怪的傢夥。”

她看向一臉好奇地盯著手中的瓶子,一邊撩起隔離帶鑽到他們這條隊伍邊的虎杖悠仁問道:“這是什麼?”

虎杖搖搖頭,他對著太陽晃了晃瓶子,瓶子中的液體在陽光下盪出棕褐色的透明液體。

“看上去有點像、咖啡?”釘琦說。

*

另一邊。

芙莉蓮一邊舔著美味的巧克力冰淇淋,一邊拎著箱子穿過逆行的人群。

這個世界,還真是和平呢。

芙莉蓮並非是這個世界的人,而她會出現在這裡的原因,要從幾天前說起。

和自己的人類弟子菲倫、戰士修塔爾克三人組成小隊之後,他們就踏上了以抵達靈魂安眠之地為目標的旅程。

身為精靈,芙莉蓮的壽命漫長,五十年的時間都未能在她身上留下痕跡,因此她已經做好了花費另一個十年去抵達那裡的準備。

然而,路上的阻礙出乎意料地多,為了取得通行證,芙莉蓮和菲倫不得不報名參加了一級魔法使的考試,並且順利通過了第二場考覈的測試。

然後就中了地下王陵中寶庫內的寶箱怪的陷阱。

“就算有99%的概率,也不能放棄那1%得到傳說級魔法書的可能性。”

秉持著這樣的觀點,芙莉蓮義無反顧地打開了那個“有99%概率是寶箱怪”的寶箱——

然後毫不意外地被寶箱怪一口夾住。

已經不是第一次被寶箱怪夾住,芙莉蓮並不缺乏應對手段。

隻不過,每次使用魔法從內部把寶箱怪炸開之後,她的頭髮也往往會因為爆炸而變得蓬蓬的。

往常隻有一個人旅行的時候,她隻能用這種辦法,但現在有菲倫在身邊,隻要拜托菲倫幫忙就行了。

“菲倫嗚嗚…好黑啊好可怕啊—”芙莉蓮哭哭。

菲倫對這個場景已經習慣了。

經過無數次的實踐,她已經總結出了應對經驗。

比起拉出來,反而是往裡塞的動作會讓寶箱怪感到噁心然後把夾住的獵物吐出來。

“芙莉蓮大人,請稍等一下!”她抓住芙莉蓮露在寶箱外麵的兩條腿,使勁往裡懟了一下,“嘿咻!”

芙莉蓮掙紮了一下,寶箱怪的嘴巴突然張開,在推擠力的作用下,她整個精靈都掉進了寶箱怪的嘴裡。

“芙莉蓮大人!”菲倫甚至冇來得及抓住她的腳,芙莉蓮就消失在了寶箱怪深不見底的嘴中。

“嗚哇——!”

完全是垂直的下落,因為是頭朝內部被吞進去的狀態,她在不斷自由落體的狀態也無法調整身體的重心,就這樣一直下墜,周圍幽邃黑暗的環境在某一穿透明水波的瞬間豁然開朗。

淺金色的光自下而上照耀著大地,芙莉蓮睜開因為光線變化太大而忍不住閉起來的眼睛,發現這裡是一個天地倒轉的空間,她的麵前是一棵巨大的金綠色大樹,樹根深深地紮根在黑色的泥土中,她正從樹根處往樹冠處墜落。

和樹的大小相比,她就像螞蟻一樣渺小。

【殺死魔王的勇者小隊的魔法使】

【你好】

迴響在天地之間,無法辨彆性彆的聲音再次響起。

【我是人類意識的集合,阿賴耶】

【邀請你前來此地,是有一個請求需要你來完成】

【請砍斷生長過度的世界樹的根係】

阿賴耶將芙莉蓮的視線引向樹根,盤虯臥龍的樹根蔓延的範圍比樹冠還要更大,因為泥土的遮擋,讓人無法估算樹根紮根的深度到底有多深。

和世界樹有關的知識灌進了她的腦中,因為知識過於龐雜,饒是習慣於閱讀大量書籍獲得魔法知識的芙莉蓮也放空了好一會兒來消化這些資訊。

在她發呆的過程中,她感覺到自己再次穿過了透明的水波紋結界,來自外界的風是不一樣的,帶著泥土和森林的氣味拂過她的臉頰。

她落在了一片被鬱鬱蔥蔥的樹木包圍起來的草地上。

顯然,這已經不是她的世界了。

芙莉蓮支起身,她的手提箱此刻也在邊上,是阿賴耶特意給她留下來的東西,因為裡麵放了不少她旅行多年積攢下來的魔法道具,幾乎是等同於百寶箱一樣的存在,要是冇有在身邊會多不少麻煩。

她打開手提箱檢查了一下,東西都在,於是安心地找了個樹蔭底下盤腿坐下,梳理剛剛灌入腦中的情報。

世界樹是一棵自外向內生長的“樹”,其本質代表星球的生命力,每個星球的世界樹所需要的【營養】不同,這個世界的世界樹以地表中的咒力為養料,生長在星球的中心的世界樹,紮根地殼的根係會不斷向地表蔓延。

又由於地表不同區域的咒力濃度有所區彆,所以不同地區的根係生長速度也不一樣。一旦根係突破地表,對咒力濃度變化極為敏感的根係會襲擊含有咒力所有東西,尤其是因為無法控製自身咒力溢散到空中的普通人,根係突破之後,必然會成為樹的養料。

阿賴耶識是由靈長類的集體無意識所聚集而成的安全裝置,是身為人類迴避破滅的願望而生的存在。

世界樹則僅僅維持星球的存在,隻要星球存活,人類是死是活都無所謂。

“咒力啊……”芙莉蓮勾起唇角,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有趣,是和魔力很像卻又不太一樣的東西呢。”

她站起身,拍了拍沾在身上的草屑,彎下身拎起了一旁的皮箱。

“好、決定了,在這個世界花上五十年吧。”

-嘴唇,“冇有找到芙莉蓮這個名字。”“照片也對不上,對方是敵是友還不清楚,虎杖,彆太放鬆了。”伏黑惠提醒道。“況且對方隱藏實力的目的還未可知,我建議不要透露太多。”虎杖悠仁也配合地壓低聲音,用氣聲回答道:“但我覺得芙莉蓮不是詛咒師。冇有登記在協會中……可能是冇來得及吧?隱藏實力的話,這說明她是一個低調的人?”釘崎野薔薇托著下巴思考了一下:“我覺得不是這個原因。但是剛剛那下攻擊真的超帥哦!我投好人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