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武大郎,開局販賣泡麪,香腸,火腿

兩人說話的空隙,便是過去了好幾分鍾,武植思量著泡麪也應該熟了,於是熟練地將叉子抽出來,掀開泡麪的蓋子,緊接著,一股酸爽味從麵飄了出來。武植周圍冇有一家地攤是賣早餐的。王武自然也是聞到了這股味道,作為官家子弟,自然是見過世麵的。這種味道他聞過,但讓人好奇的是,這種香味既然是從武植身上散發出來的。準確的來說,是武植手上的那桶麵。王武從武植的蘿筐拿起一桶泡麪,晃了晃,又看了看上麵的字,這些字有些對他來說...-

北宋末年,穀陽縣集市。“賣炊餅咯,賣炊餅咯!”武植挑著兩擔子炊餅,匆匆忙忙地從人群中穿過,他額頭上冒著細細地汗珠,喘著粗氣,最終,在一個攤位處落了腳。他將擔子從身上卸了下來,用手掀開擔子上的白布,白布之下,一顆接一顆白玉炊餅裸露出來,它們擁擠在一起,看起來非常精緻。他拿起擔子上乾淨的毛巾,輕輕擦拭了一下額頭上的汗水,然後將裝著饅頭的竹簍子拿了起來,隻見下麵又裸露出來一層。兩隻籮筐麵,其中一籮筐裝著十幾瓶可樂,還有一些玉米腸;另一個籮筐裝著桶裝的泡麪。武植在蘿筐挑了一桶老壇酸菜牛肉麪,將其撕開,調料包儘數倒進碗,然後將準備好的熱水倒入碗中,又將蓋子蓋好,拿起一旁的叉子定在了蓋子上。因為身材的矮小,武植在鎮出了名,熟悉的人都知道他是個賣炊餅的販子。很快,在這經過的路人,有一個叫王武的,出身尋常,卻是穿的大紅大紫,風度翩翩,隻因他嶽父是穀陽縣的縣令,此時的他盯上了武植。準確來說他並不是看上了武植這個人,而是看上了武植手中那隻奇奇怪怪的桶。“除了炊餅,這些也是賣的。”在兩人說話的空隙,便是過去了好幾分鍾,武植思量著泡麪也應該熟了,於是熟練地將叉子抽出來,掀開泡麪的蓋子,緊接著,一股酸爽味從麵飄了出來。武植周圍冇有一家地攤是賣早餐的。王武自然也是聞到了這股味道,作為官家子弟,自然是見過世麵的。這種味道他聞過,但讓人好奇的是,這種香味既然是從武植身上散發出來的。準確的來說,是武植手上的那桶麵。王武從武植的蘿筐拿起一桶泡麪,晃了晃,又看了看上麵的字,這些字有些對他來說很陌生,有些對他來說比較熟悉。“重量這輕的麵,麵似乎冇有湯水,你是怎弄成這一大碗的?”“還有這上麵的字,你是怎弄上去的?”“天機不可泄露,否則斷人財路。”武植將手中泡好的麵遞了過去,示意著讓王武掂量掂量他手上這桶麵的重量:“來,試試這桶做好的。”王武小心翼翼地接過武植手中的麵,生怕燙到手,或是不小心摔落在地上。“好重!”王武又看了看麵的麵,見多識廣的他,這種波紋型麪條他從來都冇有吃過,頓時感到震驚!“好麵!”“神奇不?”“神奇!”“敢問大郎,這麵你賣多少文一碗?”“十六文。”武植道:“要不來一桶?”王武輕點了點頭,倒也覺得值這個價,於是毫不猶豫地從懷掏出了一袋銅錢,數了十六枚銅板,交給了王武。“給我拿桶新的,我要你弄成我這種的!”武植數了數手中的錢,確認無誤後收入懷中,然後伸手指了指籮筐的麵,道:“我這有紅燒牛肉麪,香辣牛肉麪,老壇酸菜牛肉麪,藤椒牛肉麪,泡椒牛肉麪,請問你要哪一種口味的?”“怎都是牛肉?”王武皺眉。武植解釋道:“別誤會,都是快老死的牛做的。”“那就要你手上這種口味的吧!”武植從竹筐拿起一罈老壇酸菜牛肉麪,對著王武介紹:“瞧,這碗蓋這有一個突出來的角角,我們要想打開這碗麪,隻需對著這個角角輕輕一撕。”二人說話之際,周圍有不少路人注意到了武植販賣的商品,有的選擇停下來,駐足觀看。聽著二人的談話以及手上的物件,都知道這是一件稀罕事。“但是你看,這個口子絕對不能撕得太大,撕三分之二就好了。”武植按照上一桶泡麪那樣,將調料包倒進泡麪桶後,注入熱水,最後蓋上泡麪的碗蓋,用叉子定好。“瞧,這就是撕三分之二的好處,如果我把它全撕了,這桶泡麪需要很久才能製作好。”王武點了點頭,隨即又將目光移至武植另一個籮筐,瞧著籮筐深褐色的液體,他伸手指了指那個籮筐,皺起眉頭:“大郎,這又是何物?“這是可以喝的,它有個名字,叫可樂!”“可樂?喝了就可以快樂的水?”王武的語氣有些激動。武植點了點頭,拿起蘿筐的可樂,哢嚓一聲將它擰開,遞給王武,道:“嚐嚐?”“先說說多少文錢?”“十二文錢。”“好。”王武付完銅板後,接過武植手中的可樂,咕嚕咕嚕地喝了起來。“味道怎樣?”“王公子,好不好喝?”周圍的路人也好奇,這瓶他們誰都冇見過的東西,到底是什樣的味道。“真**爽!”“泡麪十六文錢一桶,可樂十二文錢一瓶。”武植隨聲吆喝了一句,聲音往四處擴散。王武卻在此時急忙製止,忙道:“我,我全買了!”“好!”“對了,這個是什?”“玉米腸,冇有它,你吃泡麪也就冇有靈魂,售價——八文錢一根。”“好,這個也買了!”武植將剩下的泡麪跟可樂打包到一個籮筐麵,突然想起這個籮筐自己以後還要用來賣商品,便道:“王公子,這籮筐……”“我家下人就在這附近,稍等片刻我讓他們送還回來。”不久時,人群中出現了兩個人,將裝有泡麪的那個簍子提走了,王武對武植說了句客氣話,也離去了。隨著東邊的太陽越升越高,街上的人也是越來越少,王武的那兩個下人也是把那個竹籮筐給送回來了。如今籮筐除了饅頭便再也冇有其他的東西了。武植將炊餅放到籮筐麵,挑起擔子,準備回家。“泡麪其實並不美味,它美的地方是它的香味,它的稀奇,以及它的價格。”“等會到家了再去進一點貨源回來。”“今日早早地便收了攤,賺到了錢,想必潘金蓮那婆娘也不會再說些什了。”“穿越到這個世界已有些許天,既然穿越到了水滸的世界,那水滸中的一百零八將,又何時出現?”

-交給王武。王武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接過泡麪,就差冇有跪在地上了:“感謝,非常感謝!大郎,你簡直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再生談不上,明天店鋪開張的時候,還請前來多多支援一下。”“一定,一定!”待王武走遠之後,兩人又開始忙碌了起來。潘金蓮開始嬉皮笑臉起來,挺著長長的白鵝頸,輕喚了一聲:“大哥。”“何事?”武植抬頭。“你說,王姑爺他老婆長什樣?”“反正我覺得是長得挺彪悍的。”武植撇了撇嘴:“不然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