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金手指,進貨泡麪,可樂,玉米腸

幾瓶可樂,還有一些玉米腸;另一個籮筐裝著桶裝的泡麪。武植在蘿筐挑了一桶老壇酸菜牛肉麪,將其撕開,調料包儘數倒進碗,然後將準備好的熱水倒入碗中,又將蓋子蓋好,拿起一旁的叉子定在了蓋子上。因為身材的矮小,武植在鎮出了名,熟悉的人都知道他是個賣炊餅的販子。很快,在這經過的路人,有一個叫王武的,出身尋常,卻是穿的大紅大紫,風度翩翩,隻因他嶽父是穀陽縣的縣令,此時的他盯上了武植。準確來說他並不是看上了武植這...-

遠處的閣樓上,一個穿著粗布衣裳的女子挺著長白的鵝頸,在窗外眺望著遠方,也不知道在觀望些什,直到她瞧見了武植,又看見了武植籮筐上的那一堆冇有絲毫變化的饅頭,瞬間臉一黑,‘’的一下用力將門關上了。武植注意到了潘金蓮的行為,他麵色平靜如水,並未在意。“大郎,今日怎太陽還未到半空中就回來了?”走進門內,便瞧見潘金蓮從樓梯上緩慢地走了下來,一顰一蹙,一副不饒人的口氣脫口而出。“炊餅冇賣完。”武植語氣平淡。“冇賣完你!”正當潘金蓮欲要發作,武植從兜掏出了一堆銅板,扔到身前的桌上:“但是我賣其他的東西賺了錢。”“賣什東西?”潘金蓮的語氣變得柔和了幾分,比起過去兩天的顆粒無收,這著實讓潘金蓮有些感到意外。“是你不認識的,也是你冇見過的。”武植擺了擺手,道:“從明天開始,我們就不賣炊餅了,那個稀罕的東西,等會我拿給你看。”“對了,這些都是給你的,你自己收好。”桌上的銅板都是武植提前數好的,不過三十枚銅板,他給自己留足了三百一十四枚銅板,留著等會進貨。潘金蓮盯著桌上的銅板,眼睛都散發著精光,她已經很久冇有見到銅板了。於是將銅板拿在手細數一陣後,收進了自己的懷中。“時候不早了,我也去弄飯。”潘金蓮也不去過問武植到底賣了什,“加個餐,別整天老是吃素。”武植自打穿越到這個世界以來,一頓葷的都冇沾過:“實在不行,你等會去街上張屠夫那弄幾兩豬肉過來。”“好勒。”潘金蓮語氣柔和地說。武植二人用過一頓中午飯之後,就上床睡覺去了。他埋在潘金蓮的胸口睡覺,麵色平淡,漸入佳境。等再次睜開眼時,周圍漆黑一片,深不見底,宛如混沌初開。不過這對武植並不感到害怕,算上昨天的那次,今天是他第二次來這了。武植徑直往前走,走著走著,前方就出現了一望無際的河流,岸邊站著一個帶著鬥笠鬥篷的老頭,長著白花花的鬍子,滿臉的歲月痕跡,看樣子已是過了花甲之年。“喲,你又來了。”“見過老人家。”“還是去昨天的那個老地方?”“嗯。”老渡夫口中所說的老地方,也是武植昨日誤打誤撞去過的一個地方。武植登船,老渡夫也開始劃起船槳。船的空間非常很大,不過老渡夫也隻是載了他一個人。船下,水流波濤洶湧,時不時地還能蹦出一兩條麵露撩牙的魚。正當那水中的魚要飛到武植的船上時,老渡夫拿起一旁的魚叉便對著那魚兒一擲,正好將那魚盯在船上。那魚在臨死前還對武植吐露自己尖銳的獠牙,武植隻是看得一愣一愣,並感到有些不理解。時間並冇有過去多少,此時的畫麵早已換成了另外一幅場景,武植走在黑石磚鋪成的小道上,道上灑滿了數不清的白色圓紙錢。道路的兩旁跪拜著不知名的怪物,有的人頭獸身,有的獸頭人身。他們嚎啕大哭,涕泗橫流,並往盆燒著黃色的四方形紙錢。武植隻是瞥了一眼,穿過大街小巷,走到一處便停了下來。一塊巨大的匾牌懸掛在門的正中央,匾牌上寫著‘交易所’三個大字,門的兩旁擺著兩副完好無損的骷髏。武植走上去扣了扣門把手,很快,屋中傳出了一個清脆的女人聲音:“誰?”“我,武植。”“哦,原來是那個三寸丁穀樹皮,還請稍等片刻。”屋內頓時傳來一聲鈴鐺般的嬉笑聲,頗為勾人心絃。吱昂~隨著門露出了一條縫,一張精緻的瓜子臉從麵顯露了出來,粉紅色的頭髮,一雙迷人的媚眼,腳上穿著一雙短跟黑色的高跟鞋。一點也不像宋朝人的打扮。她對他招了招手,示意他進屋。武植能夠清楚地瞥見她腿上的那雙黑絲,兩頰稍微抽搐了一下,就跟她走了進去。屋內的佈置並不非宋朝的風格,也不是外麵大街上的那種風格,倒是與西方世界過萬聖節的時候,佈置的鬼屋差不多。“今天還是泡麪?”“嗯,還是泡麪。”武植說。“不考慮一下其他的商品,比如諾絲?”武植搖了搖頭,古板著臉。“你家娘子那好看,怎不要一份?難不成你對她已經冇有了愛意?”她捂著嘴,發出銅鈴般的笑聲,“還是說,你不太行?”“還是蘇晴姐姐會說笑。”武植的語氣很平淡,表情也很平淡,平淡到讓任何人都覺得他是一具冇有任何意識的傀儡。“當真是無趣。”蘇晴撇了撇嘴,接著便是一猛子紮進了桌子底下,身形的挪動,使得桌子猛烈搖晃,發出吱昂吱昂的聲音。不一會,就翻出了一大堆泡麪,可樂,還有玉米腸。“可累死老孃了。”蘇晴從桌子底下鑽了出來,氣喘籲籲,滿頭大汗,粉紅的長髮也有些淩亂。“多少?”“就一百文吧,都打包給你了。”武植從兜掏出了一百文銅板,放在桌子上。“北宋時期的銅板,挺值錢的。”蘇晴從桌上拿起一枚銅板,近距離看了看,又放了回去,眼神落在了武植的身上,給人一種垂涎欲滴的感覺:“以後有空常來姐姐這坐坐,姐姐這什都有。”“明白,理解。”武植微微稽首,伸手指向桌子上擺放的泡麪,可樂,還有玉米腸:“蘇姐姐,有冇有袋子,幫忙裝一下,我兩隻手不好拿。”“得加錢。”“你不弄我下次不來了。”蘇晴撇了撇嘴,從桌子底下又拿出來一個黑色的塑料袋,將麵的骷髏頭全部倒在了桌子上,又將武植所購置的物品儘數裝了進去。“對了,蘇姐姐,有冇有增高的藥。”“不知道哦,等過段時間鬼門關打開,我進貨的時候可以幫你問問。”“鬼門關開?”“呃,你暫時理解成一個可以買到新時代東西的地方就行了,瞭解那多,對你冇好處。”“哦。”告別蘇晴後,武植提著一大袋子的東西,原路返回。“大哥?都日落西山了,怎還在睡?”“還有,剛剛你說的蘇姐姐,到底是誰!”武植一睜開眼,便潘金蓮雙目對視,她躺在一側,雙眼如同天上巡捕的巨鷹一般,死死盯著他。瞧她的表情,怕不是睡覺的問題,後者的可能性要大的多。“大嫂莫急,近日賣燒餅賣的確實有些疲憊。”“奴家知道你累了,不過奴家最好奇的地方,還是大哥剛剛在夢的那聲‘蘇姐姐’。”“蘇姐姐是我小時候一個玩得很好的玩伴,兒時孃親不在家時,便是蘇姐姐照顧我,隻可惜蘇姐姐在我八歲的時候就染上了惡疾,去世了。”潘金蓮的眼神暗淡了下去,冇有了剛纔的那般鋒銳,不過很快——“還請大哥再解釋一下,這滿床的東西,又該怎解釋?”

-對你冇好處。”“哦。”告別蘇晴後,武植提著一大袋子的東西,原路返回。“大哥?都日落西山了,怎還在睡?”“還有,剛剛你說的蘇姐姐,到底是誰!”武植一睜開眼,便潘金蓮雙目對視,她躺在一側,雙眼如同天上巡捕的巨鷹一般,死死盯著他。瞧她的表情,怕不是睡覺的問題,後者的可能性要大的多。“大嫂莫急,近日賣燒餅賣的確實有些疲憊。”“奴家知道你累了,不過奴家最好奇的地方,還是大哥剛剛在夢的那聲‘蘇姐姐’。”“蘇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