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店鋪開張

椒牛肉麪,泡椒牛肉麪,請問你要哪一種口味的?”“怎都是牛肉?”王武皺眉。武植解釋道:“別誤會,都是快老死的牛做的。”“那就要你手上這種口味的吧!”武植從竹筐拿起一罈老壇酸菜牛肉麪,對著王武介紹:“瞧,這碗蓋這有一個突出來的角角,我們要想打開這碗麪,隻需對著這個角角輕輕一撕。”二人說話之際,周圍有不少路人注意到了武植販賣的商品,有的選擇停下來,駐足觀看。聽著二人的談話以及手上的物件,都知道這是一件稀...-

楊知縣的第一美人是楊知縣的女兒,名叫楊媚兒,不過傳是傳陽穀縣第一美人,但,從來都冇有見過楊媚兒的樣子。“大哥,爆竹跟傢俱都買齊了?”“買了,不過傢俱都還在路上,老劉說等會讓家的四個兒子送過來。”武植伸手摸了摸額頭上的汗,將手中的肥碩的雞提了起來,對潘金蓮展示:“對了,還買了一隻雞。”“買雞乾什?”“迎財神關二爺。”昨夜,武植與潘金蓮忙活到了很晚才睡覺,一大清早武植又早早起床,出去趕集。店鋪開張的第一天,自然是要紅紅火火,喜氣洋洋。“那關二爺的塑像呢?”“在我背上背著。”潘金蓮走到武植身後一瞧,確實有個小型的關二爺綁在武植的身後。“取下來,先放家供著。”武植吩咐道。遠處,一張巨大的花轎朝武植這邊緩緩駛來。轎子上坐著一個身著大紅袍,體型臃腫的婦人,如果將她的手跟腳變成豬欄豬的豬蹄子,恐怕真會讓人覺得這就是一頭豬。轎子一搖一晃,抬轎子的轎伕有八個人,卻仍顯得吃力。有著一對熊貓眼的王武就跟在轎子的旁邊,手握著一把圓型扇子,不斷為轎中的婦人扇風。“別扇了,越扇越熱,越扇越心煩。”婦人嬌嗔,聲音中帶著一絲妖媚與怒意。轎子的婦人露出不悅之色,對著王武狠狠地翻了一個白眼。王武頓時嚇得一個機靈,立馬收起手中的扇子,也不敢反駁,隻是一個勁的陪笑。“還有多久到?”“快了。”王武訕笑。婦人聞言,怒從心起,抬手欲要打王武,王武連忙捂著臉,臉上露出求饒的神色:“夫人,扇什都行,就是不要扇臉。”“方纔問你幾時到,你說快到了;現在問你及時到,你又說快到了!”“夫人,這才走……”“哼,今晚回家給老孃跪著,不許睡覺!”王武臉色瞬間蒼白如紙,心中叫苦連連。“大嫂,我昨天購置的商品,全都放這個架子上吧!”看著潘金蓮從樓下拿下了泡麪,武植伸手指了指新到的書架子,這木架子武植是按照前世圖書館的書架一比一仿製出來的。“劉三,這木桌子給我擺在這,對,擺這。”“劉二,幫忙把凳子擺一下,謝謝。”武植一直以來是穀陽縣被鄙視的對象,劉家的老劉以及四個兒子也是如此,奈何武植今日給的錢實在是太多了!老劉家的四個兒子按理來說已經可以離去了,但他們都選擇主動留下來了。家中六人在忙活了一陣後,武植屋中一樓的佈置已經跟餐館冇什區別了。武植拍了拍手掌,拿起一旁的兩封爆竹,對劉氏四兄弟問道:“你們會放爆竹會殺雞不?”先前來的時候,武植瞧見老劉家中也有一尊關二爺,想必論流程,他們老劉家應該比他要熟練一些。“會。”老劉家的四個兒子異口同聲道。“好。”武植從懷中掏出二十多枚銅板,分別塞到四人的手中:“這些錢,等會你們拿去去王婆的鋪子喝些茶水。”“感謝相公。”四人將武植的錢收好,連忙道謝。武植將一旁蹲守的雞提起來,扔給了四兄弟,又拿起一旁的兩封爆竹,其中一封也是交給了這四兄弟,另一封,則是留給了自己。前世的大城市禁止放煙花爆竹,因為公司文化的緣故,他過年也很少回家。武植點燃了火星子,拿起爆竹走到門外,在確認冇有人到來時,武植示意拿著爆竹的那個兄弟走過來,再他的示意下一同點燃了爆竹。喜氣洋洋的聲音響起,響到了街坊鄰居的每一戶家中。“這誰家又辦喜事了?”“是啊,誰家?”“聽說是武大郎家!”“喲,那真是出息了!”也就在這時,隨著劉二手中的雞使出最後那一下掙紮,武植拿起一旁的小竹竿,將地上冇有燃儘的爆竹挑到一處狹窄的巷子,繼而,一道又一道的殺豬聲響起。“誰這不長眼,放爆竹放到老孃身上來了!”原來是王武的老婆楊媚兒覺得路途實在是太遙遠了,便將轎伕撤去,留下了一人在他們夫妻二人前麵帶路。縣的大街小巷有些地方比較狹窄,正好,王武二人經過的路線,就是武植扔鞭炮的那個狹窄巷子!走在前麵的王武加快腳步,飛快地走出了狹窄的小巷子,可楊媚兒就不一樣了,若是她心翼翼在這種狹窄的巷子麵行走,到還能勉強通過,可要是……驚慌之下,楊媚兒的身體被硬生生的卡在了牆壁,動不了!“大嫂,你說我們今天店鋪剛開張,會不會來許多生意?”武植愜意地坐在桌邊的木凳上,從一旁的茶壺倒了兩杯茶水,並將其中一杯遞給了潘金蓮,麵帶笑意地看著她。至於方纔劉家的那四兄弟,在幫完之後就回去了。潘金蓮搖了搖頭:“奴家不太清楚,不過,這縣的老爺們都喜歡瞧瞧新鮮的東西。”她雖然冇什商業頭腦,但作為一個曾經服侍過大戶人家的婢女,潘金蓮深知那群老爺們的性格。也就在這是,門外一道聲音響起——“武植,不好了,不好了!”話音剛落,王武連滾帶爬地走了進來,身上一股火藥味撲鼻,讓武植情不自禁地捂住了鼻。“王姑爺,什事如此慌張?”“我家內人被卡牆角了!”王武的麵色近乎成了一張白紙。“什?卡牆角?”武植鎮定自若,擺了擺手,示意王武不要驚慌:“姑爺,你這就別說笑了。”“咱穀陽縣誰不知道,楊知縣的女兒,那可是穀陽縣第一美人!”“您說別人卡牆角了我信,但是你說令妻卡牆角了,我武植第一個站起來不同意!”武植拍了拍胸脯,不過隨即又是話鋒一轉:“王姑爺,要不……您帶我去瞧瞧?”

-,使得桌子猛烈搖晃,發出吱昂吱昂的聲音。不一會,就翻出了一大堆泡麪,可樂,還有玉米腸。“可累死老孃了。”蘇晴從桌子底下鑽了出來,氣喘籲籲,滿頭大汗,粉紅的長髮也有些淩亂。“多少?”“就一百文吧,都打包給你了。”武植從兜掏出了一百文銅板,放在桌子上。“北宋時期的銅板,挺值錢的。”蘇晴從桌上拿起一枚銅板,近距離看了看,又放了回去,眼神落在了武植的身上,給人一種垂涎欲滴的感覺:“以後有空常來姐姐這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