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還請楊姑姑替我美言幾句

的時候可以幫你問問。”“鬼門關開?”“呃,你暫時理解成一個可以買到新時代東西的地方就行了,瞭解那多,對你冇好處。”“哦。”告別蘇晴後,武植提著一大袋子的東西,原路返回。“大哥?都日落西山了,怎還在睡?”“還有,剛剛你說的蘇姐姐,到底是誰!”武植一睜開眼,便潘金蓮雙目對視,她躺在一側,雙眼如同天上巡捕的巨鷹一般,死死盯著他。瞧她的表情,怕不是睡覺的問題,後者的可能性要大的多。“大嫂莫急,近日賣燒餅賣...-

“是哪個不長眼的放的爆竹!”隨著爆竹聲漸漸遠去,再加上武植三人離楊媚兒的距離越來越近,楊媚兒的嚎叫聲是愈發愈清晰了。當王武的身影出現在楊媚兒的視野之中,楊媚兒的心中又是一頓暴躁。“你這廝,豈可扔下我一個人不管!”“見過王夫人。”一道聲音響起,武植從王武的身後走了出來。“你叫我……什?”楊媚兒意識到事情的不妙,狠狠瞪了王武一眼,又看向武植,儘量保持心平氣和:“怕是你認錯了,我不是這廝的娘子,我是這廝的親姑姑。”“見過楊小姐。”武植連忙改了口,身後的潘金蓮也是站出來,嘴角微翹,跟著行了一禮:“奴婢見過楊小姐。”“是,姑姑說得是。”王武也跟著改了口。“所以方纔放爆竹的……”“是我放的。”武植答道:“今日小人的店鋪開張,原本想著放兩副爆竹來迎迎喜慶,卻不曾想……”“卻不曾想什?”楊媚兒死死盯著武植,眼神充滿了攻擊性。“卻不曾想,真的迎來了一個大客官!”“作為我們店的第一位大客官,今日小人的店,給楊小姐打八折!”“算你有些眼光,比我們家的姑爺不知道好了多少!”站在一旁的王武又是嚇得一激靈。卡牆角的楊媚兒,最終在武植三人的合力幫助下,從牆縫掙脫了出來。“今日,你們店麵的麵,我楊媚兒全包了!”武植和潘金蓮聽聞,二人雙目相對,都向對方露出了笑容。將楊媚兒伺候好了一陣之後,楊媚兒打著飽嗝,在王武的攙扶下走到了店外。臨別之際,正當楊媚兒正要離去時,武植像是想到了什,連忙叫住她:“楊小姐。”“跟王姑爺一樣,喊我姑姑就好!”楊媚兒回眸一笑,滿臉的肥肉簡直都要擰在了一起。“是,姑姑。”武植總覺得哪怪怪的。“小人還有一事。”“說。”“可否在楊知縣麵前替我美言幾句。”楊媚兒不假思索,直接給了武植答覆:“當然可以。”武植也冇想到楊媚兒這快就答應了下來。如果之前冇有金手指的話,武植可能隻想平平安安的度過一生,可如今有了金手指,武植也想跟小說麵的男主一樣,步步高昇,直至頂峰。將楊媚兒與王武兩人打發走了之後,武植夫妻倆站在門檻處,雙目對視,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大哥。”“何事?”“你說眼前這人,到底是王姑爺的姑姑,還是王姑爺的內人?”“我估摸著,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是內人。”武植將賺到的銅板,分了三分之一給潘金蓮,道:“這些銅板應該足夠你去添一些衣裳跟胭脂粉了。”“謝謝大哥。”潘金蓮接過武植的銅板,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夜晚,武植又往夢跑了一躺。“你這死鬼。”蘇晴背對著武植,豐美的臀部一搖一晃,搖搖欲墜,就連武植這樣的男人都要忍不住上去觸碰一番,不過最終還是忍住了手。她不是人,是鬼,還是隻女鬼。“蘇姐姐,我要的東西。”“都給你備好了。”蘇晴如鯉魚打挺一般鑽進了桌子底下,搗鼓了一陣後,頂著滿頭的亂髮出現在武植的視野之中。她將手中一大袋的塑料袋子遞給了武植,道:“你要的東西,都在這麵了。”“飲料除了可樂之外,這一次還給你弄來了雪碧。”“多謝蘇姐姐。”武植接過蘇晴手中的塑料袋子,一想到上次一醒來看見散落的泡麪,便道:“蘇姐姐,回到現實之後,我購置的東西會散落一整床,請問這種事情怎解決?”“不必客氣。”“上次純屬是個意外,是塑料袋的問題,這次不會了。”蘇晴上下打量著武植,似乎在猶豫,不過最終還是冇忍住開了口:“武植,你知道你為什會穿越在武大郎的身上?”“為什?”武植也感到驚訝。“得加錢。”蘇晴道。“那還是算了。”武植翻了翻白眼,還真是個愛財女,不過現在的他對前世的事情並不關心。“對了,蘇姐姐,增高藥劑的事......”“權限不夠。”蘇晴道:“去那買東西我都是以你的名義買的,隻要你帶來的銅板到了一定的程度,別說是買這種快餐食品了,你就是買些洋槍洋炮都不成問題。”醒來後,已是天亮之時,武植看了一眼自己的周圍,果然,自己在夢境提的兩袋塑料袋,完好無損地放在床邊。今天早上並不用早起,或是說以後的早晨都不用早起了,但武植卻是感到格外的精神,想要再睡一會懶覺都睡不著了。他看了一眼身旁臉頰有些肉嘟嘟的潘金蓮,很想掐一把,不過最終還是忍住了,提著手中的泡麪下樓去了。武植將新進的貨物放置在架子上之後,待了冇多久,門外便響起了敲門聲。“誰?”想著樓上還在睡覺的潘金蓮,武植刻意壓低了聲音。“我,王武!”門外的聲音有些焦急。聽到是王武的聲音,武植連忙打開了門。王武從外麵走了進來,額頭上冒著些許汗珠。“王姑爺,今兒個怎這早來了?”武植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事情讓王武的行動如此匆忙。“我嶽父,楊知縣他想讓你過去一趟。”“這是要給我官做了?”武植問。“不知,反正他老人家挺開心的,我今早醒來,就看見他拿著一瓶可樂在那喝。”“那,還請王姑爺帶路吧!”武植對王武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武植臨走前,在桌上留下了一張紙條,告訴潘金蓮自己是去見楊知縣了,然後拿著一塊準備好的牌子,放到了門外,並將門掩上——“今日打烊。”楊知縣的府上離武植的家並不是很遠,或是說整個穀陽縣本來就很小,唯有當今宋朝的東京城,纔算得上是浩大。“嶽父大人,我將武植帶來了。”武植隨著王武踏進門內,隻見一個老頭坐在一張竹椅上,手拿著可樂,背對著他們。“原來是大郎來了。”楊知縣扭過頭,瞬間站了起來,朝武植迎去,走的路上還不忘喝一口手中的可樂。武植連忙作揖:“見過楊大人!”

-為貴。”“多少錢都行。”王武道。“這樣吧,翻兩倍。”“兩倍就兩倍,我出。”王武說罷就從懷掏出了一袋錢,遞給了武植:“來兩桶就行了,這麵的錢都給你,不用找了。”武植接過錢袋,轉身對潘金蓮道:“金蓮,上去給這位王姑爺拿兩桶泡麪。”潘金蓮輕點了點頭,轉身上去拿泡麪了。不一會,潘金蓮拿了兩桶老壇酸菜牛肉麪走了下來,交給了武植,武植將泡麪交給王武。王武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接過泡麪,就差冇有跪在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