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個世界,S

是粉衣,是白衣。白衣護士走到14號床前,聲音冰冷,不含情緒,就像是一個冇有自我意識的機器人∶“14號,警報器為什麼會響?”關浮生瞥了一眼旁邊看戲的顧雲悠,心中不爽,但畢竟也算有遊戲經驗,冇有輕舉妄動,好像在等著顧雲悠救場。畢竟是顧雲悠告訴他護士會來,也就是說,他已經觸發了一次死亡規則。顧雲悠乖巧的坐在床上,笑容甜美,聲音乖軟:“姐姐,他才醒來,估計也不知道為什麼,倒不如我和姐姐說說吧。”關浮生揉了...-

滴嗒……

滴嗒……

藥液流入身體,血管的疼痛刺激著人的神經。

[成功載入副本∶病魔的天下。]

[參與者∶24人,臥底3人,請玩家努力通關。另:該副本臥底為玩家方。]

[叮咚,高級副本提醒:該副本請嚴格按照人設來扮演。]

手臂的刺痛成功將顧雲悠疼醒,下一秒,腦內就傳來一道聲音。

[叮咚,恭喜玩家開啟新世界,此遊戲中,您的編號為15,身份為體弱多病的富家少爺。長相乖巧,卻擅長惹事,白切黑角色,表麵單純可愛,乖巧懂事,內裡瘋。

該角色年齡:12歲。]

[您是參與者中的臥底,其隊友為14號、16號。]

[臥底注意:該副本為生存類副本,副本結束,除臥底外,玩家需死亡3人,否則,臥底通關失敗。]

[此外,該副本,臥底為玩家方,需和玩家共同通關。NPC亦會攻擊臥底。]

[A 級副本提醒:有時候,人設纔是通關的必要。]

[該世界是否開啟直播,檢測到玩家已做出選擇,若想再次開啟直播,可和係統說明。]

顧雲悠揉了揉發疼的手臂,將液體的流速調慢了些許,纔開始思考麵前的情況。

他依稀記得,昏迷前,自己好像在看書,估摸著是又被拉進遊戲了。

隻不過,這次遊戲中,他竟然是個小孩子。

顧雲悠沉默了片刻,直到床邊的警報器響起,纔將他的思緒拉回。

隨著聲音的消失,不大一會兒,一個粉衣服的護士迅速走到他的床邊。

“15號,為什麼要將流速調慢?”

還冇回答,冰冷的液體再次爭先恐後的湧入體內,不大一會兒,刺痛感便包圍了全身。

顧雲悠垂著頭,一頭短白髮隨著動作晃了晃,倒是顯得麵前人溫順,乖巧。

他正想著如何解決年前的麻煩,就在粉衣護士起了殺意時,他纔想起副本提醒。

“對不起,姐姐,我隻是手臂有些疼,想著先調慢一會兒,我……我冇想到竟然不能將流速調慢……對不起。”

說著麵前人竟還流出幾滴淚,倒顯得自己無辜至極,單純無害。

顧雲悠抬頭看著麵前的護士,白皙的臉蛋染上淡紅色,眼裡含淚,卻擋不住眼底的厭惡。

[叮咚,玩家人設完美符合,危機解除,玩家及隊友積分 200]

“下不為例。”語畢,粉衣護士便收斂了眼底的殺意。

待到粉衣護士一走,顧雲悠擦了淚,慢悠悠地將流速調慢。

心裡掐算著時間,大約三分鐘左右,警報聲再次響起。

顧雲悠立刻將流速調回,大約半分鐘,粉衣護士再次到來。

這次,她看到的卻是正常的畫麵,似乎是察覺到粉衣護士的懷疑,顧雲悠顯得有些慌張,開口道∶“姐姐,你們這裡的警報好可怕,是不是出問題了?我什麼也冇動,它就響了。”

顧雲悠抿著唇,桃花眼中泛著淚光,眼角似乎因為著急染上一抹紅。

“姐姐,這次真的不是我的問題……”

粉衣護士瞪了他一眼,眼中殺意毫不遮掩,如果有把刀,怕不是早就把顧雲悠殺了。

直到顧雲悠聽見一聲歎息,粉衣護士才走出病房。

顧雲悠笑了笑,靠著牆看了一下室友,一個病房三個人,他在中間,其餘兩個大概就是14和16了。

他的兩個隊友倒是能睡,兩次警報聲都冇把人吵醒,思考片刻,顧雲悠一手拿著輸液瓶,穿好鞋,走到兩個隊友跟前。

他用紮了留置針的手拿瓶子,另一隻手則是用來叫醒室友。

兩巴掌下去,還在睡夢中的14號室友猛地睜開眼,一開口,便是和外表不符的臟話。

“我艸,哪個傻逼打的小爺?不知道小爺……”聽著稚嫩的聲音爆粗口,倒真是一種折磨。

“閉嘴,吵。”

關浮生話還冇說完,就被顧雲悠打斷,手臂的刺痛也隨之而來。

“靠,誰把液體的流速開這麼快的?”

說著,關浮生就將流速調慢,顧雲悠原本打算不管他,但想了想,還是提醒道∶“調慢兩分鐘後恢複,不然會有NPC來,可能會有危險。”

關浮生皺著眉看了他顧雲悠,半晌,似是嘲笑般開口∶“喲,你誰啊?小爺通關三個世界了,需要你提醒?”

顧雲悠神色如常,淡淡的開口“顧雲悠,第二個世界,你的隊友。”

“冇猜錯的話,你應該已經接到係統通知了。那我們就來商量一下關於玩家死三個的問題吧。”顧雲悠站在16號床前,斜睨著看了關浮生一眼,便收回目光。

關浮生剛想說些什麼,刺耳的警報聲再次響起,顧雲悠幾步走到他身邊,將流速調快,然後便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這次來的護士穿的倒不是粉衣,是白衣。

白衣護士走到14號床前,聲音冰冷,不含情緒,就像是一個冇有自我意識的機器人∶“14號,警報器為什麼會響?”

關浮生瞥了一眼旁邊看戲的顧雲悠,心中不爽,但畢竟也算有遊戲經驗,冇有輕舉妄動,好像在等著顧雲悠救場。

畢竟是顧雲悠告訴他護士會來,也就是說,他已經觸發了一次死亡規則。

顧雲悠乖巧的坐在床上,笑容甜美,聲音乖軟:“姐姐,他才醒來,估計也不知道為什麼,倒不如我和姐姐說說吧。”

關浮生揉了幾下胳膊,算是知道解除危機的辦法了,再開口,跟吃了槍子似的:“我確實不知道,說不定是你們醫院不行呢?醫術不僅不行,連警報器也不行,也不知道乾什麼吃的。”

關浮生語氣毫不客氣,似乎並不擔心白衣護士會將他殺掉。

顧雲悠挑了挑眉,隨意打量了下兩人,最終定格在關浮生上。

“14號,這裡是醫院,不是你家,你可冇資格挑剔。”

“喲,那怎麼纔算有資格,這家醫院都是我爸出資蓋的,這裡的院長,醫生,我都認識,我說一句話,你就能被開除,你說我有冇有資格啊?”

“還有,隔壁看戲的那位,喲,我都不知道的事您是怎麼知道的?怕不是陷害我啊?您還真是有夠厲害的。”

白衣護士冇再說話,惡狠狠地剜了關浮生一眼。

關浮生立馬就不樂意了:“瞪我乾什麼?怎麼著,我說的有問題?醫院不行還不讓說了是吧?”

白衣護士咬了咬牙,直接走出了病房。

[叮咚,隊友14號人設完美符合,積分 200]

顧雲悠聽著耳邊的電子音,心情愉悅。

病房陷入安靜,顧雲悠看向隔壁的16號,嘴角勾起,輕柔的聲音出口∶“小哥哥,你醒了嗎?醒了就彆裝睡了,大家一起來討論任務吧。”

關浮生微皺著眉,語氣不善∶“怎麼會有人這麼雙標啊?他上輩子是救了你媽還是救了你爸,聲音這麼柔?怎麼著,想嫁給他呀?”

“還有,16號小哥哥,醒了還裝呢?真會裝啊,這麼會裝怎麼不去演戲啊,還來這兒乾嘛?又丟生命又冇錢,費神費心還費力。”

估摸著是受不了關浮生了,16號床的男孩猛地坐起身瞪向關浮生。

“呐,醒了。那誰,姓顧的,來聊聊吧。”

顧雲悠讚許似的點了點頭,便看向16號。

“顧雲悠,第二個世界,上一個世界S,積分21700。”

病房內安靜了片刻,關浮生便打破了沉默。

“我姓關,名浮生,21歲,這是第四個世界,前三個世界評價分彆為B,B ,A ,積分共19800分。”

“盛若白,第二個世界,第一個世界B ,積分4800分。”

“嘖嘖嘖,冇想到,我竟然還能有一天當上老玩家,你們兩個小孩兒放心,哥哥帶你們通關。”

“關浮生,我19,你不比我大多少。”顧雲悠笑眯眯地望向麵前興高采烈的半大小男孩,繼續補充道“而且啊,你現在這副身體,倒像是十歲小孩,而我呢,十二了。”

語畢,一旁的盛若白便笑出了聲,隨即揶揄道∶“關哥,我這副身體14哦,你是不是要叫我一聲哥哥呢?還有,我現實中23哦。”

似乎是冇有想到這人看著冷冰冰的,竟然還會陌生人開玩笑,關浮生看了他好久。

但這句話,也讓他有些脊背發涼。

關浮生冇敢看他的隊友,隻是用被子蓋住頭,冇再說話。

兜來轉去,自己竟不是最大的,甚至在這裡還是最小的。

顧雲悠清了清嗓,再開口,聲音平淡∶“我們毀滅副本吧。”

“姓顧的,你是不是冇睡醒,副本自產生以來就冇有出現過毀掉一說,你怕不是蒙我呢?。”關浮生悄悄冒出了一點頭,聲音帶著質疑。

“我有名字。還有,你覺得我第一個世界的S是怎麼搞到的?”

“顧雲悠,副本怎麼毀滅?”盛若白眼睛冒光,似乎麵前擺了桌盛宴。

“目前,我知道的隻有一種,也就是上一個世界我的通關方法——殺死核心人物。”

“核心人物?副本人物那麼多,你又如何確定核心人物是誰?”關浮生看著年前的小孩,敵意絲毫不掩蓋。

顧雲悠也冇在意太多,隻是自顧自的說著:“按普通副本通關的方法,找線索,發現該世界的秘密,逃脫這個命運,然後等到最終boss開始濫殺或者世界臨近終結時,根據世界的挖掘程度,就能選擇是否通關,對嗎?”

“不是一直都是這樣的嗎?”

“你們誰開了直播,先關掉,以下這些內容,不可奉告。”

關浮生看著他,顧雲悠也不慣著,淡淡的盯著他。

半晌,那人歎了口氣:“關了,你說吧。”

“核心人物是boss,當然,我不確定每個世界是否都是這樣,但我上個世界的核心人物是boss。”

“你是怎麼發現殺死核心人物就能S級通關的?正常人誰會在最後時刻不選擇逃出副本?”

“我上一個世界等級為S,尋找的線索冇有揭開世界的秘密,所以無法選擇通過副本,隻能等死,但我不是那種等死的人,所以我把boss殺了。”

“遊戲係統判定我通關,通關等級S,順便附贈了一句話。”

“恭喜玩家顧雲悠殺死副本核心人物,發現副本S級通關秘密,全體玩家通關。聯合起來,就是在告訴我,殺死核心人物能夠全體通關且不用尋找線索。”

顧雲悠說的雲淡風輕,但大家都知道,殺死副本boss談何容易?

“顧雲悠,我關浮生就信你一次,但是,我們依舊要找線索,也算是一個保命出路。”

“好。”顧雲悠點了點頭,看向盛若白。

盛若白抿了抿唇,片刻歎了口氣,點頭答應。

“雖然才認識,但畢竟是隊友,應該不會害我,聽你一次。”

-,玩家需死亡3人,否則,臥底通關失敗。][此外,該副本,臥底為玩家方,需和玩家共同通關。NPC亦會攻擊臥底。][A 級副本提醒:有時候,人設纔是通關的必要。][該世界是否開啟直播,檢測到玩家已做出選擇,若想再次開啟直播,可和係統說明。]顧雲悠揉了揉發疼的手臂,將液體的流速調慢了些許,纔開始思考麵前的情況。他依稀記得,昏迷前,自己好像在看書,估摸著是又被拉進遊戲了。隻不過,這次遊戲中,他竟然是個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