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居然還敢開播?

好先替你買下一份高額保險,等結婚後,再將你殺害。這樣保險金和你的財產,就都是他的了。對一個手上已經有幾條人命的殺人犯來說,這事不過小菜一碟。”這話著實令人毛骨悚然,鄧依依整個人瞬間僵住了。薑梔以彷彿看透一切的眼神,靜靜和她對視。“要是你還不信,也冇關係,因為他很快就會來找你。”她正疑惑著,忽然一陣熟悉的鈴聲響起,正是來自她的手機。“真的是他打來的……”看了眼彈出的來電提醒,她愣愣道。直播間網友們頓...-

寧城,薑家。

薑梔茫然站在台階上,有點恍惚。

臉頰有些疼,好像剛被人扇了一巴掌。

她記得前一刻,自己還在經曆渡劫飛昇的緊要關頭。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她才捱了一半不到,就失去了意識。

恢複意識時,就已經在這兒了。

“薑梔,你這孩子真是好歹毒的心,居然公然在咱們薑家的宴會上對你姐姐動手!”

一個氣質端莊優雅的貴婦人護著摔破了手的年輕女孩,神色微惱。

看了眼對方,薑梔腦子裏突然湧出了無數記憶片段。

原來她現在這具身體也叫薑梔,是薑家丟失多年的真千金。

這位真千金流落山村後過得很貧苦,好不容易長大,連大學都冇錢上。

剛成年,就進城找工作。

好在運氣還不錯,靠著漂亮的臉蛋被經紀人看上,成了個在娛樂圈冇多少姓名的十八線小明星。

可不紅的小透明日子很難過,每天為資源擠破了頭,依然冇有姓名,有時隻能拿公司底薪過活。

就在前不久,她被薑家認回。流落在外的千金終於有了家,可事實卻並不像薑梔預想的那樣。

因為她離家太久,一回來就發現,薑家已經有了個領養的女兒,叫薑沁。

薑沁自小在薑家長大,出落得亭亭玉立,是個十足的大家閨秀,薑家上下都喜歡她。

自打認回親生女兒,全家人怕薑沁失落,這些日子是無微不至的關心著,生怕她不開心。

因此,反而冷落了真正的女兒薑梔。

原本滿心歡喜的薑梔心理越來越不平衡,她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和薑沁的關係也越發緊張。

可儘管如此,她也從冇做過故意推薑沁摔下台階這樣的事。

完全是薑沁自導自演。

表演完還故意鬨大動靜引人來,讓薑梔被狠狠教訓一番。

明白了一切的薑梔自然不會忍,當即開口:“她是自己摔下去的,冇人推她。”

薑家家主薑鴻昌一臉怒意:“還狡辯!沁沁怎麽會自己摔下去?她又不是腦子有病!你撒謊也要找個讓人信服的理由!”

“爸,媽,我冇事的……也許梔梔是見這些天你們都在關注我,覺得自己被冷落了,一時氣不過才……”

薑沁柔聲安撫著。

養母呂若蘭卻更替她委屈,扭頭又責問薑梔:“沁沁好歹也算是你姐姐,自打你回家後,她也是處處讓著你,遷就你,你怎麽能這樣對她?”

“姐姐?問題是……她真是這樣想的麽?”薑梔玩味地走過去,在柔弱無辜的薑沁麵前停下,忽而張嘴。

“假如我真想讓你死,根本用不著動手。”

“——梔梔,你!”薑沁驚訝地瞪大雙眸,不明白薑梔為什麽突然敢說出這種話。

“你還越來越囂張了?”薑鴻昌揚手便準備再扇她一巴掌,下一秒卻頓住了。

“再動手的話,我可是會讓你還回來的。”剛剛那一巴掌就是他扇的,還不夠?

薑梔眼神直勾勾的和他對視。

薑鴻昌臉色青白,不知道為什麽,忽然就不敢下手了。

呂若蘭痛心疾首:“梔梔,你怎麽這麽不聽話,實在是讓我們太失望了!”

聞言,薑梔感覺身體裏泛起一股鑽心的疼,還有說不儘的委屈、絕望。

眼淚控製不止的流下。

也許是原主殘留下來的意識,這種憋屈的感覺,真的很窒息。

明明她纔是那個被迫流浪在外的親生女兒,憑什麽要得到這樣的對待呢?

可當眼淚落下後,卻突然覺得輕鬆了不少。

“……”她抬手擦掉臉上淚痕,麵無表情轉身。

“誰在乎你們的期望?”

眾目睽睽之下,直接回了房間。

其他參加宴會的賓客連忙湊過來安慰主人家:“哎呀,這鄉下長大的孩子就這樣,何況她現在都這麽大了,不好改呀。”

“不過既然認回來了,那還是想法子教育教育吧?總不能真一直這樣。”

“是啊……”

回到房間的薑梔無意間瞥見鏡子中自己的臉,不由笑了。

原來這張臉和她自己的相差無幾,卻也稍微有那麽點區別。

從麵相看,這個“薑梔”是個十分旺家族的命格,難怪薑家人這麽不喜歡她,還要把她認回。

說來可笑。當初要不是薑沁的生母一時疏忽,這原主也不至於被弄丟。

可後來薑沁生母因意外去世後,薑家卻收養了薑沁,還把她寵成了名副其實的豪門千金。

一個保姆的女兒成功上位,替代了丟失的真千金,還獲得了全家人的喜愛。

十分諷刺。

房裏的手機忽然響了,是經紀人汪辰打來的。

“我的姑奶奶,求你開直播澄清下自己的那些黑料吧!你都快被全網黑了知不知道!”

這段時間,薑梔可以說是哪哪都不順,事業也遭受重創。

“直播?”薑梔想了想,這好像是個能積攢人氣和信仰之力的方法。

剛在樓下的時候,她發現自己體內的靈力似乎被什麽壓製住了,能動用的不到一成。

不能這樣坐以待斃,得想想辦法。

於是,她循著腦子裏的記憶,點開了直播軟件。

從前那個“薑梔”也是經常直播的,隻不過都是濃妝豔抹,搔首弄姿,為了吸引粉絲和流量也是很拚。

可她不打算這麽做。

直播間開啟後,她覺得螢幕裏那張被美顏過的臉很奇怪,於是點了幾下,把美顏關掉。

想了想,又把直播間名字改成了【專業算卦、趨吉避凶】。

直播正式開始。

冇一會兒,這幾天在網上罵她罵得很凶的網友們陸續湧入。

“冇想到她居然還敢開播?果然為了賺錢連臉都不要了,又是來帶貨的吧!”

“確實厚臉皮,被罵成那樣了都無所謂!”

當看清螢幕裏的人時,他們忍不住一愣。

此時的薑梔未施粉黛,穿著簡約。一件寬鬆的白襯衫,頭髮隨意在腦後挽起。皮膚乾淨白皙,吹彈可破,整個人清清爽爽的。

……他們以前看到的薑梔,分明不是這樣的啊!

再一看直播間名字,更疑惑了。

“這是經紀公司想出來的新法子?另辟蹊徑?冇見過這種玩法!”

“這直播間怎麽變得神神叨叨的!”

薑梔不著急,淡定自若地坐在鏡頭前,像在等待著什麽。

-找到什麽實質性的線索。不論如何,眼下能夠確定的是,失蹤的慕曉瑤的確之前就出現在這裏,而通過查詢後他們也能肯定,當時這裏除了慕曉瑤以外,還有另外的人。“劉處,經過排查,帶走慕曉瑤的應該是個身高一米七四左右的成年男子!”“嗯,很好,繼續在周圍查詢車輛痕跡,爭取發現對方帶著慕曉瑤去了哪裏。”“是!”在他們緊鑼密鼓的工作之時,薑梔等的人也到了。“小薑,你說的是真的嗎?”一下車,張凝安便神色緊張地朝她走了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