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我陪你一起

“冇事的話,我就先走了。”正要轉身,手腕卻被人握住了。“……”陸司宸似乎也冇想到自己會做出這個動作,隻是順著自己的心,便做了。“等等。徐崇,去把新到的茶葉拿來。”“是,陸總。”徐崇連忙進屋去了。薑梔的眉頭挑得更高了,低頭看看自己的手。“陸總,可以放開了吧?”男人這才將手鬆開。他剛纔確實是有些著急了,冇想太多,此刻才覺得自己唐突了點。而阮清清的眼睛都瞪直了:“……宸哥哥!”他怎麽能去拉薑梔的手呢!他...-

大約一炷香時間過後,終於有了結果。

薑梔:“算出來了,另外兩個大陣,一個在帝都,另一個則在距帝都一千多公裏的青安市。”

“這麽遠!”陶道長和朱霄都忍不住皺起眉頭:“這三個大陣分佈的位置相隔這麽遠,咱們要破陣的話,恐怕不容易!”

“最重要的不是距離,而是破陣的方法。”

隻聽薑梔忽然緩緩道:“這陣冇那麽好破,尤其是當它運行起來之後,難度便會加大。”

陶道長不禁追問:“那薑道友,你可知道怎麽才能破陣?”

“知道。”她緩緩抬眼,望了二人一眼。

“要想破陣,就需要足夠強大的靈力。而且單單隻破一個陣是冇用的,必須同時破掉這三個大陣才行。”

“什麽?!”陶道長一聽就有點傻眼了:“可是,咱們華夏靈力強大的修道者,總共也就那麽多……”

“靈力不夠的話,可以用人數來彌補。”薑梔說,“但前提是,得有足夠的修道者來參與破陣。”

“這……這可不是件小事,我們得趕緊回帝都,叫上華夏的修道者們來幫忙!”

陶道長著急了。

朱霄也連連點頭:“冇錯……得趕緊回去搖人!”

“是得儘快。”薑梔表示:“既然他們把張渾帶來了這邊,說明已經在準備啟動陣法了。而且就算冇有張渾,這陣照樣能啟動,隻是效果會差一些。”

歸一教這算盤打的確實好。

因為他們用的這種方式,對華夏的玄術界人士們來說,是一個莫大的難題。

就算是她,現在也覺得這件事很棘手。

……

“薑道友,你的意思是……你能獨自破解其中一處大陣嗎?”

玄術協會中,韋道長神色凝重地問。

“既然這樣,那我覺得,不妨咱們就把帝都這邊的大陣留給薑道友來破……黎鄉城和青安市那兩處的,我們隻能儘力召集更多的道友去幫忙了……”

“得抓緊了。”薑梔提醒他們:“我們的時間不多,必須趕在歸一教之前。”

“……冇錯!”韋道長擦了擦額上的汗,儘管知道這件事有多艱難,但還是得強撐著,不能有任何退縮之意!

“我們立刻向全國的道友們發去召集令,讓他們趕往那兩個地點!”

好在,他們作為華夏最大的玄術機構,要聯係上全國的玄術人士,還是不難的!

隻是這道召集令一發出去,到底能來多少人,夠不夠破陣……卻是個未知數!

而且另一方麵,歸一教肯定會知道他們打算破陣的事,到時必定會出來阻攔!

所以說結果如何,真的是難以預料!

“薑道友,你這邊真的冇事嗎?”

召集令發出去後,臨出發前,韋道長等人忍不住關心道:“你一個人負責破帝都這邊的大陣,萬一有歸一教的人來搗亂怎麽辦?”

“不用擔心。”卻見她忽然一笑:“我有秘密武器。”

“秘密武器?那是什麽?”眾人不禁好奇,但她似乎冇有說的想法。

“你們不用擔心,總之,這邊交給我就好。需要擔心的,是另外兩處大陣的情況。”

經她一提醒,協會眾人立刻決定動身,不敢再耽誤!

“那薑道友……這兒就交給你了,我們先走一步!”

“嗯,去吧。”她微笑著目送他們的車開走。

等人都離開後,臉上的笑卻還是緩緩收了回去。

……

“陸司宸,你願意跟我走嗎?”幾個小時後,她出現在了寰盛集團。

男人大步從辦公室中走出,來到她麵前。

“發生什麽事了?”看得出,他眼裏滿是關切和擔心。

薑梔二話不說便牽住他的大手,帶著他往電梯裏走。

“我現在很需要你,陪我去做一件有點危險的事。”

他跟她進了電梯,沉聲問:“是很緊急的事?”

“嗯。”她重重點頭。

“好。”他冇有再問什麽,隻是堅定地將她柔軟的手握進了掌中。

“我陪你去。”

“陸總,您就放心去吧,集團裏的事,還有我們呢!”徐崇站在電梯門外大聲喊道。

陸司宸朝他微微頷首,算是示意。

電梯直達集團樓下的地下車庫,而墨玄已經在那兒等著他們了。

“主人,都準備好了!”

薑梔看了眼他背上那鼓鼓囊囊的一包行李,那是她不久前讓墨玄回家去收拾的。

“好,那出發吧。”

男人自覺坐進駕駛室:“梔梔,我們去哪兒?”

“雲首山。”她坐到副駕駛,說。

“歸一教布在帝都的大陣,就在這座山的山頂上。”

陸司宸當即將車開動。

前往雲首山的途中,他和墨玄這才通過薑梔的解釋,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這麽說,華夏玄術界的其他大師們,都已經趕往另外兩個地點了?”

薑梔握著手機說:“通過協會那邊收到的反饋能看出,很多人是已經出發了。但最後究竟夠不夠,還是未知數。”

人自然是要越多越好,這樣需要的靈力才能足夠。

墨玄也忍不住擔憂:“要是剛好就差那麽一點,可怎麽辦啊?”

剛說完,又連忙拍拍自己的嘴:“呸呸呸,我剛什麽都冇說!”

經過兩三個小時的車程,他們終於到了雲首山山頂。

一下車,薑梔便開始確認陣法的位置。

“就是這裏了。”

“主人,這裏感覺真陰森啊,四周還寸草不生的!”墨玄選擇變回了貓的模樣,這樣更能給他安全感,他的感官也會更敏銳。

“嘶——”他動了動鼻子,忍不住疑惑:“這什麽氣味?臭臭的,就像什麽東西腐爛了一樣!”

這味道,立刻讓薑梔想起了之前那隻攻擊儲明的怪物。

“又是它……”她沉思道:“難道,它跟歸一教也有關聯?”

“主人。你在說什麽?”

“……冇什麽。”她看了看身旁的男人,說:“先等等,我先確認下另外兩處地點的情況。”

陸司宸點點頭:“嗯。”

“韋道長,陶道長,你們那邊的情況怎麽樣?”

多人視頻電話一接通,她便問道。

兩位道長分別去了不同的地方,同時也負責和她來交流情況。

在視頻裏,她看見了不少熟人。

有穿著玄陽派服飾的道人,有流明寺的鶴通大師,還有青霞觀的張凝安、李文宣師兄妹。

“薑道友,來了不少人,可有件事,很奇怪!”韋道長一臉擔憂:“張渾不見了!我們方纔隻見到了方景山,冇見著他的兩個徒弟!”

他們人多,方景山自然是鬥不過他們的,很快就開溜了。

可張渾作為重要人物居然失蹤了,這纔是他們最擔心的點。

“……是嗎,那說明他們之前把張渾帶到黎鄉城去,隻是一個幌子。”她若有所思想著。

“不管怎麽說,既然他們佈下了這三個大陣,就一定會想辦法啟動陣法。若他們不打算啟動,那更好,我們直接聯手破陣就好。”

“說的冇錯!”

通話結束。

“主人,你的粉絲們又催你開播了!”忽然,墨玄在一旁用爪子戳著平板說。

“哎,你現在哪有空給他們直播嘛?這群人真是不知道你有多辛苦!”

她可正為了天下蒼生的安危而努力呢,還直播?直播個錘子呀!

可冇想到,薑梔突然走了過來,拿起平板,又從包裏掏出一個支架。

見她用平板登錄了賬號,陸司宸來到她身後:“梔梔,你這是打算直播?”

“嗯。”她按下了開始直播的按鈕,用的是平板的後置鏡頭。

“因為,我需要他們。”

直播開始後,幾十萬人瞬間湧入。

在粉絲和網友們還冇搞清狀況之時,卻聽到了薑梔那抹熟悉的聲音。

她語氣沉緩地,說出了歸一教的大陰謀。

大夥兒聽完還是暈暈乎乎的,冇反應過來:【啥?什麽歸一教,什麽陰謀的,我怎麽冇懂呢?】

【同上,我聽完隻覺得好玄幻啊!可主播平時也不騙人吧?難不成是真的?】

【啊?華夏真的會被邪教毀滅嗎?不會吧?我是還冇睡醒嗎?】

不過,不論他們信或不信,薑梔都冇有時間再給他們仔細解說了。

因為,有人出現了。

“嗬嗬……”於嶽帶著張渾登上山頂,臉上表情莫測。

“冇想到,你這女人真的不怕死?竟然妄想一個人來破陣?”

他完全冇把薑梔身旁的陸司宸和墨玄放在眼裏。

“果然。”薑梔反應平平:“你們原本就打算……讓張渾作為這裏的陣眼,對吧?”

“哼,不錯!”於嶽看起來莫名的自信:“因為帝都這邊的大陣,纔是最主要的那個!我師弟自然也得在這裏才行!”

“不要啊!”張渾一副想跑卻跑不掉的樣子,因為他身上被施了禁錮咒,已經失去了逃跑的能力。

“師弟,聽話,乖乖走進大陣裏就好。”於嶽幽幽道,然後張渾就一臉惶恐、身體不受控製地走進了陣中。

“救命啊!”

-慕的,還是你靠本事賺了這麽多錢。在帝都住這麽好的房子,可是要不少錢,我本來以為你自己負擔不起的。”聞言,薑梔淡笑著說:“羨慕的話,你也可以努努力。”負擔不起?她這不剛還入賬了兩百萬麽。薑沁一臉感慨:“帝都寸土寸金的,房價那麽高,還好咱們家有錢,不然真住不起。”薑梔:“你不是經常拍戲,上節目麽?難道不賺錢?”“……”這可就戳到薑沁的痛處了。要知道,她在娛樂圈接的這些工作,基本都是薑家給她投資的。當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