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彈幕都瘋了

還是得去投胎,不能再繼續留在這世間。”“好……這也是應該的。”餘婆婆忽然一頓,“……您說那孩子的心願,也是再見我們一麵?”餘家其他人也露出了不太敢相信的表情。“請問大師,您是怎麽知道的?”餘婆婆遲疑地問。薑梔麵不改色:“當然是算出來的。”其實那晚在酒店樓下見到徐知之的時候,她就算是跟餘幼笙打過照麵了。“真的嗎?我姐還想見我們??”餘蒙整個人都激動了,“我還以為她不想再見了!”餘幼笙出事的時候,他這...-

轟——

天地之間,風雲突變。

原本清朗的天空,頓時變得暗無天日。

北催身週四溢恐怖的雷電,渾身散發的氣息和靈力前所未有的強大。

他披頭散髮,卻顯得意氣風發。

“哈哈哈哈,任你們林家各種陰謀詭計又如何!”

“任你們現在人多又如何?”

“實力,纔是稱霸世界的根本,冇有實力,一切陰謀詭計都是枉然!”

“老莫,你會後悔欺騙我的!”

北催的笑聲震耳欲聾,開口宛如鐘聲,一字一句都讓人氣血翻湧,渾身的氣息,相比剛纔提升了數倍。

天地風雲都隨著他的話語而震盪。

他身上的威壓,即便是渡劫期強者,都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旭日宗聯盟之中各個宗主見狀,臉上頓時露出了狂喜。

此刻他們從北催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上,感受到了渡劫期強者也冇有的壓力。

這已經突破了渡劫強者的範疇!

“北宗主威武,乾翻他們!”

“北宗主,我等對你最是衷心,等下突破了皇城,可不要忘記了我們呀!”

“..........”

旭日宗聯盟,儘情的歡呼,彷彿已經看到了南楚的結局。

雖然他們的聯盟之中已經不剩幾個渡劫強者。

但若是有通神境強者的加入,那麼形勢立馬就能逆轉。

蛇人族陣營中,娑婆娜女皇也是有些意外。

“哦?突破了?”

“似乎,還是通神二層?”

雖然遠隔數裡,但她還是一眼就看破了此刻北催身上的境界。

通神境二層,比楚玲瓏的通神境一層要更加強大。

如此一來,南楚那邊倒是再次落了下風。

越來越有意思了。

紅唇勾起,魅惑而又優雅的笑容浮浮現在娑婆娜的臉上。

南楚皇城。

“竟然,突破了!”

“這氣息,恐怕已經到了通神境了吧?”

皇城內,數位強者麵色漸漸難看了起來。

他們都從北催身上所散發的氣息上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原本以為兩方大戰已經可以結束了。

但冇想到,在這個關鍵時刻,北催竟然突破到了通神境!

天空之上,楚玲瓏抵擋住一道衝擊波之後。

目光之中顯露出一抹認真。

她一聲輕喝,渾身氣息猛然爆發。

磅礴的氣息四散至周圍,整個場內虛空一陣扭曲,恐怖的威壓降臨全場。

聯盟之中眾人頓時全部被壓倒在地。

就連一些渡劫期強者,都被壓彎了腰,無法抬起頭來。

兩方的氣息和威壓,頓時再次勢均力敵起來。

楚玲瓏麵露認真之色,率先出手。

潔白的小手猛地揮出。

頓時一個巨大的手掌從天而降。

僅僅隻是一招,頓時就讓天地變色。

周圍所有的虛空全部顯露,白天直接變為黑夜。

手掌之上帶著龐大的氣息,讓所有人都為之驚懼。

巨重的威壓鋪滿全場,將旭日宗聯盟眾人壓得紛紛匍匐在地,完全動彈不得。

通神境強者一出手,就是遠超渡劫強者的實力。

“哼,小道爾,不值一提!”北催絲毫冇有將這龐大的一掌放在眼中。

僅僅隻是輕輕抬起一隻手,便輕鬆的擋住了壓下的巨大手掌。

看上去毫不費力。

另一邊。

楚玲瓏揮出一掌之後,自身也冇有做絲毫停留。

跟著直接一個閃身到達北催的背後,猛地一個鞭腿踢向他的後背。

若是這一腿踢中,足以將渡劫強者攔腰截斷,足以抽爆一座山脈。

剛纔這龐大的一掌,僅僅隻是她的虛招而已。

這一掌雖然足以殺死一位渡劫強者,但對付通神境修為的北催還遠遠不夠。

刷——

彭!

帶著巨大的音爆,楚玲瓏猛地一腳踢出。

劇烈的衝擊波,讓整個大地都在震動,附近的山脈直接倒塌地陷。

方圓數萬裡的生靈全部匍匐在地,不敢抬頭。

難以想象,僅僅隻是簡單的一擊,竟然能夠造成這麼恐怖的威力。

楚玲瓏這一腳,直接命中北催。

一腳之下,北催直接爆退數萬丈,身體砸碎空間,陷入了虛空之中。

“贏了?”

南楚皇城內,眾人感受不到北催的氣息,臉上紛紛露出了一絲笑容。

同時也有一些膽戰心驚。

女帝隨手一擊的威力,就遠超他們渡劫境全力一擊。

通神境果然恐怖如斯。

南楚的眾人忍不住歡呼。

而天空之上的楚玲瓏卻並冇有放鬆下來,反而臉色愈發凝重了。

她剛纔的一擊雖然恐怖,也占了先機。

但她能夠感覺得到,北催似乎並冇有受到什麼傷害。

果然。

在片刻之後。

虛空之中緩緩走出一道身影,正是北催。

他渾身氣息依然龐大,身上並冇有多麼狼狽。

臉上掛著十足的笑容,相比之前,顯得更加狂妄起來。

“這,就是你的全部實力了嗎?”

“可惜,還是太弱了!”

“殺你足夠了!”楚玲瓏冇有多廢話。

根本不給北催說話的機會。

當即再次出手。

這一次,她直接選擇近戰。

嬌小的身上閃爍著符文,雷光迸發,宛如一道閃電,直接朝著北催射了過去。

北催見狀,臉色也微微認真起來。

連忙調動身上的靈力,身周閃爍金色的雷電,氣息湧動,以一掌直接迎了上去。

整個天空頓時金光閃耀,雷電奔騰,整個天空都被攪拌到了一起,宛如天災末日一般。

璀璨的金光和雷光在虛空之中劇烈碰撞。

數道衝擊波和溢位的攻擊穿透虛空,傳出地麵之中,當即震傷了數位強者。

下一瞬。

一陣髮絲飛揚,一道身影被打的爆退,最後被打出了虛空。

這道身影,正是楚玲瓏。

“什麼?”

“女帝被擊退了?”

看到被擊飛的女帝,南楚眾人都是一驚。

女帝可是在前些時日,也突破了通神境啊,比北催還要更早。

按理來說,北催現在剛剛突破通神境,實力應該不及女帝纔對,而且女帝身負南楚龍脈,本身就已經同境無敵,戰力無雙。

怎麼可能會被北催擊敗?

楚玲瓏在空中剛剛穩住身形,就是一口鮮血吐出。

此時她的嘴角掛著血絲,髮絲飄亂,渾身氣息萎靡,依然受了重傷。

她的眼中帶著不可思議的神情。

北催,絕不是通神境一層!

這時。

北催的身影從虛空之中緩緩走出。

氣息依然跟剛纔一樣,無比龐大,像是並冇有經過什麼激烈的戰鬥一般。

他站在高空,目光俯瞰整座皇城,眼中的狂妄無以複加。

“想不到吧,我是,通神境二層!”

........

-落座,兩人皆坐在主位上,看著下頭的陸泓深和符鬆月。符鬆月自然是隻能強顏歡笑,而陸泓深麵色深沉,不知在想什麽。陸司宸方纔的話自然不是對他們說的,而是對候在一旁的老管家說的。“是,家主。”靳叔反應很快,馬上就去通知人了。陸家分支內的人,在家族裏說的上話的那種,有不少都在帝都,用不了多久就能到。聽到靳叔說陸司宸回來了,他們先是納悶,而後還是決定回老宅一趟。主要是看看到底怎麽回事。一小時後,人陸續到了。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