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原來世界是這樣的

把抱住兒子:“太好了!總算冇事了!”馮董也很激動:“看來薑大師是真有能耐,老婆,我們之前把人給看輕了!”丁希蓉又哭又笑的:“是!是我的錯,我這就去給薑大師賠禮道歉!”樓下,薑梔蹲下來拍拍小黑的腦袋:“表現不錯,最起碼起了點作用。”就是再凶狠的厲鬼,看見小黑的時候也還是猶豫了下,因為這貓確實能讓他們生出一點忌憚。自古以來,黑貓都對這些東西有天然的震懾力。像他們修道之人,也是一向喜歡這種小動物。“薑大...-

而儲明已經和謝栩打了起來。

一個是上古大妖,一個是上古神靈,還都是帶翅膀的。這一纏鬥起來,畫麵是相當精彩。

薑梔直播間裏的人都看得忘記了發彈幕,一時間是鴉雀無聲。

而薑梔還冇忘記自己的首要任務,那就是得趕緊破陣。

否則這大陣真的運行起來的話,整個華夏要迎來的將是天崩地裂,生靈塗炭!

當年共工撞倒不周山,致使天塌地陷,人間仿若煉獄。很顯然,謝栩也是想要效仿對方!

但是,有她在……就不會讓他得逞!

陸司宸感覺到有某種力量不斷地從自己體內流轉到陣中,但隨即,又好似有新的力量補充了進來,使他渾身都有些發熱。

“別怕,我隻是借用了下你的氣運,你身為天道之子,氣運是取之不竭的。”薑梔忽然對他說。

然後又從身上的挎包裏,拿出一把符紙,灑向陣法之中。

網友們能看見的,就是那些符紙瞬間懸於半空,飛速轉動,彷彿在於一股無形的力量對抗!

他們頓時明白……薑梔這是在努力破陣!

【大師加油!】

【薑大師你可以的!正所謂邪不壓正,你一定能成功!】

【剛纔薑大師不是說了嗎,此時就在另外兩個地方,咱們華夏的玄術大師們也都正在和她一起破陣!所以,我們也得給他們加油!】

【冇錯,大師們加油!打敗邪教,挽救蒼生,就看你們的了!】

此時,直播間裏已經有幾千萬人在觀看。

而當網友們一起替他們加油時,一道道由眾人的信念聚集而成的信仰之力,忽然便從天南地北、四麵八方湧來,融入了大師們的體內,還有陣法中!

忽然感覺自己的妖力被壓製的謝栩在半空中猛然一頓,獸瞳圓睜:“怎麽會?這不可能……”

墨玄也呆了呆,而後恍然:“難怪主人你要開直播,原來是這樣呀!”

收集了這麽多人的信仰之力,那不得穩贏嗎?

韋道長也忍不住感歎:“原本還覺得靈力有些不夠,現在真是綽綽有餘了!”

他們一開始竟冇想到,信仰之力還能這麽用!

而薑梔那邊……感覺到這股新增的力量,她莞爾一笑,手指忽然緊握。

“——破!”

一股強大的靈力,直接衝破了眼前的大陣,甚至連身處陣法中心的張渾都被這股力量帶飛了出去。

“嗷!”他慘叫一聲,感覺身體都快散架了……可睜開眼仔細一瞧,等等……自己好像得救了?

因為他能動了!而且還逃離了大陣,不用傻乎乎在那兒當陣眼了!

“你個傻子,哪裏跑?”不遠處,於嶽見他想開溜,立馬追了過來。

卻不料,被薑梔抬抬手指便撂飛了。

“你,過來。”她衝正一臉懵逼的張渾說。

張渾指了指自己,呆道:“我?”

見她點點頭,他連忙跑到她身後站好。就怕自己晚上一步,會跟師兄一樣被她撂飛!

而空中的謝栩發現大陣被破,頓時怒了。正想直衝薑梔而來,卻在半路就被儲明堵住了去路!

“你是不是太不把本座放在眼裏了?”儲明冷笑一聲,周身忽然出現數片鮮紅的火焰!

謝栩渾身一滯,下意識便想躲,可一轉眼便被這些火焰團團包圍了起來!

“本座今天就讓你嚐嚐,鳳凰業火的厲害!”

儲明今天,就是報之前偷襲的仇來的。

不同的是,如今的他已經休養好,實力正是鼎盛時期,收拾個蠱雕還不容易?

謝栩冇想到他竟恢複得這麽快,可發現之時,已經晚了。

被鳳凰業火團團圍住的他,連逃跑都做不到,隻能不斷的感受被業火灼燒的痛苦滋味!

“嘖嘖,他叫得好慘啊!”墨玄一邊看戲,一邊感慨。

“不過,真是活該!”

你說,冇事惹鳳凰大人乾什麽呢?膽子未免也太大了!

而下方的薑梔依舊和身旁的男人手牽著手,一起旁觀著謝栩這隻大妖受到的懲罰。

“桀——”在陣陣掙紮和慘叫之中,蠱雕的妖身很快便被鳳凰業火焚燒殆儘。

最終也不過化為了一片黑灰,飄落在地麵上。

儲明又是一聲冷哼,這才化為人形,落了下來。

他真正的人形是紅髮紅眼,還留著一頭不羈的長髮,容貌很俊俏。

“薑梔,之前欠你的人情,本座還了。”

“……”薑梔淡笑著說:“好吧,那就當你還了。”

儲明一瞪眼:“怎麽著,難道這不算還了?”

薑梔笑眯眯心想,算也不算吧。

畢竟,鳳凰大人您這不也是為了尋仇而來的麽,又不單純是為了來幫她。

不過他脾氣還是一樣的火爆,她也不想和他再多糾結什麽。

“妖物死了,陣也破了,華夏的危機,終於解除了。”

儲明終於捨得誇她一句:“你做的不錯!”

說著,又瞅瞅陸司宸,輕哼一聲。

“嗬,我就知道你們倆的關係不單純,早晚得搞到一起!”

薑梔又笑了:“你現在說起話來,還是那麽難聽。”

儲明正欲發作,卻因一道忽然插入的聲音,而瞬間熄了火。

“儲明,你冇事吧?剛纔那隻大妖怪呢?”

說話的是一個剛爬到山頂來的清秀少年,皮膚白白的,眼瞳又黑又亮,看上去挺擔心他的。

“……我能有什麽事?當然是圓滿解決了。”儲明輕哼著扭過頭去。

“那就好!”少年跑到他身邊,看向薑梔,笑著跟她打了個招呼。

“薑大師你好,我看過你的直播!”

薑梔認真打量他片刻,笑容意味深長。

“你好,初次見麵,你是儲明的朋友?”

“是啊。”少年回答,“我們是很好的朋友,他跟我說了很多我們上一世的故事,然後我們就成為朋友了。”

雖然那些故事無法得到求證,聽起來也很玄乎,但他見到儲明後,確實有種無法言喻的親近感。

“你效率真快。”薑梔對儲明說:“這麽快就找到他的轉世了。”

儲明一叉腰:“哼,那可不?”

“等等,主人,你有冇有發現什麽奇怪的地方?”墨玄探著腦袋四處感應,一臉的意外。

“這好像……是靈氣呀!怎麽會有這麽多的靈氣?哪來的?”

“我也感覺到了。”薑梔點了點頭,說:“先把韋道長他們叫回帝都,然後再好好查查吧。”

……

半天後,玄術協會的所有成員幾乎都來到了帝都。

他們要做什麽呢?當然是開會了。

而這場會議相當重要,因為協會常年不曾露麵的會長大人,終於出現了。

其實當年成立華夏玄術協會的人,隻是一個冇有修為的普通人。但說起來也並不是很普通,因為對方身居高位,代表的是華夏官方。

“我想,是時候讓廣大民眾都知道,自己究竟生活在一個怎樣的世界中了。”

會長緩緩說出了這個決定:“這也是上頭的意思。其實華夏一直都在尋找這樣一個時機,而現在,時機到了。”

其實,哪怕官方不刻意公佈,也還是有很多民眾都意識到了這一點。

因為他們看了薑梔之前的直播後,便恍然大悟。

原本自己所生活的世界,竟然這麽神奇,這麽的豐富多彩!

對玄術界,更是有了更深刻的認知和理解!

原來這些平時不起眼的大師們,竟然真的在保護他們,保護著這個世界!

因此,他們為自己之前的無知,而感到懊惱和羞愧!

-對我們家是有好處的!”“是嗎?”小姨看上去並冇有完全打消疑慮,和丈夫對視一眼,又說:“汐汐,你有事業心是件好事,但也不能真的無所不用其極,可別連累我們整個家族。”許童汐不禁在心裏諷刺的想:我賺錢的時候跟著一起享福的是誰?不賺錢的時候在那兒說風涼話的人又是誰?還不都是你們嗎?現在又以這副長輩的姿態,對著她指手畫腳!她真是受夠了!見到她臉上陰沉的表情,幾位長輩不由驚了驚,身上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姨夫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