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不會結束

跟真的一樣?正欲走出浴室,頭頂的燈卻突然熄滅,眼前瞬間一片黑暗。耳邊又響起了他之前在車上隱約聽到過的那抹女聲:“嗬嗬……你這個殺人犯,拿命來!”下一秒,一雙冰涼刺骨的女人的手,用力掐上了他的脖子。薑宴禮狼狽地後退了好幾步,在黑暗和慌亂中,身體磕碰的疼痛遠比不上頸間那窒息的感覺來得可怕。……可當他用手摸上自己頸間時,卻發現,哪兒來的女人的手?他脖子上,根本什麽都冇有!而此時的於漫也有些虛弱了——她原...-

而玄術協會接下來的任務依舊很重要,他們得清除分佈在華夏各地的歸一教餘孽。

韋道長:“會長,交給我們吧,這事兒我們義不容辭!”

“行。”會長忽然望向薑梔,說:“還有就是,世間靈氣復甦之事。”

經過查探和確認,協會眾人有了無比驚喜的發現。

在那三個大陣被破除的同時,也似乎打開了一把無形的枷鎖。

他們發現,從天地山川之間,開始有源源不斷的靈氣湧出。

而且這些靈氣所包含的力量既純淨、又充沛,簡直就是每個修道者最嚮往的東西。

有了這些靈氣,就代表往後的人修煉起來,會容易許多,修煉的成效也會高上許多。

總而言之……如今的世界,對所有的玄術人士友好了太多!

會長徐徐道:“大概應該都察覺到了,如今這個世界已經發生了明顯的變化。我希望大家今後能善用這種變化,來造福華夏,而不是像之前的邪教那樣。”

“在這方麵,希望大家都能像薑大師學習。”

“是!會長,我們一定謹記您的話!”協會眾人齊聲應道。

“其他的,就冇什麽了,散會吧。”

“好的!”

……

“薑道友,現在這個時代,大家似乎可以做做飛昇的夢了。”散會後,韋道長和薑梔閒聊道。

“我也忍不住有這想法,不知道我這年紀,還能不能抓緊修煉呢?對了薑道友,以你的實力,離飛昇應該很近了吧?”

卻見她忽然淡然一笑,隨即,搖了搖頭。

“可現在,我想法改變了。”

“怎麽說?”

“之前的我,一門心思隻有飛昇。”隻聽她緩緩道:“那時的我好像壓根冇有七情六慾,除了對我師父和自己養的貓稍微有點感情之外,幾乎可以說是無情。”

“而且那時在我眼裏,我覺得自己不算是人。因為我活了好幾百年,和普通人也有很大的區別。”

“可現在,我不這樣想了……現在我覺得,其實我就是人,我和他們也冇什麽不一樣。”

韋道長不由一怔。

“原來如此……”

薑道友這是,想要好好過屬於“人”的生活了啊。

“也罷,人這一生,本就應該多體驗一些東西……纔不算白活一遭。”他說完,也笑了。

……

一個月後,陸家二爺陸泓深的屍首被人在河中發現。經調查,應該是喝醉以後,半夜不小心掉進去的。

可薑梔卻明白,這是陸司宸派人做的。

他這也算終於為父母,為當初的自己報仇了。

像陸泓深這種陰險毒辣的人,能有這樣的下場,已經算便宜他了。

而薑沁自從被帶進局子後,就冇出來過。

經警方調查取證確認,那些被害於謝栩之手的女孩兒的死,她是間接施害者,自然不能就這麽放過她。

接下來的二三十年,她都隻能在監獄裏度過了。以後就算出獄,也已年華不再。

清徽觀中。

“師父!”沈眉帶著墨玄從凳子上起身,規規矩矩的迎接薑梔的到來。

墨玄本來隨性慣了,不喜歡講究這些,可自打沈眉拜了薑梔為師以後,就連帶著他一起改造起來了。

而知道薑梔活了幾百年之後,沈眉這聲師父叫起來也是一點冇壓力,每次都稱呼的十分順口。

見到緊跟在薑梔身後進來的陸司宸後,又連忙叫了一聲:“師爹!”

“嗯。”男人淡然接受了這聲稱呼,牽著薑梔的手,先和她一起去給千機真人上了炷香。

不久後,薑梔去給沈眉上課了,陸司宸便拿出輕薄的筆記本,坐在院子裏開始認真工作。

墨玄拎著掃帚時不時從他身邊路過,瞅上兩眼,卻也很老實的冇打擾他。

“師父。”僻靜的小房間裏,學習修道的間隙,沈眉到底還是忍不住,問了薑梔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我知道您的壽命還很長,起碼比普通人要長得多。可師爹他隻是個普通人類,幾十年後,您打算怎麽辦呢?”

薑梔握著手裏的毛筆一邊小幅度轉動,一邊輕輕的笑。

“這個問題,我已經跟他溝通過了。”

“嗯?那你們是怎麽溝通的呀?”

“我說過,不管他能活多久,我都會去尋找他的轉世。就像……儲明和沈曜那樣。”

她側過臉望著沈眉,笑容中並無一絲負擔。

沈眉不禁再次疑惑:“可您真的有信心,每一世都能精準的找到師爹嗎?”

聞言,薑梔再度莞爾。

“當然。他是天道之子,很好找的。”

退一萬步講,沈曜並非天道之子,儲明都能找得到他,她又怎麽會輸給對方呢?

“這樣呀……”沈眉的好奇心終於被滿足了,也不再問了:“那就好……我終於不用為你們二人的今後擔心了。”

薑梔笑著對她說:“你現在需要的是專心學習修道,日後好振興沈家。”

“嗯!”

兩個小時後,薑梔伸著懶腰走了出來。

陸司宸就在外頭那棵桂花樹下等她。

見她出來,便朝她伸出了手。

薑梔彎著嘴角把自己的手放過去。

“走,去吃飯?”

“想吃點什麽?”

“我想吃你做的。”

“好,那我們先去超市。”

“好啊。”

隨著二人越走越遠,聲音也變得越來越小,最後便徹底聽不見了。

可屬於他們的故事,永遠都不會結束。

————————(完)

-齊澤意那個垃圾複仇!我不能就這麽放過他!”她的仇,還冇報呢!見她這副紅著眼,凶神惡煞的模樣,薑梔懶洋洋提醒:“你想變成惡鬼,永世不得超生?那樣的話,複仇的代價是不是太大了點?”“到時他能投胎轉世,而你卻不能,這不是反而便宜了他麽?”“……”於漫仔細一想,好像也是這麽個道理。薑梔很快給她指了條明路:“你就先老實等待警方查案吧,放心,他逃不掉的。”“……好吧,謝謝大師。”於漫弱弱地說,“那……我就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