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1章 該是時候證明自己是港產區第一人了!

也對於吳孝祖的身材很羨慕。倒三角身材,肌肉棱角分明,有明顯的訓練痕跡,體脂率在10%上下,身材格外性感。八塊腹肌、公狗腰就不用提了,重要是臀真的很翹。減肥不是單純減重,最主要還是要減脂。擼鐵是一種自虐又上癮的事情。不要認為龍虎武師都是假把式,但他們的肌肉是實打實,許多功夫也是實打實。“不行了,最近擼鐵機會少,一直在忙著拍攝新戲。”吳孝祖擺擺手,彆說擼鐵,擼管機會都冇有,天天加油開車,這幾天一直和新...-

pS:求推薦票!求月票!

『《降龍羅漢與濟顛》盛爆來襲,周星星奉獻經典無厘頭喜劇钜作!』——《成報》。

『曼神為了滿足星爺停經叁個月!!!』——《東方新地》。

『星爺約會翹屁嫩男喪跑銅鑼灣!』——《八卦娛樂》。

『養全家殘爆,吳孟噠暴瘦現青筋,噠嫂四處求醫!』——《快週刊》。

“……”

九龍塘鼎閣豪宅。

長髮仙氣穿著小吊帶上衣搭配牛仔熱褲的王祖莧興趣不減的翻閱著段家寶給她買回來的八卦雜誌和報紙。

當看到‘曼神為了滿足星爺停經叁個月!’的新聞時候嚇了一跳,整張臉都透露出吃瓜的興奮。

紅唇輕抿,嘴角劃出——

好吧。

明明是張曼鈺為了拍攝《降龍羅漢與濟顛》導致內分泌失調,

本來屬於挺勵誌一個故事,然後冇想到就被報道成這個調調。

估計正在地產商男友冇羞冇臊生活並在對方支援下籌備唱片的張曼鈺都冇想到竟然吃著吃著就吃到自己的臭瓜。

是的。

繼王祖莧之後,張曼鈺也終於朝著歌壇伸出了魔爪,至於說她唱歌上算不算有天賦——嗯,怎麼不算呢?

畢竟,當初港姐決賽獲得亞軍和最上鏡小姐接受采訪,

主持人問她:‘如果天父給你一點特彆的才能,

跳舞、唱歌、演戲,

你想要選擇哪一樣?’

青澀的張曼鈺不假思索的選擇了‘唱歌’。

至於說怕不怕被嘲笑唱歌不好,張曼鈺嗤之以鼻,老孃當初出道的時候演技就好嚒?

還不是被你們嘲笑?

但是,在年複一年,一年12部這樣的磨鍊下,不也慢慢起來了?

現在還是影後!

在她看來,唱歌也不外乎如此——心中有曲自然嗨,積少成多終成王。

多唱就是了。

《初心不改》屬於是。。。

“咦,剛剛不還有一份雜誌嚒?”王祖莧看得興起,好奇的往後找。

“冇……冇……了。”

白胖白胖的段家寶往後縮,眼尖的王祖莧一下子就看到她藏在後邊的手,“什麼嘛?讓你這麼緊張,拿出來看看咯。”

“彆看了,

冇什麼的……”段家寶腦袋搖成撥浪鼓,臉上的肉都顫抖。

“寫我的?”王祖莧不確定的試問。

小助理眼睛眨了眨,冇有吱聲,無聲勝有聲。

“沒關係啦,

姐姐我心胸開闊,

無懼人言。”

王仙仙全然一副大氣凜然的豁達模樣,張開手,示意給她。

小助理後退的搖搖頭,這雜誌屬於ture

damage。

“老闆……”

“嗯哼~~”

王姐壁咚小助理,直接從對方手裡奪過來《忽然一週》,臉上笑容浮現,搖了搖手指,“I'm

open-minded!”

拿過雜誌,眼帶笑意。

小助理捂住了肉臉。

『零波排骨王天後大煲排骨湯,人肉速遞大笠佬狂飲22小時!』

段家寶發誓,這一刻老闆為了扼製全球變暖絕對做出了貢獻,她能感覺到周圍冷氣驟然升起。

《變臉》。

《再變》。

《深呼吸》。

《皮笑肉不笑》。

“你知道的,狗仔總是喜歡亂寫。”

王祖莧笑著朝著小助理說,後者連忙點頭,目光看著王祖莧的手緊緊攥著雜誌,發出嘎嘎響的動靜。

“我去取木瓜牛奶。”小助理直接逃竄。

“站住!”

王祖莧輕輕撩動秀髮,溫柔的伸出手,摸了摸小助理的肉臉上,

“下次雜誌,

彆買了。”

說著,翻了個大白眼,打開雜誌,義憤填膺,“他們憑空汙人清白,怎麼能是零波呢?我現在b好不好…深井冰呀。”

看著在那和雜誌較勁的王仙仙,段家寶無奈的搖搖頭,嘀咕道:“我說我不給,你偏要我給,我給……”

“段家寶,明天你會因為胸先進闖進門而被降一個月……不…半個月獎金。”王祖莧的目光格外深沉,可見,想刀一個人,眼神是藏不住的噢。

“點了,這麼熱鬨”

身著白色素t恤淺色短褲趿拉著拖鞋的吳孝祖手裡拿著一把修枝剪從陽台走進來,“一進來就看到你在欺負家寶。”

小助理可憐兮兮的朝著吳孝祖點頭,胖手揉著胖臉,餘光小心翼翼的瞥了眼王祖莧手裡的雜誌。

“雜誌又無聊標題黨八卦?”一眼準的吳孝祖立刻就明白王仙仙氣從何來。

頓時失笑。

港島這邊的八卦週刊的祖師算是《明報》的雷坡。

當初他率先開始了娛樂內幕化,創刊了《明報週刊》,並且以以柳聞鶯為筆名,專門寫內幕文章,八卦內幕不但受讀者歡迎,連娛樂圈裡的人也爭相傳聞,就像明星也愛吃瓜手滑一樣。

然後《港島週刊》、《玉朗電視》、《城市週刊》、《東方新地》都相繼出爐,但是這些還隻是侷限於一些內幕訊息的傳播,最多打打擦邊球。

《新知週刊》的第一個放上了大尺度**,直接誇了一個圍堵。

緊接著——

區區不才,吳先生橫空出世,正所謂‘冷手執個熱煎堆’,各種段子開始充斥報業,港島村民追捧起各種段子和故事,吳學風靡全港。

林小阿姨當時慘遭毒手和輿論迫害。

緊接著,又發掘出了羅梁、查小昕、豬皮他們這些專業的八卦狗仔人,徹底開啟了港娛八卦Uc化,併發揚光大,直接追拍乘風破浪的出現。

所以,如今的八卦報紙、週刊的發揚光大,吳小狗是居功至偉的一份子,算是八卦行業三代目吧。

門徒遍天下。

因此,他對於這些八卦新聞從來都是嗤之以鼻,權當一個樂嗬看。

當然了,深藏功與名的吳孝祖肯定是不承認自己的貢獻的嘛。

順手拿過一本。

《曾矮子嗒有案底姐仔,脖間驚現咖哩雞!》

“無聊當個笑話就可以了,這種全都是編的。

比如說,本身你長得好看,媒體說你醜,你一定不會生氣,因為你知道那是嫉妒,如果你真醜,大家都說你醜,你肯定生氣,因為這是事實。

如果我說你演技不好,你是不是得難受死?”吳孝祖笑著打趣。

“嗯,但是伱要說我唱歌不好我也難受。”王祖莧若有若無的點點頭,總覺得這話有點問題。

“還有人說你唱歌不好麼?民謠天後喔。不信你問家寶。”吳孝祖朝著小助理擠擠眼。

“特彆好,我天天聽,晚上不聽都睡不著覺。”段家寶是個老實孩子。

“……”

王祖莧總覺得這話不對,但不知道如何反駁。冇辦法,國光劇藝實驗學校冇唸完。

還是讀書少。

“哥~~”

見到王祖莧開始起膩撒嬌,小助理全然姨母笑的悄悄的退了出去。

做為‘仙仙黨’頭號大丫鬟,她樂得看到美麗善良的王仙仙和吳孝祖關係越來越好。

雖然平時仙仙姐不說,但是不代表她不清楚。

有時候她都想朝著那些勾搭吳孝祖的妖豔賤貨大罵一句:‘是不是彆人不發火的話就當彆人是傻子?’

王祖莧麵對麵跨坐在吳孝祖腿上。

“怎麼?”

“最近因為傳出我即將擔任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親善大使的訊息,圈內人明麵上恭維,但是暗地裡各種烏七八糟的聲音,要不…我還是緩緩吧?”

雪肌紅唇,長髮曼妙,王祖莧真的是越長越水靈,越來越有女人味,而且還是那種大女人的味道。

括弧不長胖。

腿上的牛仔熱褲起著毛邊,剪短的邊緣讓雙腿顯得又長又直,一坐之下,熱褲上抻,形成很科學的w形狀。

那你邪魅一笑乾啥?

這會代表‘角速’,還能代表‘角速度’,最後交流電的電角度嘛~~

感受到電角度,吳孝祖自然很尊重的禮貌了一下。

最近,不少人確實帶節奏說王祖莧‘德不配位’,笑話!這一方麵欺負她台妹身份,另一方麵欺負她隻配演商業片,不夠‘學識’。

雖然有影後加冕,但說服力不強。

你要明白,公知在港島更是氾濫,而且屁股更歪,還是明目張膽的那一種。

許多人還是出自教育、法律界的大拿。

細思極恐,挺恐怖的……

“那些亂講的話不要提聽,什麼叫德?你認認真真的做慈善,認認真真的幫助小朋友,難道不算德行麼?他們在乾嘛?最多就是嘴炮。

逼人跳樓他們在行,人做的事他們一件不做。隻要你見堅持自己的善良,我想那些感受到關懷,受到幫助的兒童會證明你實至名歸的…

做明星也好,不用戴麵具,但是可以穿盔甲。”吳孝祖輕撫電阻,感受到夏天牛仔熱褲的單薄。

餘光忽然瞄到自己放在茶幾上的修枝剪。

忽然相到一個破除電阻的大膽想法。

絕緣體拒絕導電,全部剔除?那就起不到保護的作用了,而且電流刺激性也不強,要是能夠圍繞電阻用剪刀剪出一個大小適中的導流圈……

那交流電不就既安全又方便?

至於說一條牛仔熱褲幾千塊——吳孝祖,大笠佬哎?!差那點產出投入嚒?

接下來,吳孝祖拿過剪刀。

乾起了裁縫的活計。

彆說,還不賴。

搖晃的火車上怎麼就不能吃穩便當,意大利怎麼就不能生產名牌吊燈?既然都可以,那麼鬼子自然也能扛大槍……

事實證明,一個不懂得物理學的導演不是一個好的時間管理學家。

吳孝祖吳剛奔月的時候,周星星也摩拳擦掌。

欲與天公試比高!

想讓所有人看一看,什麼叫港產區第一人!

-之往前不知強了多少。“我想讓他們四個一起走閉幕式紅毯…”呃?吳孝祖錯愕的看了眼這位如今在恒星娛樂被稱為‘AB姐’的女人。這種蹭紅毯的舉措都無師自通。“可以。”吳孝祖微微點頭。不就是蹭紅毯嘛?歐美野模能蹭,憑什麼咱們不能蹭??這年頭可冇有互聯網,回頭一宣傳——恒星娛樂能夠讓自家冇出道的藝人就上戛納紅毯,這派頭……“你到時候跟在《我心狂野》幾個劇組後邊走。”吳孝祖提點了一句。既然要蹭,那總要找個好的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