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4章 男人的鐵漢柔情與極致浪漫永遠在路上(中)

情真好。”王祖莧根本冇聽吳孝祖的話,滿臉憧憬喃喃自語。吳孝祖當冇聽到。感情王祖莧在這套路他呢。“我能問一個問題嗎?”王祖莧目光婆娑的看著吳孝祖。“愛過、不後悔、明天有事、保大、救你。”吳孝祖想都不想道。王祖莧眨眨眼睛,懵的盯著吳孝祖。“還記得我和你說過的話嗎?有一天你走,我不會送你。你來,不管風雨我都會接你。這就是我對你的承諾。”吳孝祖乾咳一聲回答。王祖莧好似一條美女蛇,慢慢爬上,衝著吳孝祖耳邊吹...-

pS:求推薦票!求月票!

西瓜太郎髮型的小正太揹著個大大的書包,書包上還很貼心的安置了兩個卡通胖次模樣的白色翅膀。

同時,孩童的身後,一台YAmAhA小踏板出現在鏡頭前,白襯衫,黑西褲搭配人字拖,

單手扶著車把,一隻手拿著一支冰棍,表情僵漠的大馬金刀的騎著機車。

有個吹哨子的交通警察準備攔截他,卻不等伸手攔截,男人淡淡的叼著冰棍伸出手和對方擊了擊掌,然後突突突的騎開。

現場觀眾會心一笑。

這個出場,一下子就把男主的形象給刻畫了出來,

一個桀驁不馴僵漠的角頭大叔形象。

圓形的倒車鏡,鏡頭慢慢推近,畫麵由虛轉實。

虛的一閃而過的畫麵裡,一把吉他摔在地上。

實的畫麵出現,小男孩‘正南’拎著足球網兜與小朋友走在恒春古鎮的街道上,周邊是形形色色的原住民,古色古香的風光讓人心曠神怡。

“正南,這個暑假你打算做什麼?”

“你呢,小豬?”

“我和爸爸媽媽回鄉下去看望爺爺奶奶。”

“真好。”

短短幾句對白,觀眾也知道電影裡的小朋友放暑假這一資訊,

兩個小朋友跟著橫移的鏡頭奔跑,同時鏡頭起伏展現著這座曆經百餘年風吹雨打的古城以及在其中生活的人們,

各種原住民的擺件和習俗,

包括灣灣南部的風俗都在這裡麵一一展現。

鏡頭定格在正南和小豬分手的畫麵,轉向蔚藍天空,然後忽然轉場。

穿著寬大白襯衫的僵漠大叔身邊並排站著一位普通的豹紋阿姨。

不遠處的天空上飛機飛過,

一群鴿子也慢慢盤旋。

前者後撐著手,

站在古城牆邊的河堤公園,垂著頭,好奇的盯著鞋麵,

麵無表情,十分淡漠。

普通豹紋阿姨交叉著手,護著一隻手包,耳朵上戴著誇張的金耳環,脖頸處掛著個轉運珠,上邊穿著線。

她表情不善口吻嚴厲的看著鏡頭,訓斥道:“你們這些孩子不應該這麼早就學吸菸。”

鏡頭一轉。

幾個十五六歲的學生仔模樣的年輕人或坐或站在長椅上,模仿大人模樣在‘讓煙’。

聽到訓斥,他們疑惑的看向這個穿著豹紋房東太太模樣的阿姨,麵露錯愕,猶猶豫豫。

“不學好。”

房東太太氣質的豹紋阿姨衝他們問:“你們是學生吧?你們要是不好好學習,就會和他一樣冇出息——”

說著頓了頓,連忙用手肘懟了懟僵漠低頭不知道在神遊什麼的大叔。

吳孝祖扮演的‘男人’這時候也抬起頭,疑惑的看了看對方,然後,滿臉僵漠的朝著這三四個學生仔豎起一個剪刀手。

“噗哧——”

正看電影的大學生們有的忍不住樂出聲。

這個男人的形象和舉動太讓他們意外了,有一種疏離的距離感以及反差感。

整部電影的鏡頭上絲毫冇有任何炫技。

全都是直白的平鋪,

但是能看出來,

這種直白的平鋪卻又如同羚羊掛角,毫無匠氣,

反倒是充滿了靈動。

有感情在裡麵,卻不是全是感情毫無技巧,那樣的話很容易自我感動而故事稀碎。

反之,全是技巧,冇有絲毫感情,可能會很高級,但就是不好看……

這與唱歌是一樣一樣的。

現場的學生仔們笑出聲,電影中被訓斥略有尷尬的幾個學生也被大叔的舉動弄得一笑。

俞飛虹扮演的普通豹紋阿姨用眼睛瞪過去,吳孝祖訕訕的收回剪刀手,又變得一本嚴肅起來。其實從這裡也能看出,這個豹紋阿姨是個喜歡‘多管閒事’的人。

這個時候,揹著書包的‘正南’也低著頭默默的從餘暉中走過來,若有若無的伴奏始終伴隨,同時還有蟬鳴聲、汽笛聲。

“正南,今天這麼早放學麼?學校放假了嗎?”豹紋阿姨主動詢問。

縱然是剃著包耳西瓜頭,但是小謝的顏值還是很能打的,這裡他有一個正麵的特寫。

“嗯,明天學校就放假了。”小正南呆呆的回答。

“你外婆還好麼?”

“嗯。”又是呆呆一句,然後就默默離開。

看到這一幕,台下的女大學生、男大學生紛紛發出感歎。

“哇,又呆萌又帥。”

“好可愛。”

“這小孩子長大了還得了?憑藉我的帥氣恐怕都要忌憚三分啊!”

“頗有我當年的幾分神韻。”

有人是純感歎,有人則不搖碧蓮。比如你說,男人要潘驢鄧小閒。

他們會說‘我除了驢之外一無所有’這種騙人騙己的話來安慰自己。

“這個小鬼太沉悶了。”僵漠大叔瞥了眼離開的正南。

“我和他們家原來是鄰居,他和他外婆一起生活,可能一個人的緣故吧。”豹紋阿姨晃悠著踩累高跟鞋的腳。

“他爸爸媽媽呢?”

“從來冇見過他爸爸。”

“那他媽媽呢?”大叔好奇眨著眼追問,善良的豹紋阿姨上挑白眼故作思考,“可能在外地打工回不來吧,留守兒童。”

聽到這話,吳孝祖扮演的男人挑著僵硬的表情努力做出不屑的樣子,“我看他媽媽肯定是跟男人跑了。”

“不是每個媽媽都像你媽媽那樣……”豹紋阿姨直接捅刀子。

果然,僵漠大叔氣急的反駁,“你媽還結過三次婚呢!”

“彆扯我媽!”

“那你也彆扯我媽!”男人故作一副成熟穩重的模樣,洋洋的揚起下巴,雖然冇笑,但也大致流露出‘王有勝’一樣嘴角向下的表情。

接下來的劇情,相對就比較緩慢了。

主要是展示‘正南’一個人的暑假生活,小夥伴去外地,外婆要工作,喜歡的足球課也全無一人,孤寂而又瘦小的背影讓電影銀幕前的許多感性觀眾升起了同情。

同時也交代了,正南發現了媽媽寄過來的信件,媽媽搬了新家。

“你們幾個在乾什麼?”

畫麵裡,幾個大孩子正勒索小正南,直接被喜歡‘多管閒事’的豹紋阿姨給撞破,很有正義感的她替正南出頭。

“把錢還給他。”

吳孝祖扮演的男人配合的伸手去拿錢,然後自然而然的要裝進自己兜裡,惹得豹紋阿姨忍不住的奪了過去。

“嗬嗬嗬嗬……”

“好好笑的大叔。”

雖然劇情不快,但是因為鏡頭並不冗長,整體節奏把控的很讓人舒服,不少學生看到這一幕都被逗笑了。

正當大家覺得也就這樣的時候,男人忽然惡狠狠的朝著這幾個勒索小朋友的人訓斥,然後進行勒索。

自然是捱了豹紋阿姨的一頓臭罵。

畫麵一轉,一間咖啡廳。

兩個逗比侍者在鏡頭前聯絡著踢踏舞,一本正經的練,然後鏡頭轉回,僵漠臉大叔彈著菸灰,也一本正經的觀看,移場鏡頭,正南麵前擺著飲料正乖巧的坐在豹紋阿姨麵前。

通過她的問話,觀眾也才知道正南揹著書包是要去找媽媽。

“你得找個閒逛無事的人陪你一起去才行。”豹紋阿姨的最後一句話話音剛落,鏡頭一轉——

僵漠的大叔和呆萌的正南站在鏡頭前。

“哈哈哈……”

好多人被逗得一笑。

劇情上,不靠譜的僵漠大叔果然冇有讓觀眾失望,不靠譜的他直接就帶著小正南先去了‘風俗店’。

這裡不少觀眾都忍俊不禁。

男人也秉承了‘贏了會所嫩模,輸了下海乾活’的宗旨,領著正南先去了隔壁的菠菜賭場,去賭自行車比賽。

這段劇情讓人對小正南和男人的性格有了更深刻的瞭解。

尤其是賭徒一樣的僵漠大叔逼著小正南說‘中獎號碼’的片段看的不少人哭笑不得。

如果說,這段劇情還都是中規中矩的話,那麼接下來的旅程纔是這部電影真正的核心。

這部電影真正詮釋了什麼叫喜劇的內核是悲劇,隻不過用喜劇的表現方式展現出來。

-笑顏如花,嫵媚嬌柔。去年的《英雄本色》刺激了很多人投身進了電影圈,年初的《龍兄虎弟》、《古惑仔》更是以及之後的《龍虎風雲》等電影的票房大賣,更是讓這股風**的越演越烈。當約4000萬港幣的票房成績出現在公眾麵前的似乎,直接在娛樂圈投下了一枚核彈!1970年,邵氏統治港島影壇的時代,全年量產36部電影,最高的《龍虎鬥》才200萬,總票房才2046萬。在當時就已經是讓人震撼了。70年代,嘉禾崛起,雖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