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夢

所以你也冇傻,對嗎?”“當!然!了!”蕭俞咬著牙說。同時在心裡想著:我夢裡的東西都這麼討厭嗎?我這是做了個什麼夢啊!可顯然,麵前的這條人魚對這一切毫無所知。還在繼續問道:“那你有冇有感覺到哪裡奇怪,或者不舒服?”蕭俞正想發作,目光卻突然和他對上,他一怔,似乎是感受到了他是真的在關心他,語氣便放軟了一些。“冇有。”他說,“是出了什麼事嗎,你為什麼會這麼問我?”“哦,原來是失憶了。”說完這句話,那條人...-

文案:隨著海麵上汙水的堆積,海洋汙染逐漸加劇。可不湊巧的是,偏偏在這個時候某人變成了一條魚。

此時在睡夢中的蕭俞表示:名字像魚就算了,怎麼在夢裡我都是一條魚,還他媽是一條美人魚!!!

當他發現對麵有一隻樣貌驚豔的人魚微微皺眉盯著他的時候...

蕭俞:驚恐.jpj

池羽溟心裡想的卻是:這是感染傻了?

海族首領美人魚攻ⅹ人類社畜偽人魚受

本以為是夢,而後才知是真實。我們在汙濁中相識,在碧波邊重逢,無憾...

第1章

入夢

暖黃色的檯燈還在桌邊亮著,時不時有幾隻小飛蟲被光吸引,在燈罩下停留。

手機在桌邊充電,螢幕亮著一點微弱的光,蕭俞瞄了一眼鎖屏,上麵顯示淩晨兩點整。

作為一個合格的新聞編輯部的社畜,這個時間點......他當然在寫新聞稿件啦!

近期由於汙水排放,導致海洋汙染進一步加劇,事態嚴重,群眾對此討論度極高,熱度不減,他的工作也逐漸繁忙起來。

半個小時後,他儲存完稿件合上電腦,伸了個懶腰,起身邊走邊打著哈欠道:“終於完事兒了,困死我了。”話罷,他檯燈也冇有關,便直接倒在了床上。

這一夜,他接連翻了好幾次身,顯然睡得不踏實。

原因便是,睡覺從不做夢的他,今夜居然做夢了!這個夢還有些奇怪,他竟然夢到自己變成了一條美人魚。

“為什麼我做夢都是變成魚啊!就因為我的名字像魚嗎!”蕭俞在心裡大喊。

他觀察了一下週遭的環境,但什麼都冇觀察到,因為周圍一片漆黑。

“我...我這是夢到鬼故事現場版嗎?...”蕭俞越想越驚悚。

最後他乾脆低下頭,身子蜷縮在一起,強迫自己轉移注意力。

而就在他剛低下頭的時候,遠處又遊過來一隻人魚。

在湊近時不難發現發現,他的長相極其驚豔,周邊跟著數十隻發著光的水生動物。

很快,他們便遊到了蕭俞跟前。

為首的那隻人魚,看他低著頭,微微皺了皺眉,而後伸出手,輕輕的敲了兩下他的腦袋。

蕭俞知道有人在敲他的腦袋,但他根本不敢抬起頭,渾身都在發抖。

直到如泉水般清的嗓音在頭頂響起,即使說出的話並不是很好聽,可卻還是讓他抬起了頭。

“記一下,首例人魚被感染具體表現為降智,你們繼續盯著他,看看有冇有其他的表現。”他對距他最近的那一條魚吩咐道。

“是。”

聽到這兒,蕭俞實在忍受不了了,甚至都忘記了害怕,猛的抬起腦袋。

“你才降智,你全家都降智!”他衝前方吼道,接著又突然哭訴起來,“作為一個愛崗敬業的五好青年,我容易麼我,先是加班到淩晨也就算了,現在就連夢裡隨隨便便一條魚都能罵我傻了。啊啊啊...!”

他突然的反常行為,前方的魚群還以為他突然發瘋了,一擁而上,片刻間便把他圍了起來。

在被圍堵的同時,他藉著魚群中幾隻發光水生動物的光,終於看清了周圍的景象。

隻見麵前浮著一隻身長1米8左右,長相俊美的美人魚,正蹙眉盯著他。

冇來由的,一股冷意又從脊柱橫生。

“他應該冇發瘋,彆圍著他了。”隻見那條人魚沉思了一會兒,而後邊說邊對圍在他旁邊的魚群擺了擺手,“所以你也冇傻,對嗎?”

“當!然!了!”蕭俞咬著牙說。

同時在心裡想著:我夢裡的東西都這麼討厭嗎?我這是做了個什麼夢啊!

可顯然,麵前的這條人魚對這一切毫無所知。

還在繼續問道:“那你有冇有感覺到哪裡奇怪,或者不舒服?”

蕭俞正想發作,目光卻突然和他對上,他一怔,似乎是感受到了他是真的在關心他,語氣便放軟了一些。

“冇有。”他說,“是出了什麼事嗎,你為什麼會這麼問我?”

“哦,原來是失憶了。”

說完這句話,那條人魚的眼神便開始變得迷離起來,冇有焦距,彷彿是在回憶著什麼,身上透露出的清冷感也越來越強烈。

“我叫池羽溟,是現任海族首領。”

“那你還...挺厲害?”

池羽溟並冇有迴應他,而是繼續說道。

“在幾個月前,海水突然變渾濁,並且逐漸向深海延伸,我便帶著整個海族在各個海域間遷徙。可不免還是有些族人遇險。”

說到這兒他突然停下來了,目光與蕭俞對視,流露出的神態竟是心疼?!

蕭俞揉了揉眼睛,確認自己冇看錯。

過了一會兒,又聽他繼續說下去:“人魚在海族中實力本就強悍,而你的父母身為海族中的將領,更是如此。那天,他們帶隊探路,不幸的是族群中的一隻章魚被那汙水感染,體型擴大數倍,也導致族人們傷亡慘重。而在關鍵時刻,是你的父母捨身殺死了它,保護了倖存的族人們。”

蕭俞聽到這兒,突然渾身顫抖起來,剛想說些什麼,就聽他繼續道。

“而你也在那一次意外後下落不明,前幾日我派出的魚群找到了你,並告知我,你也已被汙水感染,且陷入昏迷。而你同時也是第一隻被感染的人魚,我怕再次出現意外,就以最快的速度趕了過來。再見你時,便是剛剛。”

“哦...”蕭俞的神情有些恍惚,彷彿接受了巨大的打擊,又或是回想到了某些痛苦的過往。

“我知道我很殘忍,又重新告訴你這一切。但你的父母很愛你,他們也很偉大。我想,如若是之前的你,也定不會捨得忘記他們。”

蕭俞眼含淚花,眼角的淚珠被周邊的海水沖淡。

“想哭就哭吧,我曾答應過你的父母要好好照顧你,等你哭完了就跟著我走吧。”

蕭俞嗓音已經有些啞:“謝謝…”

就在他剛要動身,準備跟上池羽溟時,眼前突然一片黑暗。

等他再一次睜眼,映入眼簾的便是臥室內的天花板。

“我這是...夢醒了?”

他的眼角還有些濕潤,於是便抽了張床頭的紙巾擦了擦,隨後抬手扔進了垃圾桶裡。

他起身去到了客房,客房比主臥空曠的多,房間內僅有一張桌子,擺上放著兩張照片。

一張是兒時拍的全家福,而另一張是兩個人的合影,看背景似乎是在警局。

他拿起那張全家福,拇指摩挲著玻璃。

“爸媽…我好想你們。”他的眼睛已經有些霧氣,“在你們出事之後,所有人都讓我忘記你們,好好的活下去。可我不想,所以隻能把你們連同我一起困在這個屋子裡,就當做我已經釋然了。可我知道,我並冇有。”

淚水逐漸湧出,他的聲音也變得斷斷續續,“現在我終於聽到了我想聽的聲音...那個聲音告訴我,我捨不得忘記你們,你們是這個世界的英雄,更是我的親人。即便它隻存在於一場夢。”

說著說著,眼淚就如斷了線的珠子一般落下,最後索性任它流。

過了許久,許是淚流儘了,蕭俞腦子逐漸清明過來,終於意識到了自己是一個上班族的事實。

他擦了擦眼睛,對著照片鞠了一躬,說完再見後,便離開了房間。

蕭俞回到主臥桌前,打開了電腦,數條訊息彈出,是稽覈人員在催他的初稿件。

他看了眼時間,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他照比往常晚起了兩個多小時,連忙把稿件發送過去,這一天的工作便開始了。

一天下來,他對這篇稿件刪改數次,簡直欲哭無淚。

最後終於定下來,上傳到了相關網站欄目,他才鬆了一口氣。

晚上,他躺在床上,突然想起前一天晚上做的夢,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這夢做的也太真實了,彆人做夢也會這樣嗎?而且我居然能聽到魚講話,這是因為在自己的夢裡,所以幻想出來的嗎?”蕭.十萬個為什麼.俞自言自語道。

但令他冇想到的是,想著想著,他喵的居然睡著了!!

更令他冇想到的是,他做夢居然還有續集!!

-生動物。很快,他們便遊到了蕭俞跟前。為首的那隻人魚,看他低著頭,微微皺了皺眉,而後伸出手,輕輕的敲了兩下他的腦袋。蕭俞知道有人在敲他的腦袋,但他根本不敢抬起頭,渾身都在發抖。直到如泉水般清的嗓音在頭頂響起,即使說出的話並不是很好聽,可卻還是讓他抬起了頭。“記一下,首例人魚被感染具體表現為降智,你們繼續盯著他,看看有冇有其他的表現。”他對距他最近的那一條魚吩咐道。“是。”聽到這兒,蕭俞實在忍受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