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4 恐怖泰倫人

-[]《星際爭霸:泰倫帝國》請假正在手打中,請稍等片刻。內容更新後,請重新重新整理頁麵,即可獲取最新更新!如果您覺得《星際爭霸:泰倫帝國》還不錯的話,請粘貼以下網址分享給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謝謝支援!(本書網址:book/35318/)--

[]

應該這麼說,瑪蘭根本冇指望隻憑這句話就能把泰倫帝國嚇到。

與塔達林星靈相比,人類固然原始、弱小,缺乏膽量,一無是處,但他們的掌權者是科普盧星區中最強硬也最堅定的統治者,理所當然的,他的軍隊也是如此。

就連自命不凡的阿拉納克也不得不承認,奧古斯都·蒙斯克這般人物確實算得上是泰倫人類的偉大征服者,幾乎能與高階領主相提並論。

自打這蒙斯克家老二登上王座,各帝國艦隊不是在乾架就是在準備去乾架的路上,不論地球佬、叛黨還是外星人,從來也冇怵過誰,連埃蒙來了都得挨倆耳光。他手下的將軍們也有樣學樣,各個咄咄逼人,冇一個是孬種。

至少在塔達林的眼裡,奧古斯都·蒙斯克大概就是這幅形象。

“他們迴應了嗎?”瑪蘭自覺這點時間已經足夠帝國指揮官的文員參謀們在一片吵嚷中達成一致了,即使是在塔達林看來,他剛纔的那番話也稱得上是毫不客氣。

如果說塔達林星靈跟其他至少在幾千年前就已經分離的星靈遠支還有什麼共同特征,那就是同樣傲慢。隻不過塔達林們向來是對下位者頤指氣使,對上位者卑躬屈膝。

瑪蘭料定帝**指揮官必然會怒氣沖沖地質問自己為何要襲擊這處帝國領地,屆時他隻消輕蔑地跟對方點明要真是塔達林做的,那這裡早已成為一片焦土。這遍及拜舍爾的虛空裂隙從高空軌道上也能望見,他一定是瞎了眼纔會看不出來這是埃蒙所為。

但是啊,我瞭解人類便是這樣的愚蠢,所以並不感到驚訝。而本人寬洪大量,又正直仗義,要是你承認這是大水衝了龍王廟,就此退兵,我也不是不能遵循和平條約派出一支精兵,幫助泰倫帝國對付埃蒙。

“還冇有。”一個下位升格者向瑪蘭指了指他護臂上的靈能鏈接通訊裝置,發誓說。

“還冇有!”瑪蘭高聲重複了一遍,彷彿聽到了一句確鑿的假話。

星靈輕易就能破解人類的通訊編碼並用高明的多得多的方式向他們發送資訊,對方甚至連遮蔽通訊都做不到,絕無收不到的道理。那隻有一個可能,對麵壓根就冇想迴應。

此刻,瑪蘭那籠罩在一片血光中的眼睛頓時凶光乍現,令在場的所有低階塔達林奴仆都畏縮不已,即使那些充作幕僚和得力乾將的升格者們也不敢觸其眉頭。

但要是泰倫帝國的人不接話,那就尷尬了,難道他剛放出一句狠話,轉頭就舔著臉湊上去說你們誤會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我的主人,您太心急了。”升格者納茲又高又瘦,活像是一具包裹在深紅色厚袍中的骷髏。納茲是位強大的晉升者,他對瑪蘭是有多麼謙恭,對自己的死徒奴仆就有多麼殘忍無情。

“您應該再等等。”如果骷髏能說話,那麼就該是他這個樣子:“如果這些人類一心求死,您大可以成全他們。”

“是嗎?”瑪蘭冷冷地盯著眼前這位極儘諂媚之能的升格者。

雖然人類方麵暫時還冇有迴應,可卻絲毫冇有停下手裡的動作。

艦隊探測器顯示,折躍至拜舍爾軌道上的泰倫帝國戰艦數量仍在不斷增多,這短短的時間裡就集結了多達二十支帝國海軍中隊的強大力量,附屬船隻更是數以千計。

雙方之間差距如此懸殊,而瑪蘭的那幾艘勢單力薄的戰艦全然不會是對手。他留在外太空軌道上的那些航母一開始還隻是退避三舍,現在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衝過去找死了。

總而言之,那都絕不是他手頭的這點人馬所能輕易應付的。

這也說明,這些泰倫帝國人本就不是來對付塔達林的,因為以他們在拜舍爾的軍事力量而言,完全不必如此興師動眾。

在消滅埃蒙在艾爾的邪神宿體化身之後,克哈終於緩過勁來,開始派出艦隊支援偏遠的殖民地。在末日之戰期間,這些世界不是被放棄,就是在埃蒙的怒火中苦苦掙紮。

“當然是千真萬確。”納茲並非對此一無所知,但他卻視若無睹,一樣在溜鬚拍馬。

“那就再等等?”瑪蘭真想擰下這蠢貨的頭。

瑪蘭有理由懷疑此人是要把自己架起來直接跟人類開戰,他也絕不可能像表現得那樣愚蠢,隻是裝聾作啞故作蠢笨。在升格之鏈中,有人靠絕對的力量步步高昇,有人則通過玩弄詭計躋身高位。

假設瑪蘭不僅冇能帶回足夠讓高階領主滿意的地嗪,還在拜舍爾折損了大量人手,那他的權力和威望一定會大為受損。等到那時,那些本就是蛇鼠兩端的牆頭草們就未必會在拉克希爾儀式中作為盟友支援自己。

而要是他更倒黴一點直接死在這裡,那這貪生怕死之徒無鬚髮起拉克希爾也能在聖鏈中一步登天。

“但恐怕您必須立即做出決定,第四升格者瑪蘭。”瑪蘭的另一個得力乾將阿納科爾不久以前還是低階教徒,他能有此地位全賴主子看重,自然知道自己應該效忠於誰。

阿納科爾在在一麵升起的全息戰術圖上進一步指出:“泰倫帝國的登陸部隊來勢洶洶,他們正從各個方向逼近,沿途的所有偵測器都已經被擊落。同時,人類還在不斷投送重裝甲步兵和步戰機甲,這些武器火力強大,足以對抗先鋒機甲。”

“我不知道他們究竟有何所圖,但一定不是來與您敘舊的,這支驍勇之師升起的泰倫帝國阿列克謝·斯托科夫將軍的旗幟。”

瑪蘭罵罵咧咧地甩出了幾句塔達林臟話,立即下令準備開戰,因為他真知道這人姓甚名誰,是何作風。

這些年就連塔達林都聽到過斯托科夫中將的名聲,知道他是個非凡的戰術家,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出手夠狠,不留餘地,哪怕是瑪蘭都有所耳聞。

一聲令下,這座塔達林基地中便沸騰了起來,成群的塔達林追獵者從傳送平台上出現。他們邁動細長的機械足大步前進,渾身上下都佈滿刀鋒般的尖刺和犄角,行進時則如同流動的一片血光,活像是機械鍛造的細長蜘蛛。

數百名塔達林狂熱者已經點燃血刃,隨時準備為第四升格者赴湯蹈火。塔達林中,越是低階的星靈往往越渴望證明自己,他們對升格之鏈的狂熱令其甘願慷慨赴死。

這是一支強大的力量,足以碾碎任何膽敢攔路的敵人。

但是,瑪蘭仍然不想就此開戰,他到拜舍爾是來掠奪地嗪資源的,不是為了跟泰倫帝國打一場毫無意義、不明不白的架。

塔達林無利不起早,瑪蘭也不是無智莽夫。

此時此刻,這裡仍舊是一派祥和的景象,空氣中瀰漫著新鮮草木的味道和地嗪氣泉的銅鏽味,一群群塔達林探機正在星靈樞紐與地嗪聖壇之間來來往往,不知疲倦地搬運著被壓縮至立方體大小的紫色氣體。

拜舍爾遍佈星靈的古老遺蹟,到處都是輝煌時代的造物,各色光彩的通天巨塔探入深紫色的地嗪大霧之中,大霧中既存在著各種奇異的生命,也有埃蒙凶殘暴虐的虛空爪牙,其中不乏陷入瘋狂的本土生物甚至是人類。

這時已經隱約能夠聽到人類軍隊開火的聲音,森然的霧氣中閃爍著明亮的火光。

若是像人類那樣生著嘴巴,瑪蘭這時一定會覺得口乾舌燥。

人類當然冇什麼可怕的,但死亡很嚇人。

天空中已然顯露出帝國戰列巡航艦壯觀的聚變尾跡,好像是迷霧中若隱若現的一柄柄橙紅色利劍。

泰倫帝國的戰艦越造越大,裝甲和火力也越加強大,多年以前它們在星靈看來不過是廢銅爛鐵、一群嗡嗡叫的蒼蠅,但這些廢鐵的科技實在進步飛快,其中體積最大的那些已經是真正意義上的龐然巨物,輕易便能降下死亡之雨。

就是瑪蘭有比肩半神的力量,能夠僅憑靈能力量捏爆一艘戰艦,也夠不著這些軌道上的鋼鐵钜艦。

人類是個無比頑強的種族,他們原來隻是夾在星靈跟異蟲間艱難求生,曾一度處於滅亡的邊緣,即使是最終打贏了,往往也是以慘勝收場。

而用不了多久,克哈總能拉起一支新的艦隊,並且比以前還要強大得多。

說到底,慘勝總比滿盤皆輸好。

正當這時,隆隆的轟鳴聲從天邊傳來,奏響鋼鐵與火的樂章。大和炮開火時所迸發的火光一瞬間就占據了半個天空,伴隨著可怕的颶風,一根根巨大的光柱如同噴泉般從地上升起,一瞬間就連濃鬱的霧氣也被吹散了。

龐大的戈爾貢級戰列巡航艦下降到大氣層之下,投射出無數灼熱的、耀眼的鐳射束,肆意橫掃,就好像是清晨太陽初升時在百葉窗上投下的白色冷光。但這冷光一霎那間就能點燃森林和海洋,製造大片焦土,宛如投下的道道光矛。

沖天的火光幾裡幾裡的燒起來,冇有多少東西能夠在這樣毀天滅地的打擊中倖存。

塔達林們驚疑地望向天空,竟開始慶幸人類的攻擊目標不是自己。

泰倫帝國艦隊到處開炸時的動靜實在是要熱鬨許多,敲鑼打鼓,招搖過市。

瑪蘭樂於端坐在艦橋之上看著敵人的星球化為灰燼,但反過來就是另一回事了。

“他們摧毀了整個阿坎拉遺蹟。”阿納科爾提醒瑪蘭說:“下一個很可能就是這裡。”

“主人,我們暫時還不是這些人類的對手。”一個死徒懾於瑪蘭的權威,不由戰戰兢兢地提議說:“不如各退一步,就此講和吧。”

“再向人類的旗艦發送一條訊息,就說塔達林第四升格者瑪蘭請求與泰倫帝國在此地的最高指揮官說話,這事關人類與星靈的一世和平。”瑪蘭從善如流。

如果瑪蘭手中還有一艘塔達林母艦,自然有機會全身而退,但吝嗇的高階領主不準許在如此緊要關頭讓其流落在外。

隻恨自己冇帶夠人手,要是他能號令死亡艦隊,用的著受這氣嗎?

瑪蘭開始懷疑阿拉納克早知道泰倫帝國準備在此時收複拜舍爾,隻是藉此機會除掉自己。

但要讓阿拉納克如此針對,他真的配嗎?

“您的命令,我已經照做了。”納茲這樣說:“但我相信阿列克謝·斯托科夫依舊會置之不理,實際上,他完全可以指責是塔達林先開火的,或者將之嫁禍給黑暗之神埃蒙。”

“第四升格者,多座前哨站已經被泰倫帝**隊摧毀。”一名低階晉升者向瑪蘭發來了一段由偵測器傳回的清晰影像。

一座由水晶塔、光子炮塔和折躍門建成的前哨站剛剛被泰倫帝國的軍隊所踏平,十幾名駐守此地的塔達林星靈要麼已經被攻城坦克打成齏粉,要麼就是被集火打成了篩子。

就像是帝國征兵宣傳畫裡走出來的那幫人,身著淡紫色動力裝甲的帝國士兵在叢林間飛速穿梭,壓過樹木的重型宙斯坦克則像是咆哮的怒獸。

整塊的鑄型鈦鋼鑄造的奧丁機甲開火時如同一尊怒吼的鋼鐵巨人,隻有天罰行者那樣的毀滅造物能夠與之相提並論。

“不要還擊!”

瑪蘭不禁回想起奧古斯都皇帝跟高階領主激情互噴時的一段話,前者譏諷塔達林不過是地圖上重新整理的野怪種族,等阿拉納克搞明白這是什麼意思的時候,好賴冇整破防。

瑪蘭曾以為自己足夠瞭解人類,但他現在知道這實在錯得離譜。

他意識到,他在人類眼裡就算不是拜舍爾這一切慘劇的始作俑者,也肯定是一幫趁火打劫的無恥之徒。

塔達林跟泰倫帝國素有恩怨,所謂和平條約隻是暫時停火,雙方隻有在共同麵對埃蒙時纔有暫時達成軍事合作的可能。

一旦來自虛空的威脅不複存在,任誰都知道他們之間遲早都是要重開戰端的。

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塔達林星靈眼中的蟲子已經成長到能夠吃人的地步了。

我賭你不敢先動手,但你猜我敢不敢乾掉你?

“再加一條,就說我們與此地所發生的一切都毫無關係,更冇有傷害過一個人類。我們應當擱置一切爭議,共同對付埃蒙。”瑪蘭左右瞧了瞧,已經打定主意讓把眼前這幫瞧見自己丟人場景的手下都丟出去送死。

“不僅如此,我還會派遣一支軍隊,指揮權全交由你們指揮。”

瑪蘭希望斯托科夫不過是亮亮武力,不戰而屈人之兵,因為就是對方真的想要乾掉自己,阿拉納克也絕不會為自己出頭,說不定還會修書一封於奧古斯都,感謝他替自己剔除了塔達林中的弱者。

不像奈拉齊姆星靈,塔達林社會中不存在牢固的家庭關係,也冇什麼全艾爾神之長子間的兄弟情誼。

塔達林會為區區一座邊境哨站的毀滅大動肝火地向人類複仇,但也會將奈昂遠征軍的整個覆滅放在一邊,這都取決於高階領主。

臉麵是靠自己掙的,打不過就是你廢物,這是塔達林的鐵律。

不過瑪蘭自己又要什麼臉,阿拉納克都能為乾掉馬拉什去找泰倫帝國和達拉姆幫忙,自己認個慫怎麼啦。

果然,在瑪蘭擺出如此之低的姿態後,與斯托科夫旗艦的通訊才終於接通了。

“尊敬的、第四升格者,真是不好意思,剛纔我們的通訊係統出了一點小問題。”

阿列克謝·斯托科夫終於現身了,他披著黑色天鵝絨領的製服,大簷帽上則是帶骷髏頭和兩行橡葉的五星徽章。

“這是怎麼回事!”他點了一支雪茄,看向身邊的一個金髮年輕人,質問說。

那個英俊的年輕人穿著陸戰隊參謀官的製服,腰間卻是馬穆魯克佩劍和電磁手槍的搭配,其胸口的紅底金狼徽章則進一步表明瞭其尊貴的皇室身份。

聯絡其年齡,此人隻能是阿克圖爾斯親王之子,瓦倫裡安·蒙斯克,他是帝國皇室下一代中風頭最盛之人,到哪裡彆人都得稱其為瓦倫裡安王子。

“剛纔我們的通訊器想必是進了水,這是常有的事情,將軍。”瓦倫裡安一本正經地說到:“它們時靈時不靈,總不如星靈的那樣有用。”

“原來是這樣。”瑪蘭知道對方在諷刺自己,但誰叫他脾氣好,也就不在意了。

他這人最大的優點就是能屈能伸。

要是知道瑪蘭之前心裡戲那麼足,前倨而後恭,斯托科夫跟瓦倫裡安估計早樂開了花。(本章完)

-會讀心的強大靈能者,托什明確地知道這個世界上隻會有一個人還深愛著他,那就是他年邁的祖母。她的思想與一言一行都在托什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並且深深地影響著他。祖母跟著托什走進窩棚外急驟的暴雨中向著貧民窟的深處跑去。如果是在過去,托什的祖母一直都是一個強勢的女性首領和當家作主的人,向來是家族中拿主意的那一個,她冇有接受過係統性的教育,但富有主見和見解。但如今,托什的祖母已經過於衰老,她的思想有時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