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5 造惡之息

-[]《星際爭霸:泰倫帝國》有事兒耽擱了,明天更新正在手打中,請稍等片刻。內容更新後,請重新重新整理頁麵,即可獲取最新更新!如果您覺得《星際爭霸:泰倫帝國》還不錯的話,請粘貼以下網址分享給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謝謝支援!(本書網址:book/35318/)--

[]

在瓦倫裡安王子眼睛能看得到的地方,天空從上到下都被轟鳴的戰艦所統治,翻騰的炮火鉤勒出這些龐然巨物如山的巍峨艦影,無數火焰墜向大地,如同千萬繁星墜入星河。

他在近處看時覺得這些星艦遊船尤其令人生畏,彷彿駕馭著狂風,司掌雷電,離遠了便隻能瞧見一片下落的黑點,輕飄飄的好像是林間落葉。

這時瓦倫裡安纔會回想起原來人類是有多麼渺小,這片空間又是多麼的寬廣,星際戰艦幾裡長的聚變火焰也不過是皓月下的點點螢火。

斯托科夫中將的旗艦占據著最好的位置,這艘鋼鐵钜艦高居天穹之頂,水晶般的淡紫色漆麵照映著艦炮的橙紅色火光,其艦橋上視野開闊,一覽無餘。

站在這裡,瓦倫裡安本該能輕鬆地眺望到塔達林聖壇(Tal'darim

Altar)和阿拉坎城堡,一直到破碎神殿(The

Shattered

Temple)的邊界,那裡緊鄰海洋,河流縱橫,丘陵密佈,有著大片潟湖和紅樹林。

然而無窮無儘的紫色霧氣籠罩著拜舍爾整片征戰平原,虛空裂隙不斷從地底湧現,彷彿來自無間地獄的紅光如流淌的火焰般舔舐著神殿建築落下的高大陰影。在迷霧叢林的深處,惡意的嗥叫經久不絕,不似人聲的尖叫和呻吟彷彿從心底裡響起,讓人直冒寒氣。

星靈卡拉尼語中的地嗪一詞直譯便是造物主之息,塔達林們相信這能讓他們更接近薩爾那加。

瓦倫裡安認為,假如地嗪果真來自於薩爾那加這個神明般的種族,一夜之間他們又全都死了或是瘋了,那神造之息便成了毒藥的吐息。

他遇到過所有的奈拉齊姆都說如今的虛空對映著埃蒙冰冷的憤怒,那顆惡毒的黑暗之心立誓要讓宇宙寂滅,萬物消亡。最終冰冷而黑暗時代到來,那時所有的恒星儘皆死去。

“將軍,塔達林第四升格者瑪蘭向理查德上校派遣了一支大約由兩百人部隊,主要由低階的死徒和先鋒步行機甲組成。”瓦倫裡安清了清嗓子,希望自己冇有漏掉通訊頻道上的任何資訊:

“率領這支部隊的塔達林晉升者已經交出了指揮權,但他警告說如果我們違背和平協定,必將承受斯雷恩的怒火。”

與此同時,艦橋上的戰術全息圖景前圍著一大票為斯托科夫中將所倚重的作戰處高級軍官,包括情報參謀、航空參謀、軍事顧問.以及瓦倫裡安這個臨時充任參謀的帝國陸戰隊軍官代表。全艦隊的無線電通訊頻道裡至多能有幾十號人正在高聲說話,好似他們隻能通過大吼來抵消通訊上的乾擾。

瓦倫裡安就站在阿列克謝·斯托科夫中將的左手邊,他心裡不禁暗暗想到,當你手握艦隊,用炮火談判,就連塔達林也變得熱愛和平了。

“一群炮灰。”斯托科夫中將點點頭,辛辣地總結說:“但聊勝於無,總好過這些塔達林在我們跟埃蒙作戰時趁機捅上一刀要好。”

“斯雷恩遍地都是地嗪,他們卻還要捨近求遠,跑到拜舍爾這麼遠的地方來。”

儘管已經締結了同盟,但帝國和達拉姆中的許多人仍對塔達林星靈心存戒備,暗中提防,畢竟數個世紀乃至更久以來他們都一直忠於埃蒙。

既然塔達林能因為阿拉納克登上高階領主之位反叛埃蒙,也可能因為同樣的事情再次倒戈。

“埃蒙的爪牙想必也正在蒐集地嗪。”瓦倫裡安提醒他的頂頭上司說:“黑暗之神用地嗪來加強他仆從的力量而不顧其可怕的副作用,虛空巨獸和可怖的暗影則藉由此降臨現世。”

瓦倫裡安自知若不是憑藉皇室身份和帝國親王父親的運作,他今天還不夠資格站在斯托科夫中將的旗艦艦橋上。而為證明自己不是彆人口中的嬌生慣養的少爺,配得上皇帝親侄兒的身份,他自小便努力至今。

這一年的瓦倫裡安早過了二十歲的年紀,年輕英俊,有著母親春天般溫柔的美麗眼眸和來自父親的嚴厲神色,過長的金色長髮後留著一束叛逆的馬尾。瓦倫裡安長得更像是外祖父巴斯德家的人,還是小孩子時則更像是金髮版的奧古斯都·蒙斯克,但他骨子還是個蒙斯克,堅定不移,有著一股子的反抗精神。

當然這是幾經粉飾的說法,直截了當的說就是一等一的大倔種和二五仔。

瓦倫裡安有時候會顯得自命不凡,不夠老練,但這算不得什麼大毛病,一切都有叔叔輩的人物兜底。

對於瓦倫裡安來說,接觸到沃菲爾德、杜克、雷諾這些自帝國建立之初就名聲顯赫的老派將領並非什麼難事,但想要獲得他們的認可就難如登天了。

就好像他二叔奧古斯都在這般年紀已經是革命領袖,瓦倫裡安還是那個地裡撿泥巴玩考古遊戲的小孩。

“恐怕正是那樣。”

阿列克謝·斯托科夫中將來自地球,年近六十,下巴上齊整的短鬚已是黑中帶灰,隻要還是人類,就逃不過歲月的侵蝕。

儘管如此,他依舊麵容淩厲,氣勢十足。

最重要的是,斯托科夫不把瓦倫裡安看作是王子和貴族,除了奧古斯都大帝,冇人能在他這裡擁有什麼特權。

以瓦倫裡安對斯托科夫的瞭解,他顯然不怎麼喜歡泰倫人,覺得他們是慣犯的後代,祖上儘是些科技販子、嗑藥族和異端瘋子,到現在也不過是窮鄉僻壤上的一群農民,整天在爛泥地刨活吃食。

照他爹阿克圖爾斯的話說,儘是些刁民。

“想想看吧。”斯托科夫皺眉說:“外星聖物、薩爾那加神廟和地嗪這些東西都是埃蒙用來施展他邪惡力量的媒介,而湊巧的是,這其中的每一樣拜舍爾都有。”

“不會再有比這更可怕的事情了。”瓦倫裡安總結說。

在這時候,十幾艘戰列巡航艦脫離主艦隊駛向南方的晨昏線,推進器全速前進,藍色的尾部長焰好像是天邊的火炬。

數百艘小得多的艦船跟了上去,包括女武神護衛艦和醫療船,但哪怕是其中最小的也有半個足球場那麼大,其上載滿了士兵、武器和醫療補給。

斯托科夫這支艦隊來這裡的首要任務就是搜尋拜舍爾的倖存者,然後儘可能地回收軍事設施和資源,那些殖民地定居點散落在星球各地,他們可冇有多少時間浪費在這些上躥下跳的塔達林身上。

而瓦倫裡安腳下這艘有著巨錘般鋼鐵艦艏的帝國旗艦則繼續降低高度,慢慢地下降至戰艦下方的大霧中,好像是一頭落入紫色海洋的巨鯨。

在戰艦引擎掀起的暴風中,迷霧竟還是久久不散,望不見大地和天空。

瓦倫裡安這才意識到這片大霧的高度和麪積比他原來想象的還要大上許多,而原本的拜舍爾地嗪氣泉縱然壯觀,也根本達不到這種程度。

過了許久之後,瓦倫裡安纔看到了下方的阿拉坎城堡。

在建造新的城市時,最初的殖民者們儘可能地保留了城牆環繞的寺廟、尖塔和文獻館,而即使已然坍塌,那些彷彿曾有巨人穿行其間的巨門也是奧古斯特格勒皇宮正麵的一倍半大。

多麼偉大。

就在這輝煌時代的遺蹟之上,人們建起寬闊的道路和運河,圍繞著其又建造起網格式是街道和繁榮的星際港口。

這裡的建築都很漂亮、華麗,使得那些宏偉的星靈建築在其中一點兒也不顯得突兀,玻璃的摩天大樓如同水晶般聳立在綠色的樹叢中,旁邊則是星靈那不可思議的尖塔和光彩奪目的薩爾那加神廟,彷彿那是由光、鋼鐵和色彩建造的城市。

城市之外,自動化設施則灌溉著萬頃沃野,小鎮的街道兩旁坐落著磚砌的紅頂小樓和玻璃頂的生態農場,一派尤摩揚和海爾塞恩式的田園風光。

這實在難得,奧古斯特格勒比任何城市都要雄偉,但她肯定不如阿拉坎城堡漂亮。

在許多曾是星靈殖民地或是其他文明孑遺的地方,人類殖民者往往會毫不在乎地推倒閃亮的高塔,珍貴的文物在他們眼裡根本一文不值。

瓦倫裡安的父親曾對他說,為了全人類的利益,必須要有什麼東西被犧牲。

但在瓦倫裡安看來,這些蘊含著知識的古代文明造物將造福人類,秘密就埋藏在其中。他想知道在人類甚至還未出現以前,這些瑰麗的文明究竟因何而興盛,因何而滅亡。

然而阿克圖爾斯並不覺得這些造物有多麼偉大,它們都已歸於塵土,而人類仍然興盛。

然而這都是虛空暗影入侵拜舍爾以前的景象了,這個閃閃發光的美麗之地在陷落後更像是狄更斯筆下的城市,墮落、**。

城市中隻有可憎的虛空怪物,還有數不儘的死人和瘋子。帝國的旗幟被焚燒,戰士的屍骨遭到褻瀆,埃蒙的信徒用森森骸骨和發臭生蛆的死屍壘起祭壇,以滾熱的鮮血描繪“神選者”混合體的怪誕圖案取悅神靈。

阿拉坎城堡原本已經毀滅過一次了,如今又在帝國艦隊的打擊下徹底化為廢墟。

當黑暗教長澤拉圖帶來末日的預言時,也許就連他也冇有預料到當它真正到來時究竟是怎樣的光景。

末日之戰來臨時,許多像拜舍爾這樣的邊境星球孤立無援,不得不孤軍奮戰。

目前已有超過兩百個有人居住的星球或大型空間站被星靈化為灰燼,至少三倍於這個數字的世界遭到蟲群的屠殺。而達拉姆星靈陷入火海的殖民地隻多不少,他們的族人本就日益凋零,如今更是所剩無幾。

隻有少數幾個帝國世界在這長達數月乃至更久的圍困中堅持到現在,要麼他們足夠幸運,要麼足夠強大,而這兩個拜舍爾一點兒都冇沾。

拜舍爾何等不幸,就和塔達林的母星斯雷恩一樣,蔓延的地嗪大霧打開了通往虛空的恐怖之門,難以想象的虛空生物和變種怪物藉此大舉入侵現實世界。

生活在這裡的人們也不夠強大,他們的人數太少,武器也太差,駐守在這裡的帝**隊。

但拜舍爾竟然冇有就此毀滅——至少有人奮戰至今,並還在堅持不懈地向帝國求援。

“埃蒙在占領了阿拉坎城堡以後就在這裡建立數座混合體工廠,被用來源源不斷地製造星靈-異蟲混合的怪物,據說其中還用到了蟲群進化大師阿巴瑟的基因技術。”瓦倫裡安感歎說:

“最聰明也最瘋狂的人類工程師和星靈卡萊相位技師在此為他們主人效力,他們用活生生的人類和星靈進行實驗,製造變種的怪胎。”

瓦倫裡安見過不少混合體工廠,那裡麵可是真正的人間地獄,到處都是低溫密封艙和高壓管線,成捆的液壓電纜束連接著鋼鐵打造的巨大機械爪和主控台,瘋狂的科學家們用這來解剖和縫合他們的變種怪物。

混合體工廠就像是無人機裝配線那樣生產混合體怪物,所謂神選者也不過是傳送帶上的罐裝貨物。

好在埃蒙根本瞧不上人類的基因,否則不知道還要出現多少駭人聽聞的怪物。

泰倫帝國曾因非人道和道德禁忌廢止了製造人類-星靈混合戰士的格式塔計劃——即使該項目的負責人宣稱他隻會使用被再社會化的死刑犯來進行實驗。

三族中都有黑暗之神的大量奴仆,但恐怕埃蒙的人類仆人早就製造出了類似的東西,他們為了獲得力量不會在乎任何倫理道德。

“我寧可死也不會成為那樣的雜種。”斯托科夫說:“但就怕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來拜舍爾以前,他們可不知道這裡有混合體工廠的存在,更彆提這裡還有成百上千的虛空裂隙、虛空碎片以及其他邪惡的黑暗造物。

“我們必須摧毀拜舍爾所有的混合體,殺死其中所有的怪物。”帝國中將繼續說:“我們還要摧毀虛空裂隙,封住每一處地嗪氣泉,否則埃蒙就會用這些來對付其他星球。”

“如果有必要,我不介意焚燒拜舍爾的森林和海洋,在每一寸土地上撒鹽,叫埃蒙再也無法從這裡獲得任何軍隊和資源。”

“但是,克哈隻是下達了救援的命令。”瓦倫裡安說。

“就由我來向皇帝解釋吧。”斯托科夫擺了擺手。

“恕我直言,恐怕以我們目前的軍力還不足以清除拜舍爾上的虛空暗影。”瓦倫裡安說:“現在的拜舍爾比查爾還要凶險。”

“距離我們最近的盟友是誰?”斯托科夫又問。

“達拉姆星靈的菲尼克斯執政官。”瓦倫裡安說:“如果他的艦隊現在就開始躍遷,那麼一天以後就能到達。”

星靈中最英勇的狂熱者,當屬菲尼克斯,他是狂熱者中的狂熱者,聖堂武士中的聖堂武士。

無需多言。

“很好,星靈們現在也是憋著一肚子火呢。”斯托科夫把目光放在眼前的戰術麵板上:“就讓我們從阿拉坎開始吧。”

“我必須提醒您,將軍,這裡還有一些軍事設施仍儲存完好,隻要稍加修複就能重新啟用。”瓦倫裡安很高興他能在斯托科夫的軍官團中占有一席之地:“嗯,還有不少用於收集地嗪的采集機器人,也許我們能用這來換取更多塔達林軍隊的支援。”

“想法不錯,但彆管那狗孃養的采集機器人了。”斯托科夫下令說。(本章完)

-虛空能量,因此戰鬥力就大打折扣。而它們也並非不死生物,也是可以被“殺死”的,來自於地麵登陸部隊的報告也證明瞭這一點。可另一方麵,虛空造物數量龐大,即使能夠殺死它們,於星球地表生成的虛空裂隙也能製造更多。“.要是落得這個下場的是克哈,到底又該有多少人送掉性命。”雷諾大部分時候都是個樂觀的人,作為領袖,他積極的一麵總能感染追隨者。但即使是他,也同樣有消極頹喪的那一麵。現在的雷諾可不是孤家寡人,有一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