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序章:威爾加康

展開。銀河之下,萬籟在哭嚎,血與光,交灼不止……大地千瘡百孔,烽火四起……地殼四處崩裂露出錚錚崖壁。沿著一條深不見底夭矯而上的裂縫,一座座浮華宏偉的宮殿隻剩下殘垣斷壁還矗立著,精刻雕花的石壁上對映出黃金色的絮狀焰火……緋紅色氣霧氤氳在這一派蕭索之中,透過朦朧的霧障:血與光,刀鋒與劍芒,錯綜交雜,環繞於一棵參天古樹之間。古樹早已風化**,扭曲變形的樹乾被棕褐色覆蓋,乾枯的虯枝向著四麵八方延伸,宛如一...-

聖墟威爾加康轟轟轟———銀河璀璨的天穹,繁星滿天,一場空前盛大的流星雨在星河中展開。銀河之下,萬籟在哭嚎,血與光,交灼不止……大地千瘡百孔,烽火四起……地殼四處崩裂露出錚錚崖壁。沿著一條深不見底夭矯而上的裂縫,一座座浮華宏偉的宮殿隻剩下殘垣斷壁還矗立著,精刻雕花的石壁上對映出黃金色的絮狀焰火……緋紅色氣霧氤氳在這一派蕭索之中,透過朦朧的霧障:血與光,刀鋒與劍芒,錯綜交雜,環繞於一棵參天古樹之間。古樹早已風化**,扭曲變形的樹乾被棕褐色覆蓋,乾枯的虯枝向著四麵八方延伸,宛如一位年邁風霜的枯發老人。虯枝之下,垂死的騎士與殺戮的屠夫手持刀劍。鮮血灌注在他們甲冑道道細密的裂痕上,猩紅披風隨風亂舞,咧咧作響。周遭充斥著死亡的氣息,此刻死神正舉鐮垂涎著將死之人即將碎裂的心臟……咚……咚……悠揚的古鍾敲響,來自太古的語言開始宣讀起萬惡的詛咒:光明與救贖淹冇於永黑暗的籠罩。威爾加康於血泊中沉淪,聖樹凋亡即是毀滅。

-桌椅都擺出了門外,店店外座無虛席,服務員托著餐盤在人群中穿梭,客人們推杯換盞,場麵一片沸反盈天。陳子柒轉移了視線。他從未下過館子,他的每日三餐都是自己解決的,有時在學校一天六個饅頭,隻要三塊,他也覺得挺劃算的。母親和繼父就好比是牧羊人,他們隻需把陳子柒這頭羊牽到一處有草吃的地方,然後保證它按時回到羊圈就好了。隻不過這倆牧羊人並不負責,有時把它放到一處荒地自己就跑了。所以陳子柒一直是一頭會自立根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