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係列列表
  • 我靠3D列印天災成為末世萬人迷boss
  • 其他
  • 連載
  • 04-16
  • 【異形天災+末世基地+廢土+論壇】 —— 女主視角: 細胞生物學家朱硯在營養艙一覺醒來卻是百年之後。 末日降臨,天災橫行,醫藥科技倒退。 上一秒還生活在繁榮“永生年代”的朱硯:? 是不是我打開方式不對? 於是某睡斷片的研究員就這樣不明不白被休眠前的自己委以了“用生物3D列印拯救世界造福人類”的重任。 然而事情似乎朝著詭異的方向一路狂奔了。 朱硯看看自己百年前的3D列印實驗記錄,再看看剛剛經她指揮乾掉的天災,突然陷入沉思:怎麼和她構建的列印模型有點像…?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她好像要成為全人類boss了。 她看著身邊那些歡呼擁抱著慶祝勝利,幾乎要將她捧上神壇的人群,心裡暗道完蛋。 ————— 被政府控評多年的論壇裡某天突然冒出一個鑽石賬號,不時釋出一些前沿醫藥技術設想。 此人身份神秘,卻似乎無所不知。 眼看著這個賬號一次次幫助人們對抗死亡、挽救生命,業界巨頭急了,親自下場認領,卻遭無情打臉。 而後,它竟精準預言了天災變化,提早製造出生物武器。 一時間所有人將其奉為救世主:“災變年代”要結束了!人類有救了! 殊不知賬號皮下的某人本來並冇打算拯救世界,瘋狂發帖隻是為了獲得權限解鎖曆史記錄,找到身世真相。 畢竟她截至目前還掛著個“可疑失憶人員”的頭銜。當初還是被槍指著押回基地的。 【男主視角】 楚泯是黃昏基地的指揮官。 災變年代已然持續百年,匱乏物資和停滯醫療科技的雙重壓力之下,人類脆弱得不堪一擊。 身為世界上最後的人類,他們已然承受不住任何變數,無論是基因層麵,還是社會層麵。 於是,秩序,成了人類謀求生存道路上不可違逆的真理;生活成了律令限製之下的填色遊戲,所有偏離了標註的色彩都將被剔除。 而他則是這副死氣沉沉作品的指揮者。他在千篇一律而味同嚼蠟的日子裡目睹著人們重複著相似的悲劇,厭煩又絕望。 直到某一天,楚泯看到了一個變數。 那是一抹鮮豔的紅。 她將不屬於此世的色彩引入,描繪生命。 當她落到紙上時,全部陳舊腐朽的秩序都為之傾塌。
  • 死對頭說暗戀我,我跑路了
  • 其他
  • 連載
  • 04-16
  • 餘知珩是穩居優秀快穿榜單的第一名,揚言這個位置就是為他而生,直到靳淵空降過來,讓他跌落神壇,成為萬年老二。 至此兩人成為死對頭,餘知珩氣不過,於是兩人進入優秀快穿者選拔比賽中,要一決高下。 隻是餘知珩完全冇想到靳淵居然暗戀他!!! * 世界一:童話世界 很不幸餘知珩穿成了灰姑娘後媽的一隻貓,更不幸的是後媽是靳淵! 作為小貓的餘知珩隻能向靳淵撒嬌來獲得KPI,餘知珩怒了一下又一下,意外發現自己會讀心術,然後又發現了一個驚天大秘密,靳淵居然是個死悶騷! 餘知珩大笑,抓到把柄了! 結果係統發話:【小貓發情期到了,找主人幫忙,KPI+5】 餘知珩:滾呐!死係統! —— 午夜鐘聲敲響。 餘知珩激動的看著灰姑娘被人扛走的背影,“水晶鞋!水晶鞋!它還冇掉下來呢!靳淵你快追啊,光抱著我乾嘛!” — 世界二:高冷師尊與他的修道小狐妖 係統:【主線任務,讓男女主誤會解開】 餘知珩看著在雨裡吵架的那對癲公顛婆,默默掏出瓜子…… 男主(捏起女主下巴):“說!你到底認不認錯?” 女主(瘋狂搖頭):“我不!我不!” 遇到癲公顛婆就算了,係統讓他摘荷花,結果成精了,荷花變成死對頭了,然後他走到哪死對頭跟到哪,關鍵是他們還通感! 係統:【ooc警告,不能拒絕小荷,KPI-5】 餘知珩:救命啊,這KPI我不要了還不行嗎! — 世界三:abo 係統:【讓主角逆襲,打臉反派】 餘看著對峙的校霸和校草,還有腺體上帶著咬痕的主角,為什麼無CP變修羅場了啊! 還有他作為一個o裝a的人,為什麼發情期那麼頻繁啊! 靳淵:你碰到我腺體了…… …… * 餘知珩意外撞見死對頭偷偷抱著自己的外套聞時,嚇得連忙捲鋪蓋走人。 他是任務快穿,不是攻略快穿啊!!! 直到後來他才發現靳淵的身份並不簡單…… 【表麵高冷實則假正經貓奴攻&炸毛話癆貓貓受】 * ①雙潔,1v1,劇情感情對半開,he ②群穿NPC,促進主角發展。簡稱一群NPC給主角洗腦 ③劇情有點癲,符合作者心態(bushi) ④封麵為授權模板,不具有唯一性
  • 球球入我心
  • 其他
  • 連載
  • 04-16
  • 【明日今宵,臥聽雨時】 溫柔腹黑攻×忠犬拽哥受 籃球隊隊醫×籃球運動員 阮明宵×楚聽時 楚聽時作為寧城大學的高材生,未來的道路被安排的妥妥噹噹。 父母讓學什麼學什麼,讓做什麼做什麼。 本以為,這一輩子也就這樣了,從事金融業,出入高級寫字樓,像他爸和爺爺那樣。 塵世富華不過如此。 直到,十八歲那一年,楚聽時見到了阮明宵。 天才少年低頭認輸,挺直的脊背撐起了最後的體麵。 那一刻,楚聽時不願再做一隻傀儡,他想成為男籃新的未來。 為了阮明宵,為了C國隊男籃的榮譽,更是為了他所遺忘的熱愛。 楚聽時在某些方麵為人執拗,通過四年的努力,成功進入職業聯賽。 成為了阮明宵並肩而行的戰友,追星工作兩不誤。 第一次與阮明宵正式見麵,楚聽時高興地抓著他的手不願意放,“偶像啊!終於見到你了啊!” “偶像啊,我為你而來啊!” 阮明宵的手被抓的通紅,強撐著友善地笑容,“不如你先放開我?” 第一天,楚聽時總是情難自已的盯著阮明宵,於是迎新宴當晚,阮明宵說,“我希望你是為了籃球而來,而不是為了我。” 楚聽時不認同,他有自己的堅持,並不覺得這兩者有什麼衝突。 就算意見不統一,也沒關係。 偶像胸懷寬曠,楚聽時向來冇什麼臉皮。 蹭車、蹭飯、求關懷、偶爾撒撒嬌。 撒嬌男人最好命。 死皮賴臉的楚聽時總是得到阮明宵更多的照顧,無論是身體上還是心理上。 無微不至的關懷,讓楚聽時越發依賴。 間歇期,楚聽時賴在阮明宵家裡打遊戲,享受著阮明宵的貼心關懷。 挺冷的天氣,阮明宵卻穿著短褲,漏出潔白的大長腿,在楚聽時麵前晃悠。 充滿力量感的小腿上趴著一道陳年的刀疤,瞬間吸引了楚聽時的注意,他盯著那猙獰的疤痕,“阮哥,你的腿……” “什麼?”阮明宵低頭看了一眼那個疤痕,“很醜?” “很漂亮……” 這次過後,楚聽時突然發現,阮明宵很喜歡在他麵前穿短褲,露出他的腿。 阮哥,這是在,吸引我的注意? 好的,冇問題,楚聽時被釣成翹嘴。 隻是這愛情,哪是這麼容易的。 家庭、事業、未來。 利用、欺騙,一切好像就是一場天大的騙局。 指南: 雖然是競技文,還是以愛情為主哦。 私設很多,現背架空。 冇有原型!!!
  • 嶺川以南
  • 其他
  • 連載
  • 04-16
  • 白方禾是一個老老實實偶爾摸魚的死宅,除了上班就愛在那破屋子裡寫寫小說,追追劇。 他寫小說的宗旨就是“主角永遠是主角,配角就是炮灰!”秉著這樣的原則他筆下的配角一個比一個慘。 誰知一次偶然,自己竟穿書了,穿的不是彆人的書,穿的是他正在連載冇有結尾的書,更慘的是他成了自己筆下最慘的配角。 弄清楚一切之後他明白自己就如螻蟻,先活命再說,他本想解決活命問題後就躺平,畢竟在大城市的工作高壓之下,一時的穿書也不一定就是壞事。 奈何自己陰差陽錯竟捲入皇室陰謀中和書裡的角色相遇也好似一切皆有定數,小小的配角居然憑一己之力讓虞北王朝掀起了波瀾。 漸漸的他發現自己雖然是作者但是卻冇有上帝視角,書裡每個人的人設和走向越來越偏,再加上第一次穿書冇經驗,無奈隻能在皇家深宮中走一步看一步。 在尋找回去的契機時他靠著自己贏得三王爺煙彆清的信任,幫助這位和小說人設完全不符的人奪得權力。在這過程中他見識到了曆史上皇家城府之深以及不一樣的世界觀,也讓自己不再如之前那樣幼稚,逐漸走向成熟。 令他冇想到的是這位三王爺不僅人設與小說不符甚至連性取向都變了,兩人經過長時間的磨合煙彆清竟愛上了這位本來快被自己處死的小配角。 兩人在虞北朝建立起了深厚的情意,這一情意延至今生。 閱讀指南: 沙雕戲精攻(白方禾)vs權力至上腹黑受(煙彆清) 全文基本無虐點,主角開掛 會帶入現代元素 輕鬆搞笑
  • 歎女書記
  • 其他
  • 連載
  • 04-16
  • 撩而不自知黑蓮花X嘴硬心軟戀愛腦忠犬。 楚宇時,平平無奇,隱秘在一家茶樓中,表麵是茶水娘,實則是教女孃的認字先生。 本以為這足夠離經叛道,可她卻在得知一樁命案後還主動牽扯其中。 可朝代迂腐,權勢獨大,她能如何傳遞線索呢? 從未被世人知曉的女書,從一隅之地震驚京都。 寫的什麼字,做的什麼道,獨獨隻有女娘們知曉。 而師父一朝身死,死狀淒慘,又為何與她自創的文字女書相關呢? 楚宇時步步深入,追查蛛絲馬跡,不放過任何可能與之相關的事情。 可她唯獨在知道一件事的時候,愣神獨坐許久。 她冇想過,當初助她假死的大理寺少卿,早就在那時對她一見鐘情,衷心嗬護。 — 楚宇時:“你知道女書嗎?” 望著她亮晶晶的眼神,他冇有言語,隻是夜夜從勳王的窗邊取走女書書信細細檢視,不知是在看信,還是透過信在看人。 為了查清恩師的死因,楚宇時開始冇皮冇臉的認親之路。 “顏大哥,不要擔心。” “顏大哥,給我我畫的竹圖。” 一句句顏大哥傳到顏回川的耳中,冇讓他高興,反而傷神。 他知道,楚宇時為何對他如此親近,可卻一直縱容,甚至替她查案,隻是次次的顏大哥,讓他有些不想遷就她了。 委屈小狗:“誰要做你的顏大哥,我想做你唯一的丈夫。”
  • 男主為何總搶我炮灰劇本
  • 其他
  • 連載
  • 04-16
  • 穿成幫男主擋刀的工具人師祖,淩琅冇有係統,冇有修為,想修煉不認字,撿到外掛不會用。 她對自己的期望:吃飯,睡覺,躲男主。 奈何徒弟個個是卷王。 大徒弟對她的期望:低調做人,低調做事,保護好小馬甲。 二徒弟對她的期望:白手起家,種田煉丹,賺個盆滿缽滿。 三徒弟對她的期望:努力學習,認真修煉,走上人生巔峰。 淩琅:累了,毀滅吧。 直到某天,她撿回一個身嬌體弱的美人兒。 淩琅:“來來,叫師祖。” 糟糕,掉馬了。可她為什麼那麼淡定? 病弱美人嫣然一笑:因為我是男主呀。 “她”摩挲著藏在袖中的拈花劍,喚了一句:“師祖”。 待會兒是我動手,還是你自己來? - “師尊,好痛。”無惑眼中瀲灩,仿若乞憐。 “如何解蠱?” “需……需與化神強者神修。” 宗門上下,化神強者,唯青玉一人。 見青玉猶豫,無惑將本命法器祭出:“師尊若不願,就殺了徒兒吧。” “說什麼傻話,為師疼你,愛你,又怎會殺你?”青玉伸手勾上無惑白皙的脖頸。 “師尊……” 遲歸舟“啪”地將書合上。 封麵上是幾個大字《腹黑徒弟與傻白甜師尊》。 淩琅睡眼惺忪:“今日不用上課?” “師尊——好痛?”遲歸舟黑著臉,拉長了語調。 淩琅瞬間驚醒:“不是啊,你聽我狡辯!” “師祖原來好這口?不知差一個輩分,可還行?” 淩琅:? “不如考慮一下徒孫?” 淩琅:??? - 1v1,HE,等級為煉氣-築基-金丹-元嬰-化神,私設多。
    • 1
    • 2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