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係列列表
  • 我花開後百花殺
  • 其他
  • 連載
  • 04-15
  • 當年沉清之事是眾多人心中之痛,雅清真人,實力登峰造極,漣行宗雪師,卻死於徒弟之手。 人人都道這雅清真人養了一個白眼狼,但又能理解這徒弟的所作所為,畢竟誰也無法承受近百年的折辱。在眾人眼裡淩桉作為雅清真人唯一的弟子,卻被她視為棄子一般對待,既對他不管不顧,又不教他修煉,以至於他頭頂如此之勢,卻隻能因此勢招來找無妄之禍。 “弑師為大罪,但顧及到是你師父作風不正導致走火入魔,你被迫殺害了她,可以為你減刑,淩桉,你可有異議。” 淩桉臉上無任何表情,但聽到對方詆譭自己的恩師時,心中還是會有些無名怒火,但他知道自己不能表露出任何情緒。 “淩桉任憑宗主安排。” 百年欺辱,又百年牢獄之災,淩桉卻從未失去那顆赤子之心,他依舊記得那人的恩情,也明白那人的苦心。 出獄後,深諳師父之死有蹊蹺,他便去找老友問當年沉清一事,但此事為宗門一大禁忌,沈欲作為局中人,萬不能透露一分一毫。於是便哄騙淩桉收下自己的兒子作為徒弟來換取情報,淩桉疑惑為何交換條件如此簡單,但這並不是一場簡單的交易,而是引狼入室。 沈荇並非沈欲之子,而是曾經的妖尊。若不是被淩桉的師父一劍刺中妖核,受了重傷,也不會被蛇妖篡位。他此番隱藏,就是要借修士的刀,除掉如今的妖王,他可在漣行宗好好休養,坐收漁翁之利。他算好了時間,等他回到妖界,他的妖核可能早就已經恢複好,而下一步就是踏平漣行宗乃至整個修真界。 沈荇本以為自己除了複仇大業便無任何雜念,誰知自己隨意選定的人卻成了一生的夙願。煙雨樓閣,細絲落傘,滴答聲不知何時與心臟跳動共行,或許是江南春意太濃,亦或是輕舟過橋太急,他心猿意馬,為這人癲狂,也甘願為這人俯首。 白切黑暴戾攻×吊兒郎當但內心細膩受
  • 已定音緣
  • 其他
  • 連載
  • 04-15
  • -本文文案- 1. 秦家長女秦阮,相貌冷豔氣質絕塵,國際公認的天才鋼琴家。明明可以靠家世位居人上,卻偏偏為拒聯姻不惜與家族決裂,簽下對賭協議,自己出來創業。 可天才墜落隻在一瞬。 一場傷寒高燒難退,22歲的秦阮聽力驟降。 此後治療無望,公佈退賽,夢想破滅。 關關難過,招招致命。 可即使如此,她也不想此後的人生被捆綁在一場無愛的婚姻裡。 2. 裴季洲,裴氏集團掌權人,北城世家名流之首,手段雷厲風行。據說長相俊逸卻鮮少在公開場合露麵。 北城為之傾心愛慕者數不勝數,然而佳人有意君子無心。 直到某日,一則有關他要聯姻的訊息公佈,北城瞬間炸開了鍋。 大家才知這位商界貴子原來早有婚約。 可就在大家都在為此哀歎惋惜時, 第二日便盛傳他被女方拒婚了??! 3. 再後來,一段視頻在網上瘋傳。 昏暗的宴會走廊,禁慾冷傲的男人懷裡扣著一個女人在親吻,眼角泛紅視若珍寶,模樣虔誠又溫柔。 網友認出女人身份。 這不正是那個曾拒絕同裴季洲聯姻的秦家長女秦阮麼??! 網友震驚。 “原來裴總喜歡吃回頭草!?” 鞍前馬後的公司路人甲。 “怪不得,老闆三天兩頭往人機構砸錢出力,原來不是錢多燒的,是在炫富追老闆娘!!!” 裴季洲首次公開坐實:“從始至終我都隻在追求秦小姐一人,而且追了好久她才同意。祝福全盤收下,勸分勞請各位移步。” 這麼高調。 “裴季洲,我嚴重懷疑你有逼婚的嫌疑?” 男人哂笑,啞著嗓音耐心糾正:“不是逼婚,你我姻(音)緣,本就已定。承認嗎?裴太太。” “.......” 音樂才女×企業家
  • 墜落黃昏
  • 其他
  • 連載
  • 04-15
  • 為了不讓身患絕症的奶奶留下遺憾,溫星芷跟一個並不熟悉的高中校友結了婚。 彼時,溫星芷隻是一個籍籍無名的唐卡畫師,而葉從楠已經是商界著名的投資大佬。 這場婚姻他們各有所圖,本質上無外乎一場交易。 溫星芷本分地不曾跨過那條黃線半步,一心隻想傳承唐卡非遺文化,但是對方好像一再越界。 直到某天,溫星芷在他的書房看到一張她高中時在黃昏時分打籃球的照片,那張照片背後寫著—— 我曾墜落荒蕪,是你將我帶出還賜我一身反骨。 本以為葉從楠就是圖一段婚姻關係來應付長輩,冇想到他從始至終圖的一直是她。 - 作為寧肅商界的傳奇人物,葉從楠一向深居簡出神秘低調,冷情倨傲是對這位貴公子最多的形容。 名媛圈多少女人對他傾慕不已,可他卻連一個眼神都懶得施捨給她們。 他還有個眾所周知的身份——影視投資人。 這麼多年,隻要是葉從楠投資的項目,各個爆火。 突然有天,網友在一個極小眾的文化紀錄片中發現了葉從楠的名字,熱搜瞬間“爆”了。 當天晚上,葉從楠在他自己的個人微博中轉發了那條視頻,並附文:希望大家可以多瞭解一下唐卡文化,多支援一下我老婆的作品@溫溫小唐卡 網友:這人是誰?不近女色的貴公子什麼時候結婚了? - 葉從楠有一個暗戀多年的對象,這件事除了他自己冇人知道。 圈內好友都以為結婚隻是葉從楠牟取利益的一個手段,過不了多久兩人定會分道揚鑣。 後來約他吃飯,他總拒絕,眾人皆以為他忙,不知風平浪靜的商場會被葉從楠搞出什麼大動作。 隻是在一個工作日的傍晚,有人看到他在路邊的一個店裡跟溫星芷吃螺螄粉。 那人驚愕,上前詢問他怎麼會吃這個,葉從楠聳聳肩,挑起碗裡的螺螄粉,甘之如飴道:“我老婆愛吃。” 先婚後愛|暗戀成真
    • 48
    • 49
    •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