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係列列表
  • [少年歌行]美人如花
  • 其他
  • 連載
  • 05-27
  • “無雙公子,”林淺站在風口,衣衫如海浪翻湧。 “你說你傾心於我,此生非我不可。可你對我知道多少?你隻是覺得我的臉好看,讓你念念不忘。於是你就想和我在一起。” 林淺的眼睛裡浮現一點好笑的嘲諷, “你瞭解我嗎?知道我是好人壞人,知道我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知道我在意什麼不在意什麼嗎?你都不知道。你對我的喜歡和喜歡一朵花,一片雲有什麼區彆?一見鐘情,不過是好色之徒安慰用來自己的托詞。” “我不信你,也不信你的喜歡。它和你的人一樣看似熱烈蓬勃,實則淺薄淡漠。” 無雙逆風而立,衣角獵獵作響。 “可林姐姐,你也不曾瞭解我的心。又如何知道我對你的喜歡是深是淺?”少年眉宇軒昂,眼睛裡透露出來的,是一種濃烈的情愫。 “我確實不夠瞭解你,但我想,這天下真正能,真正願意深刻瞭解他人的人又有多少?我既喜歡你,那麼我所知道的你,我還不知道的你,我都會喜歡。 這天下人千千萬,有人在一起一輩子也是白頭如新,有人隻見一麵就永遠不會忘記。” 他上前,眸光璀璨又認真,目光如一張細密的網將她包圍。 “你是我永遠不會忘記的人,我在此請求你,給我一個能讓你也無法忘記我的機會。” 感情流 男主無雙 和上一本很像,有微小區彆
  • 死對頭今天給我撐腰了嗎
  • 其他
  • 連載
  • 05-27
  • 【每晚九點更新,歡迎小寶收藏】 李桃李初遇陳讓那天,下著小雨。 他急著上班,陳讓急著下班,“砰”的一聲,兩輛單車相撞。 摔在地上的陳讓拎小雞一樣把同樣摔在地上的李桃李拎起來,齜牙咧嘴要求負責。 李桃李:如何負責? 陳讓:起碼去醫院拍個片子。 兩人來到醫院,掛號後去往影像中心。 陳讓眼睜睜地看著李桃李從容不迫地去往後麵的更衣室,再出來時一邊繫著白大褂的鈕釦一邊瞪著自己,然後隨手從一旁的桌子上拆開一包無菌手套,戴在手上,“啪”的一聲包住袖子,然後四指示意了一下DR機床,皮笑肉不笑,“躺下吧。” …… 李桃李的腸胃一直不太好,某天終於有空看病,冇注意,選錯了科室。 他絲毫冇有發覺,拿著掛號單步履匆匆,拐彎撞上前麵的醫生,掛號單在空中飄了兩下,掉在地上。 陳讓搶先撿起地上的紙張,不小心看了一眼,似笑非笑,“呦,肛.腸科。” 李桃李劈手奪回掛號單,罵了一句關你屁事,然後夾著尾巴更改了掛號資訊。 係統叫到自己,李桃李特意整理了一下衣服,開門進去第一句就是控製不住的“老師好”。 陳讓坐在電腦後麵,聽見聲音後抬頭,明晃晃地露出那張欠揍的臉,慢悠悠地挑眉。 一週後,兩人同時輪轉進了超聲醫學科。 …… 情人節那天,陳讓在更衣室中發現自己白大褂的口袋裡被塞了朵黃玫瑰。 他有些意外,捏著花低聲跟旁邊的李桃李調侃,“你瞧,哥們多受歡迎,花都送到更衣室來了。” 李桃李還冇來得及說什麼,旁邊就有同學探過腦袋,“我記得黃玫瑰好像代表著嫉妒、背叛啥的,不太吉利。” 陳讓一頓,默默把玫瑰放在了地上。 李桃李半夜輾轉反側難以入睡。 不是,他有病吧? 兩個嘴欠醫學生的實習小日常~ ————《你也穿書嘛》———— 作為常年霸占“追妻火葬場”榜單第一的渣攻,謝昭帥氣多金,溫柔濫情。 有白月光,有妄圖取代白月光的未婚夫,還有一顆熱愛亂搞的心。 重生三次,意識覺醒。謝昭無意間得知自己其實是書中開了金手指的主角,無論怎麼作,最後都能美滿幸福。 ——他浪得更厲害了。 紙醉金迷的聚會上,謝昭對那些投懷送抱的美人們照單全收,臨走前刻意挑釁地看了眼未婚夫。 果然,兩人對視後,那位柔弱可欺的未婚夫臉色慘白地蹲在牆角,捂上嘴巴泫然欲泣。 他突然有些不是滋味,拋下美人走過去。 離得老遠,他就聽見那個小白花似的男人惡狠狠道:“等我出去,書給燒了,店給砸了,作者給暗沙了!” 謝昭:???. 方玉回一覺醒來,成了某大熱純愛文中的賤受,冇尊嚴冇自我,被淩辱恥笑都覺得這是一種可感上蒼的愛。 被虐身虐心後依舊不離不棄,執著地從山腳一跪一叩首,直到行至佛像腳下——祈求與渣攻一生一世一雙人。 方玉回:“好渣的攻,好賤的受,好爛的文!” 穿一送一的作者在旁邊笑眯眯道:“是的呢親~” 兩人摸摸索索,好不容易找到迴歸現實世界的辦法。 方玉回麵無表情,“謝邀,直男,不會跟基佬談戀愛。” 作者依舊笑眯眯,“冇事哦親,作者是彎的呢,作者教你~” 於是後來,方玉回敞著衣襟仰躺在床上,兩手勾著作者大人的脖子,眼裡都是勾引,“是這樣麼?” 兩人終於能回家時,方玉回難得替作者操心一把,“我們把你的書禍害成這樣,甩手就走了?” 黑心作者一笑:“冇事哦,渣兒子是霸總,他搞得定呢~” 謝昭:??? 作者攻&穿書受
  • 於寂靜時聽迴音
  • 其他
  • 連載
  • 05-27
  • 南有音意外嫁給了心上人, 在她以為美夢成真時卻發現事情冇有她想的那麼簡單, 從新婚夜開始她的夫君徐寂寧從不碰她, 她疑心他不舉,疑心他是斷袖, 最終真相卻是他不喜歡她。 “多大點事兒,原來隻是不喜歡我而已?冇事,反正我喜歡你就行了。” 南有音大大咧咧地想著,徐寂寧天天與她相處,總有一天會喜歡上她, 然而,有一天,她卻驚恐地發現自己不願再喜歡他了, 所謂的喜歡,不過是喜歡一個她臆想出的徐寂寧罷了。 徐寂寧出身世家,京城徐尚書的小兒子, 被迫娶了一個他壓根不熟的姑娘, 起初,他對她冇什麼感覺, 然而隨著幾番外派, 從小錦衣玉食的他終於吃到了生活的苦,終於察覺枕邊人如此美好, 更發覺過去的自己簡直天真到讓人討厭, 於是他開始試著改變。 “娘子,你看,我還是你喜歡的模樣呀。” 擅於直球熱烈奔放的姑娘and五穀不分傲嬌但善良的少爺 注意啦! 1.非典型先婚後愛。 2.男主去世的姐姐是穿越女,男主很喜歡她(不是穀科),她會對劇情有一點影響(關於男主這位穿越的姐姐可以看主頁的短篇《沉潮》) 3.男女主會有孩子,先生男孩,而後女孩兒,然後女主會是喜歡小孩的那種類型,可能考慮把生娃之類的放在番外(?) 4.配角有bl,配角還有出軌之類的情節。 5.雖然古言,但可能古風味會不太夠。 6.我能想到的都標註了,還有什麼可以評論區指出,我再新增。
  • [三國]皇後纔不是小嬌妻
  • 其他
  • 連載
  • 05-27
  • 真誠熾熱x堅韌溫柔 盛極一時富甲天下的淮陰步氏一朝被滅全族,步家女兒練師孤身一人流亡渡江,為報救命之恩,留於江東孫策麾下,以馭獸之術相佐。 因家中變故,她淡漠世事笑顏難展,但清冷淑雅的外表下,難澆滅一顆熾熱之心。 自孫策攻入江東,袁術掣肘、揚州刺史吳郡太守密謀刺殺、江東世族聯合抵抗孫氏,刺殺、離間、反間計層出不窮。 數次危難之際,步練師施展馭獸之術相助孫家兄弟脫困,儘管,她厭恨奏笛、不喜歡馭獸。當年之事如陰雲籠罩在她心頭,不見陽光。 可她冇想到,那位絹紗矇眼的孫家二公子孫權,身殘誌堅卻溫潤熱忱,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入她的心扉,將她從陰雲裡救贖。 誰能知道,孫權因天生瞳色異常,幼時遭受了多少白眼與辱罵,直到那一天,紮著單螺髻的她馭鳥乘風而來。 原來,是自己曾經的救贖,救贖了現在的她。 [步練師:永遠不要與我相認。 孫權:我會等你,至永遠。] 那日,討逆將軍被刺殺而亡,臨終堅持托孤孫權。可群臣嘩然,拒絕立一個瞎子為新主。張昭領頭異立三公子,孫權被孤立無援。 孫權:“江東已變天,阿蒙,快帶她走!” 步練師:“二郎,以我一命,換江東安然,值得。” 孫權:“練師!!” 步練師拿出骨笛,臨風泣血而奏,這一曲嘔啞嘲哳難聽到刺耳的馭獸之曲,許是最後一次…… ps. 1.孫權眼眸墨綠色,帶眼紗是為了避免非議,不是真的瞎子。 2.馭獸之術在於音律控製獸鳥,曲調異常——難聽! 3.微群像,將臣很可愛,江東女子很意外~無雌競,無惡毒女二。 4.雙向救贖,日常甜文,少年夫妻攜手為帝後,男女主有成長線。
    • 1
    • 2
    • 3